法蘭迪保亞烏紗不保誰之過? | Box-to-Box

英超開季僅四輪,已成功誕生首位被炒的領隊,他就是水晶宮的法蘭迪保亞。上任僅77天便烏紗不保,的確令人意外,究竟發生這件離譜的事,責任誰屬?

有些人會戲稱是李青龍,這個當然是開玩笑,畢竟他最多只能算是導火線。筆者看見網上很多討論,都在譏笑法蘭迪保亞的不濟,繼上次在國際米蘭的85天後又破紀錄等等… 但在筆者來看,此刻辭退法蘭迪保亞,絕對是一個離譜至極的可笑決定,並再一次引證管理不同世界頂尖球會的大財團,其實很多都缺乏遠見、沒有眼光、欠缺耐性、能力不足。這一點,筆者最近在體波台的錄音節目曾兩度提及,而以Steve Parish為首,背後為美國大財團的水晶宮班主,立刻又為大家作出了示範。

其實,如果大家看看水晶宮近年的管理層運作,他們是做得不錯的,而且給人一種又進取、又有魄力、又有野心的感覺。當他們在英超站穩陣腳後,便開始大展拳腳,以求令球隊各方面都更上一層樓:兩季前以高薪(十萬鎊周薪) 吸引卡巴耶從PSG來投、然後也頗願意在轉會窗帶來領隊想要的,已在英超證明自己的球員,即使屢破球會轉會費紀錄也在所不惜,例如以三千多萬鎊購入賓迪基 (當然,三千萬鎊此刻看來不是什麼驚人數目,但別忘記這宗交易不是發生於2017年尼馬一役之後)。另外在柏祖麾下,也曾一改以往主守、穩守為主的踢法,嘗試多點採取主動,長傳急攻,為球迷帶來更具觀賞性的賽事。

柏祖年代晚期,球隊成績不堪入目,管理層找來大Sam救亡,季尾大Sam大功告成,功成身退,球會繼續進取,繼續求進步,找來了法蘭迪保亞繼任領隊。如果有留意法蘭迪保亞的package,一定知道他深諳阿積士的那套踢法,而這套他最熟悉的踢法,與近年水晶宮在幾位領隊下的穩守、長傳、簡單足球,可謂處於光譜上的兩極,不難想像球隊這一季的踢法,將出現幾乎180度的轉變。即使柏祖較願意主攻,那種長傳踢法與法蘭迪保亞的一套還是分別極大。

來到此刻,球會進展還算順利,球迷都看到球會正踏步向前。

然後,開始出問題了。

既然找來了法蘭迪保亞,而他的package又是那麼鮮明,那麼要適應新的踢法,軍容上有大改變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吧?期望踢了多年簡單長傳急攻足球的球員,同時會擅長在法蘭迪保亞的足球哲學裡發揮自己的最高水平,是不合情理的。不過,水晶宮的高層並不是這樣想,反而在球會近代其中一個轉變最大的夏天,竟然決定收緊水喉,不好好支援法蘭迪保亞﹗

上幾任領隊,管理層都為他們提供充份支援,彈藥源源不絕:前季領軍表現欠佳的柏祖,上個夏天也用了超過五千五百萬鎊,並免簽/借入幾位很不俗的歐陸大國的國腳級球員、到了冬天,大Sam艾拿戴斯來救亡,又用了近四千萬鎊﹔即使是前季的夏天,在還是上一份轉播合約分紅的年代,也用了近三千萬鎊。但這個夏天呢?在開咧前,球隊的正式收購就只有身價八百萬鎊,來自阿積士的後衛列特禾特 (Jairo Riedewald),除外就是兩位年青借將。到了勢色不對,才在轉會窗截止前才連忙從利物浦引入去季的護級功臣沙高。這樣,筆者不禁要問,如果想勒緊褲頭的話,又何必找來法蘭迪保亞?不想花錢,不想進取,不求進步,便不要去找一些思維創新,領軍風格與球會截然不同的領隊,因為這些是在自相矛盾。

有些球迷這時候會說,找新領隊來,可能就是為了他能有助提升球員能力,而非只要他買買買啊。明白,但大家不妨細心想想,77天究竟有多久?其實只有兩個半月左右﹗現代運動科學的理論指出,一般新球員的身心和腦袋,普遍需要三個月至三個半月才能調整適應,並有效執行新領隊的戰術。因此,水晶宮開季四輪比賽的表現雖然真的未如理想 (其實第四輪對般尼已見明顯進步),但此刻出現這種情況絕對是可以理解的。在這兩個半月裡,領隊和球員要互相認識,中間還夾雜了一個國際賽期,其實一並只舉行了四輪聯賽。四輪聯賽,真的足以讓人判斷一位領隊 / 教練的能力嗎?這四場敗仗中,一仗是源自後防受壓下被搶掉腳下球,一次是源自球員的自殺式回傳,而兩者都很有可能是球會在適應新踢法下的一些犯錯,真的可以就此看透領隊的能力了嗎?

好,現在就假設球隊裡真的有這種神人,只需四場比賽便能看透領隊的能力。既然水晶宮認為法蘭迪保亞的能力不夠,為什麼不去找其他比賽風格相似的領隊,以繼續推動球隊進步?為什麼接任的是鶴臣?法蘭迪保亞的球隊,踢法主動積極 (pro-active),而鶴臣的球隊,一向踢法都較被動 (reactive)。這裡不是要評論哪一種踢法較好,而是想說,球會既然決定向前走,何以在兩個半月後又決定走回頭路,回到過去?

有時候在形勢告急下,毅然放棄未運作暢順的新方案,用回球員熟悉的,行之有效的舊方案以解燃眉之急,可以理解,就例如去季季中眼看勢色不對,找來踢法簡單直接的護級專家救亡,批評的聲音不會多。但38周聯賽只過了4周,便已是告急的時候了嗎?

這會不會意味,經過四輪比賽後,管理層發現制訂新計劃時做了錯誤決定,以至錯誤地聘請了法蘭迪保亞,於是決定重回熟悉的安舒區,並放棄這新計劃?這樣一來,是否表示這個新計劃有不妥當、未經深思熟慮、甚至計算錯誤之處?在一家國際性的頂級大機構中,管理層構思的未來新方向只運作了兩個半月便宣告放棄,肯定會被視為嚴重犯錯 / 失職,就算能留下也會被批評得體無完膚。來到法蘭迪保亞被辭退並改聘鶴臣一事上,究竟這次證明的,是法蘭迪保亞的不濟還是水晶宮管理層的不濟?

約兩星期前,一位於低組別聯賽正在冒起中的年輕領隊說,現在的球會領隊,與批評聲音和一點壓力就只有兩場比賽之隔,而且永遠都是處於還有五場賽事便烏紗不保的地步。當時看來有點誇張,但現在看來,他的確甚有先見之明。

註:Box to Box 在Facebook亦有開設專頁 (www.facebook.com/hkboxtobox),請多多支持﹗

S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