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王李惠堂的詩集——《魯衛吟草》| 香港足球史學會

球王李惠堂的球技家傳戶曉,卻鮮有人留意他其實也是一位詩人,他在1974出版的《魯衛吟草》,收錄了他所寫的80首詩,可以說涵蓋李惠堂一生大部分筆墨詩文。

李惠堂的詩歌,是他本人的歷史,也是他的思想情感的流露。他於1936年9月寫的自題詩,描繪了他的心跡:「圓顱方趾等閒身,湖海浮沉一散人。豈有經綸堪濟世,更無詞賦可驚神。心慚末學將勤補,藝媿全牛勵日新。自是艱難能玉爾,休教志業誤因循。」他的《六十初度感懷》:「憂樂常關天下情,愧無建樹以球鳴。一腔肝膽存人熱,半世風塵為國爭。拔幟豈曾功在漢,潔身遑計利和名。逢辰笑酌延齡酒,許共賢流致太平。」又他的《七十生朝春感》:「海疆秋色入詩箋,紀壽心驚歲易遷。曾憶堅貞全大局,難忘慷慨付華年。車塵馬蹟天涯路,劍影雞聲風雨邊。且幸身頑稱老健,也隨黃菊傲霜妍。」

李惠堂的詩歌,就是他本人足球運動生涯的寫照。《初寫足球書於滬江自題卷首》:「好事西人創足球,欲憑膂力騁驊騮。丈夫養就浩然氣,一腳踢翻五大洲。」……《詠球言志》:「余兒時即喜足球,雖一事無成而能周遊世界,廣結良師益友,無悔也。其一:自幼早堅球運志,風霜不改百年心。世間喜見多同道,到處天涯共賞音。其二:一技相憑四海遊,家無擔石未嘗憂。窮鄉僻壤人皆識,不枉當年學踢球。」《寫足球經有感》:「半生只問球圈事,豈為窮愁始著書。燈火更籌忘世亂,獨憐囤內米無餘。」《球壇退休感作》:「白駒過隙惜良時,卅載球壇話別離。為語青年諸俊秀,後來居上創新基。」

李惠堂的詩歌,更是他對家鄉故土深切思念的抒發。1941年抗戰期間回到家鄉五華有感,《久別故里,輾轉回歸,烽火漫天,感吟寄意》:「耿耿幽懷問所哀,孑身何事故鄉來。山河滿地兵戈急,欲濟時艱弭劫灰。」寄託鄉思的《久別思家》:「客地風光如水月,名都大邑枉繁華。離愁萬種誰知曉,況值秋來倍思家。」不能返鄉但能見到鄉親亦是一種安慰。《五華旅港同鄉會會慶》:「一年一度共稱觴,歡樂聲中反念鄉。弄酒言歌齊淬勵,萬人團結力難量。」

李惠堂的詩歌,有他對祖國大好河山的抒情,表露出熱愛祖國拳拳赤赤之心……尤其日本侵略者鐵蹄蹂躪中華民族的大地,他的《懷故國》一詩更表達了這種赤誠情懷:「故國北望淚沾衣,處處烽煙遍殺機。山水有情留永憶,買舟何日許重歸。」

李惠堂的詩歌,更表明了他對台灣寶島的無比熱愛。他的《阿里山看日出》:「昔聞五嶽未高攀,寶島今登阿里山。雲海茫茫呈曉色,共看日出萬峰間。」《台中日月潭》:「山色波光萬象涵,一舟容與肆清談。蓬萊淑景人爭羨,世界知名日月潭。」《陽明山公園》:「陽明園裏鳥聲清,上國春生草木榮。百卉群芳齊怒放,常教遊客誤歸程。」《郊遊夜歸遠眺爐峰寄懷》:「遠望爐峰暮色中,郊遊竟日眼矇矓。滄海萬劫誰曾記,一島金迷燈火紅。」

李惠堂的詩歌,還有隨著足球隊到世界各地比賽而寫的旅遊詩,也別有異國風味。……尤其是在菲律賓比賽勝利後祝捷時聽到日軍侵略中國,義憤填膺,遂有《南華征菲祝捷舞會中聞日軍侵華感作》。「其一:七戰菲京七奪魁,功成祝捷共擎盃。遙聞國難滋憂恨,愁伴嬌孃舞幾回。其二:異鄉別有好風情,一醉銷魂客緒縈。為念神州烽火急,填膺悲憤夢難成。」

而香港畢竟是李惠堂生於斯、安息於斯的地方,他的詩詞對香港更是傾注了大量心血。《調寄滿江紅——香港足球總會金禧大慶祝詞》:「大衍宏開齊祝頌,功成鞠域。看多士,虎躍龍騰,宣勞祖國。西戰東征頻奪錦,掄元默賽揚威力。到如今,不斷茁新苗,添春色。長江浪,流不息。談足運,前無極。衛王徽,應盡吾人天職。五十年來功過事,輸誠瀝膽無文飾。趁金禧,盃酒共高歌,更相得。」寫香港問題的《香江罪案頻生,屈指難數,慨然歎之》:「香江夙號東方珠,景物繁華入畫圖。慨見今時填罪惡,外觀燦爛內含污。」讚頌《香港小姐選美》:「香江佳麗貌如花,一選成名自飾誇。豈是高枝飛必上,玉人難料嬪誰家?」對比《香港今昔》:「昔年道上人疎落,今則摩肩又接腳。滄海桑田變幻多,如煙往事難追索。」

節錄自林文映著《客家香港文叢》香港:大山文化,2017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