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泰地區成功獨立後的足球秩序 | 寸咀足球組

2015年10月6日,《寸咀足球組》發表了《獨立後的足球程序》,當時有些人覺得不以為然或言之尚早;兩年過去,2017年加泰隆尼亞公投如期舉行,西班牙政府較兩年前更果斷執法,難免引起加泰隆尼亞足球界不滿,決定以罷工表達不滿。無論是2017年加泰隆尼亞公投,還是西班牙政府的取態,全屬智慧正常人士可以想像的結果與後果,而非純粹是今期新聞焦點純粹炒作一下;兩年過去,寸咀哥決定再談加泰隆尼亞一旦成功與合法獨立的足球秩序,因為經過兩年的準備,加泰隆尼亞足球界更有把握理順一系列衍生問題。寸咀哥再三重申:本人對加泰隆尼亞應否獨立不存在任何既定立場或偏好;本篇一如既往從技術問題探討一個潛在影響歐洲足球生態的狀況。

《獨立後的足球程序》比較著重分析加泰隆尼亞組成國家隊的條件,以及對西班牙國家隊的影響;兩年過去,前文未有提及、較受外界注視的加泰隆尼亞新星不外乎巴塞隆拿中場Carles Aleñá、愛斯賓奴左閘Aarón Martín 與外借至薩斯索羅的祖雲達斯右閘Pol Lirola;那邊廂,加泰隆尼亞球員在西班牙青訓系統的球員比例持續下降,就算在大國腳的佔比已經跌至兩成左右。換言之,除非巴斯克有本事捲土重來成功獨立,否則西班牙已經準備應對所有加泰隆尼亞球員認祖歸宗的陣痛。如果大家重溫早前巴塞隆拿功臣Xavi 批評母會的青訓工作不進則退,那種愛之深、責之切的情感已經超越球會層面了。

前文也提到加泰隆尼亞必須爭取國際足協、歐洲足協與國際奧委會正式會員,才能正式立足於國際體壇;從歐盟對加泰隆尼亞的最新聲明所見,即使歐盟表明加泰隆尼亞公投違反西班牙憲法,不難發現歐洲各國普遍對這項爭議保持中立,換言之日後加泰隆尼亞爭取完全融入國際體壇,阻力應該不像科索沃般強橫。至於本土足球系統,加泰隆尼亞足協早於1900年成立自己的足球總會,目前主辦加泰隆尼亞足球聯賽,共設四個級別,涵蓋逾百家半職業或業餘球會,位列西班牙九級聯賽系統中的第五至八級聯賽;另主辦加泰隆尼亞盃,由則是西乙、西丙、西丁及加泰隆尼亞超聯前兩名球隊共卅二隊競逐。加泰隆尼亞要辦好自己的足球聯賽不難,惟把加泰隆尼亞足球聯賽發展成為歐洲足協認可的國家級聯賽,甚至是能夠逐鹿歐聯與歐霸的勢力,過程可能較想像中漫長。更重要的是,如何妥善安置較高級別的加泰隆尼亞球會已是一大難事。

以2017至2018年西班牙聯賽系統為例,加泰隆尼亞球會在最高四個級別聯賽的分佈如下:

西甲
巴塞隆拿、愛斯賓奴、基羅納

西乙
塔拉戈納、雷烏斯、巴塞隆拿B 隊

西丙(按地區分為四組)
第三組
拉高迪斯拿、沙巴度爾、奧洛特、萊里達、佩拉拉達(即基羅納B 隊)、科尼拉

西丁(按地區分為十八組)
第五組 — 加泰隆尼亞
阿斯高、歐羅巴、愛斯賓奴B 隊、卡斯特利德費爾斯、切達約拉德爾瓦萊斯、費格拉斯、格拉諾列爾斯、賀達、雷烏斯B 隊、賀斯比圖勒、帕拉莫斯、加瓦、波巴拉馬夫密、普拉特、聖安德魯、森特堡亞、桑特菲路恩斯、泰拿沙、維拉弗蘭卡、比拉薩爾德馬爾

西丁第五組跟加泰隆尼亞足球聯賽銜接;假如一眾加泰隆尼亞球會不幸於日內把抗議行動由暫停日常運作升級為暫停參加西班牙聯賽,即使目前正值國際賽賽期,西乙及以下組別聯賽賽程的影響不容忽視。另一方面,西班牙聯賽系統不設預備組制度,財政實力較強的球隊往往兼營B 隊參加較低組別聯賽,培育更多新血;如果B 隊遵從母會的決定罷踢西班牙聯賽,它們日後又有什麼命運?究竟是沿用西班牙舊制,還是跟隨世界普遍慣例另設預備組聯賽?甚至在各球會自行決定B 隊去留,然後上報加泰隆尼亞足協以便安排?

這個問題跟巴塞隆拿尤其有莫大的關係。巴塞隆拿是加泰隆尼亞的國際品牌,若該隊在加泰隆尼亞成功獨立後未有派隊參與加泰隆尼亞足球聯賽,難免成為眾矢之的;既然巴塞隆拿的盤算仍是空降另一個歐洲國家的頂級聯賽,巴塞隆拿B 隊參與加泰隆尼亞足球聯賽可避招人口實,不過巴塞隆拿隨時從B 隊調動球員到一隊的便利勢成絕響。此外,巴塞隆拿B 隊畢竟在西乙作賽,如果在加泰隆尼亞足球聯賽獲歐洲足協認可為成員國頂級聯賽後參賽,然後成功奪標,將會出現等同薩爾斯堡紅牛與RB 萊比錫同時獲准參加歐洲賽的爭議;到此,巴塞隆拿可以通過分拆等企業重組模式,把巴塞隆拿與巴塞隆拿B 隊變成兩個擁有權不(盡)相同的法人(legal entity),令球隊享有最有利的得益。反過來說,如果巴塞隆拿有本事不參與加泰隆尼亞足球聯賽也能免受千夫所指,該隊能否參考列支敦士登球隊華杜斯的做法,一方面參加瑞士超,另一方面可以參加列支敦士登盃,只要封王即可晉身歐霸分組賽?華杜斯是一個特殊例子,背後基於兩大原因:(1) 列支敦士登足協沒有主辦國家聯賽,以列支敦士登盃作為全國最高級別足球賽事;(2) 華杜斯僅參加瑞士超,但不參加瑞士盃。巴塞隆拿沒有上述兩項條件,根本不可能仿傚華杜斯。

那麼,巴塞隆拿最有可能空降哪個歐洲聯賽?兩年前外界認為法甲呼聲較大,當時巴塞隆拿主席Josep Maria Bartomeu 對這項假設予以否定;兩年過去,Bartomeu 的否定始終是一廂情願。加泰隆尼亞背靠比利牛斯山脈,山脈上有個小國叫安道爾;安道爾名義上是個獨立國家,實際上以現任法國總統及加泰隆尼亞烏格爾教區主教為雙元首共治國家,加上安道爾採用加泰隆尼亞語為法定語文,亦是加泰隆尼亞貴族的大後方,就算兩者合併為一的機會不大,巴塞隆拿加入法國聯賽系統在地理與人文角度上較為合理。論轉播賽事產生的經濟收益,法甲確實不及英超;惟巴塞隆拿一旦退出西甲,然後改投法甲或英超,不單是西甲轉播賽事的估值大跌,電視台與西班牙足協也不排除對簿公堂,甚至把矛頭指向巴塞隆拿。目前,上述三大聯賽的轉播權分佈如下:

西甲
Gol、Movistar Partidazo、beIN Sports

法甲
Canal+、beIN Sports

英超
Sky Sports、BT Sport(賽事直播)、BBC(賽事精華)

如果巴塞隆拿選擇空降法甲,可以除去beIN Sports 興訟的機會,當然法甲跟電視台的合約以及跟各法甲球會的轉播收入分成合約必須重新議訂。至於空降英超,上述重新議訂合約的問題同樣發生,不過衍生的問題可能更為繁複。

阿仙奴領隊Arsène Wenger 果然有智慧,他接受傳媒訪問時提出一個論點:如果英超決意擴大規模容納巴塞隆拿,是否一下子由廿隊增至廿四隊,順便吸納一直有意加入英超的些路迪與格拉斯哥流浪?有關些路迪與格拉斯哥流浪可能轉戰英超的問題,前文《玩厭蘇超,轉戰英超?!》已有詳細探討,在此不贅。更重要的是,「教授」的觀點亦有其可取之處,起碼蘇格蘭是英國屬土一部分,除非蘇格蘭再次發動獨立公投而且得勝,否則些路迪與格拉斯哥流浪較巴塞隆拿更有法理依據加入英超;如果些路迪與格拉斯哥流浪以申請加入英超回應巴塞隆拿空降英超的決定,英格蘭足總與英超賽會將陷入兩難局面,更不難想像可以衍生另一波訴訟。


剛才提到英超由廿隊增至廿四隊;如果些路迪、格拉斯哥流浪與巴塞隆拿各佔一席,究竟最後一席花落誰家?如果曼城唯一股東City Football Group 在2017年8月底沒有入股成為基羅納主要股東之一,理論上基羅納可以成為最後一席的考慮之選,因為該隊可以按照前段提及巴塞隆拿與巴塞隆拿B 隊分家的方法重組架構。至於加泰隆尼亞溫各派愛斯賓奴,同樣可以考照剛才的分家方式操作,該隊的條件亦較為接近英超賽會的要求。值得留意的是,愛斯賓奴的主要股東已經變成中資企業星輝互動娛樂(Rastar),而星輝互動娛樂曾經打算收購一直被英國稅務機構緊盯的英格蘭球員經紀公司Stellar Group(即Gareth Bale、Luke Shaw 等球星的經理人,有關介紹詳見前文《球場中介人—Stellar Group》);雖然這宗潛在交易暫時不了了之,英國監管機構在合規管理上可能對愛斯賓奴更嚴。因此,巴塞隆拿空降英超的說法,同樣不是說了算,因為巴塞隆拿的形勢根本有其被動之處。

加泰隆尼亞的政治形勢未必是一時三刻可以解決,對當地足球界而言亦是不穩定的變數。巴塞隆拿不獲西班牙足協接納申請主場對拉斯彭馬斯的賽事改期,最終變成閉門作賽,正是一個考驗智慧的變數;寸咀哥認為巴塞隆拿「含淚」作賽是顧全大局的表現,因拒賽被西班牙足協判罰扣分固然不符合巴塞隆拿的利益,該隊亦無必要以違規方式回應,以免製造不利自己的事實。那邊廂,西班牙足協接納塔拉戈納以「保安及政治敏感」為由,延期舉行主場對巴塞隆拿B 隊的西乙賽事;由於這場是百分百加泰隆尼亞地區大戰,西班牙足協的決定可以作為合理理據,拒絕巴塞隆拿對拉斯彭馬斯的賽事改期。無論如何,加泰隆尼亞的政治問題一日未能妥善解決,區內球會一日背住額外的包袱作賽,永遠是有百害而無一利。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
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