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物浦的雞與蛋|朝偉

你想煮出美味的滿漢大餐,但面前只有蝦和蛋。與其不斷勉強堅持自己想要的滿漢大餐,不如想想如何把蝦和蛋做出最美味的滑蛋蝦仁吧。利物浦主帥高普其實有着這問題,人腳是既定事實,人腳也不比聯賽排在他們上面的一些球隊差。一班國腳級的球員集體踢出業餘般水平的比賽,可能不只是人腳問題。可以每一場也找一些代罪羔羊,但球員輪流失準,是否背後還有原因?

“Liverpool Echo” (回聲報)的隨隊記者James Pearce最近在訪問中表示,他也不肯定修咸頓的荷蘭中堅雲迪克必定能令利物浦的防線有驚人改變。畢竟,現在的球壇是沒有什麼可以100%肯定的,人生都是。如果(只是如果),連雲迪克也未能幫助球隊的防線,那高普又能有什麼下一步的步署值得關注。但雲迪克在這一刻已經是一切利物浦球迷的潛在”救世主”,根本大家都難以想象他會在利物浦不會成功。

退役後在BBC任職嘉賓評述的前英格蘭國腳夏格維斯,上月在BBC5的訪問中談到一段他與另一位英格蘭名宿里奧-費甸南的對話,內容大概是:

“米高-堅尼今夏找過我和里奧-費甸南,說利物浦希望他加盟,他卻心大心細。我和里奧跟他談了很久,分析了很多,但我們都認為利物浦的戰術對中堅保護不足,他會踢得很吃力,不如看看有沒有其他選擇。其實不只是他,就算利物浦的中堅是馬甸尼和巴里斯這經典組合,其實都會踢得很辛苦。”

據說快25歲的前般尼中堅米高-堅尼獲得很多球會垂青,最後選擇了現時一團糟的愛華頓又是另一個故事。

利物浦以1-4被熱刺擊敗,克羅地亞國腳中堅路夫雲的錯漏和高普賽後的公開批評成焦點。當然另一中堅馬迪普也是不好,但路夫雲的”光芒”又把他蓋過;前曼聯教練朗-艾堅遜說過,門將是戰術體系中唯一不太關事的位置(當然都有人有保留),也可以慢慢詳談。

路夫雲在利物浦的錯漏不時發生,是他能力問題? 我相信不少利物浦球迷有不同見解。

從前路夫雲在修咸頓一夫當關,一直以來在國家隊的表現整體來說又尚算可人;在2014年以2270萬鎊的高價(當時),在黃金之年來到利物浦卻一直停滯未能再上一級,甚至退步。是能力問題? 心理問題? 傷患? 還是戰術問題令其弱點放大?

能力的話,為甚麼高普在不久前會認為他值得大加薪,再在28歲之齡為他續了5年長約? 加薪、長約,這也可能是高普對他能力的一種肯定。路夫雲出身自全球青訓真正最強的薩格勒布戴拿模,加上他之前在里昂、修咸頓的表現,其實路夫雲的業餘級表現極大可能不是能力問題。其實在8月份,高普也曾說過世上沒有多於5個中堅有能力提升利物浦的防線,也可見他對路夫雲有一定信心。

是否心理問題就不得而知。但卻有傳路夫雲一直有傷在身,都未有100%的狀態,是否屬實也無人知。

而較多人爭論的是,戰術問題是否令中堅的弱點放大? 當防守球員(不止一人),集體停滯或退步,可能已不是球員能力和潛力的問題。文中第二段,說關於雲迪克加盟是否肯定令防線有改善,很多人相信會(怎會再差呢?),但總要留下一點觀望態度。沒有事情是肯定的。前緬恩斯門將卡列奧斯,是15-16球季德甲的最佳門將,高普點名想要。人們也希望金髮的美男子卡列奧斯可以取代集中力有問題的比利時門將米奴列,但去到利物浦後表現不好,最後首席門將依然都是米奴列。AC米蘭簽下剛入選FIFA世界最佳11人名單,兩次打入歐聯決賽的世界級中堅邦路斯(Bonucci),理應防線有提升,但不太適合戰術或適應問題,也未能令邦路斯有好表現或令防線提升;葡萄牙少帥維拿斯-保亞斯在2011年接手車路士,多打了前場壓迫和高位防守,泰利和林柏特等也因不適合新體系而表現大幅下滑。之後換了迪馬提奧任教練,卻令球隊殺入歐聯決賽,甚至擊敗拜仁奪冠。過去被人笑,連在昆士柏流浪也表現不好的卡爾-獲加、”攻守都唔得又細粒”的丹尼-路斯、以往和艾達韋列特在阿積士青訓齊名但被比下去的華湯根,年輕沒英超經驗路數的哥倫比亞中堅小將戴雲遜-山齊士,則在普捷天奴的體系下不斷進步至英超最佳。也不難想象,如果路夫雲當年是跟隨恩師普捷天奴去了熱刺,可能命途卻完全不一樣。

路夫雲如果不是能力問題,體系是否也有責? 熱刺不斷穩住後防,再以過頭直線或轉邊,繞過利物浦的中前場壓逼,直線到了隊方半場已經是多次1打1甚至3打2的攻勢,而熱刺球員的身體對抗整體也較強。 當然,第二球路夫雲漏頂有很大責任,但標失波後衛常見,為什麼對方前鋒哈里-簡尼由半場推到近禁區都無人包? 細心留意,普捷天奴在這賽事端的部署,其實很一面倒地把高普擊破。

如果,路夫雲問題不是能力,而是不適合這體系,為甚麼要加他薪續長約? 感覺路夫雲、馬迪普、軒達臣、韋拿杜姆等球員,表現每況越下,如真是不太適合現有這高位的體系,高普又是否有必要想想辦法作出改變,令球員有把握的戰術中踢得有信心/舒服,和增強容錯度(這很重要)?

後衛時常出錯,很多時就是場上的戰術令他較多機會出錯。常常出現1v1或至3v2,前後無保護無人幫,那出錯只是時間問題。戰術上,ESPN 記者Tony Evans 認為路夫雲只是這體系下的其中一個犧牲品或代罪羔羊。這也呼應了夏格維斯和里奧-費甸南的言論,即使中堅人腳有變,但防守保護不足,中前場壓逼又對付不了對方的高直線和身體對抗,人腳是巴里斯和馬甸尼也會踢得很吃力。跟着洩氣,失信心,受傷…..其實也是一些潛在的問題。

雲迪克加盟是否能令利物浦後防問題解決? 誰也說不準,誰也不能”包生仔”。事實上很多”理論上”會成功的高價收購,最後也是普普通通甚至失敗而回。

一直堅持,球員自身的進步才是最重要的引援,這方面普捷天奴確實是成功; 而教練亦要有因應的針對性步署和戰術上的彈性,季前和球季中的準備功夫很重要,哥迪奧拿和馬高施華也是表表者。他們場上陣適和戰術的切換很順暢,一些小改變令其他對手無所適從。而高普,卻說過自己球隊沒有練過三後衛陣式。當四人防線和三人防線之間的切換已成大勢所趨,加上現在科技、數據統計、球探系統越來越先進,一套體系的壽命(expectancy)也越來越短了。

哥迪奧拿的成功,就是他不斷求變。巴塞的革命性改變不提,之後發明了針對自己打高位壓迫以防對方打突擊而用紐亞作為”清道夫門將”包長直線;把三、四人防線作場內切換,因應不同需要作調整;利用利雲度夫斯基和梅拿的搶點能力,多了兩邊的傳中球等。他會希望在自己的傳控體系中加入新元素
你會說,他在德甲帶拜仁,當然有試陣空間了。不過有留意拜仁的都知道,哥帥在德甲試陣之路也不平坦,大敗於禾夫斯堡和兩年不勝慕遜加柏,其實也觸礁。不過肯求變的性格,哥帥到今時今日也沒變。

高普在2001年成為當時德乙緬恩斯的教練,三年後升班德甲,三年後再因球隊降班離任。但當時,他所踢的高位壓逼打法在德甲掀起了一股熱潮,也令他成為德國國內炙手可熱的少帥,得以在2008年成位多蒙特的主帥,2013年帶領球隊殺入歐聯決賽,踏上生涯最高峰。

不過如上面所說,現在科技、數據統計、球探系統越來越先進,一套體系的壽命越來越短,在體系里加入新元素的需要也大增。高普的戰術漏洞,是否開始被其他球隊動釋? 我們不得而知。但一些新的元素是有必要的。

利物浦的戰術是否真的會令球員容錯度大減? 各人也有不同想法——這也是雞先定蛋先的問題。現在需要想的是,以現有人腳, 如何令球員踢得有信心/舒服? “清道夫門將”、4-4-2、三中堅、越位陷阱那個work? 能否work? 留待高普去想吧,反正都是球迷們紙上談兵。高普願不願意試和準備其他步署才是重點。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