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徒看群雄(1):愛華頓 | Southamptons’ Stories

星期日, 葛迪遜公園球場 (Goodison Park) 上演的比賽, 有點像「拖肥糖」開季至今的縮影。朗尼 (Wayne Rooney) 射入一記充滿象徵意義的金球, 為愛華頓先開記錄。接著, 所有事情都開始失控, 防守亂象紛呈, 進攻全無章法。下半場中段, 已反落後於阿仙奴1-3。補時階段, 尼亞斯 (Oumar Niasse) 為球隊射入第二球, 以為可以稍稍挽回士氣, 令落敗不要那麼難看。誰知一轉頭, 阿歷斯.山齊士 (Alexis Sanchez) 硬要狠狠地揭開他們的瘡疤。

今個夏天, 愛華頓可算是「未出發先興奮」。高層願意注鉅資購買球員, 卡拉臣 (Davy Klaassen)、碧福特 (Jordan Pickford)、米高.堅尼 (Michael Keane) 和破球會轉會費記錄加盟的施格臣 (Gylfi Sigurdsson), 單單花費在他們身上的轉會費已過億英鎊。再加上由曼聯回來的朗尼, 配合陣中多個實力不俗的好手, 「拖肥迷」度過了一個有所憧憬的夏天。

領隊——現在已是前領隊——朗奴.高文 (Ronald Koeman) 的領軍能力有往績保證。於過去三季, 他先後帶隊得到第七、第六 (修咸頓) 和第七位 (愛華頓), 當中不乏戰勝強隊的經驗。要助愛華頓衝破Big6格局, 高文實是理想人選。

朗奴.高文在愛華頓的第一季, 組軍方針和他在修咸頓時期, 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一個高大強壯, 具滋擾力的中鋒, 柏利 (Graziano Pelle) 和盧卡古 (Romelu Lukaku)。一個速度飛快, 擁有銳利殺傷力的翼鋒, 文尼 (Sadio Mane) 和保拿斯 (Yannick Bolasie)。一個頭腦聰明, 能傳球能突破的翼鋒 – 泰迪 (Dusan Tadic) 和米拉拿斯 (Kevin Mirallas)。一個硬朗且掃蕩力強勁的中場, 雲耶馬 (Victor Wanyama) 和基耶 (Idrissa Gueye)。

還有一個體力充沛, 跑動積極的中場, 舒拉達連 (Morgan Schneiderlin)。一年前, 高文迫不得己以二千五百萬鎊放他到曼聯。現在, 他以同樣價錢從曼聯買下他。高文在修咸頓根本沒有的財力、聲望, 在愛華頓通通都有。也難怪他會背信棄義, 收到愛華頓的聘書, 就立刻忘記說了不久的效忠諾言, 蟬過別枝。

加上一對出擊力強的兩閘, 高文近年有一套十分熟悉, 介乎於4-5-1 和 4-3-3 的陣式。可是, 去季季尾起, 他開始摒棄 ——或者叫嘗試——原有的中堅四後衛, 追隨潮流, 採取三中堅陣式。然而, 朗奴.高文明顯地未能駕御這套他不熟悉的陣式。今季, 我看了五場愛華頓的比賽, 不敵車路士、慘敗給曼聯、負於般尼、大敗予阿仙奴, 還有一場, 靠朗尼臨完場射入十二碼, 迫和白禮頓……

愛華頓的防守體系出現很大的問題。三名中堅明顯地都不適應這個陣式, 彼此間的距離大, 常常走漏對手的攻擊球員。面對對手進襲時, 他們亦不清楚是該殺出去, 還是撤後。對阿仙奴一仗, 這個缺點就顯露無遺。三中堅的默契, 比雙中堅更難培養, 尤其愛華頓的三個中堅積基卡 (Phil Jagielka)、艾殊利.威廉斯 (Ashley Williams) 和米高.堅尼都是傳統的英式中堅, 從小就慣於置身於雙中堅的陣式, 而且戰術思維不太靈活 (這是大部分英國球員的弱點)。

本來, 中堅間的空位, 理應由防守中場或Holding Midfielder 去補位的。可是, 兩個正選中場都做得不好。愛華頓對般尼一役, 顯示了舒拉達連走動有餘, 執漏不足, 反而對面的舊隊友確克 (Jack Cork) 這方面做得十分出色。基耶亦是體力雄渾的類型, 無法有效地填補防線的空缺。今季的愛華頓, 已有多次因為中場執漏做得不好, 被對方攻破大門了。

不過, 進攻上的問題比防守更加嚴重。剛才說過, 朗奴.高文有屬於他的一套。可是, 保拿斯因傷「長抖」了一段日子, 盧卡古又高價改投曼聯, 米拉拿斯今季亦不獲重用 (只曾三次後備上陣)。高文慣用的進攻體系中, 所需的材料, 突然間全部都沒有了。

朗尼和年少氣盛的卡華-利雲 (Dominic Calvert-Lewin) 都非可作為目標的主力中鋒。辛祖.拉美利斯 (Sandro Ramirez) 亦肯定不是高文屬意的類型。高文在修咸頓時, 曾經購入一個類似的前鋒桑美 (Juanmi), 結果全季只得寥寥上陣時間, 一季後就回到西班牙。邊路側擊, 因為轉成3-4-3 / 3-5-2, 交給予拜恩斯 (Leighton Baines) 和賀基 (Mason Holgate) 全權負責。前者太老、後者太幼, 兼顧攻守, 力不從心。

然而, 最大的問題是重返球隊的朗尼, 和高價加盟的施格臣, 縱然位置不一樣, 功能和踢法卻十分近似。他們都喜歡在中前場遊走, 持球組織, 策動進攻。對白禮頓時, 高文更曾因遷就朗尼, 將施格臣移到左路, 但施格臣於比賽中還是不停會走回中路。而另一個角色類近的球員卡拉臣, 近來連出場機會都沒有。

由一個數據可看到愛華頓的窘境, 他們今季的射門中, 有80%來自中路, 於兩側的射門只有20%, 是聯賽中最不平衡的。同時, 他們的射門, 只有3%發生於六碼區, 排名19。兩項數字結合, 印證了愛華頓進攻上的情況。邊路乏力, 無法提供輸送到小禁區。中路球員未能組織到禁區深處, 只好傾向在禁區附近, 甚至更遠位置, 射門作結。基耶、施格臣、辛祖.拉美利斯全部都是禁區外射門較多。朗尼和尼亞斯亦分別有36%和38%於禁區外起腳。卡華-利雲算是做了中鋒該做的工作, 只不過效果並不好, 至今仍未於聯賽開齋。因此, 他們九場比賽, 只射入七球, 也就不奇怪了。

朗奴.高文也許可以找很多藉口。傷兵太多, 保拿斯、施密斯.高文 (Seamus Coleman)、莫利 (Ramiro Funes Mori) 等都重傷未癒, 使球隊失去強大的戰鬥力。季初賽程不利, 前九場比賽已和五支Big6球隊對碰 (一和四負)。球隊有太多新球員, 需要時間磨合。不過, 當球隊投放了逾億的轉會費, 高層和球迷也著實對今季有所憧憬。球迷看到的, 卻是高文愈來愈迷失。三中堅變兩中堅, 單箭頭轉雙箭頭, 他最熟用的一套4-3-3 / 4-5-1 不知去了那裡。足球比賽不是打機, 不是隨便換換陣式就立刻有效果的。高文把陣式轉了又轉, 令球員產生混亂, 又難以令這支新球員偏多的球隊建立默契。

兩年前, 朗奴.高文人望高處, 蟬過別枝。今時今日, 愛華頓也只是想爬得更高, 才決意解僱不合眾望的荷蘭人。修咸頓球迷沒幾多個同情他的遭遇, 風涼葉落, 這個秋天, 高文也許覺得份外寒冷。

(這是「前聖人主帥三部曲」的第一篇)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