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低位防守已成常態——利物浦如何做攻和守的加減法?|靴室笑談社

周日輸給熱刺,聯賽三勝四平二負,不過九輪的時間,就失了16個球。失望,歎息,憤怒之餘,我們不禁要問,這支球隊,到底怎麼了?記得夏季轉會窗總結高普的足球理念的時候,我曾經對新球季作了以下展望:「隨著越來越多的對手採用低位防守對抗我們的高流動攻擊戰術,利物浦需要在進攻上做減法,防守上做加法,以便更好地解決兩個禁區之間,也就是三個中場負責的中線區域的問題。」

現在看來,事情的發展和我估計的出入不大。聯賽至今,除了第三輪的阿仙奴之外,所有的球隊,包括主場作戰的曼城,都有意識地收縮了防線,不給利物浦太多的穿插空間。那麼,高普季前有沒有準備應對的策略?答案是,有。

 

「把古天奴後撤,使我們的兩個持球點同處一隅,再輔以疊瓦能力不俗的摩蘭奴,從而打造一條集控制和突破於一區的左路走廊。與此同時,減少了前插的右側中場,又讓古天奴有了自由切入中路的可能。於是,通過轉向,我們就得以簡潔地,用直線把右路的沙拿連接到整個進攻體系裡面來。」 – 《Plan A,Plan B,及PlanC》@2017.08.17

 

 

可惜,由於種種原因,Plan A一波三折,直到對莫斯科斯巴達,古天奴才站在了左側中場的位置上驅動前場三叉戟(沙拿、文尼和費明奴)。這也是今季以來,新戰術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完整呈現。效果如何,本文將結合前後的幾場比賽,權衡利弊。不過在此之前,我們有必要理解把古天奴後撤的目的——改變原有的中線區域的銜接、轉向,推進以及控制模式。因為,這才是引起中堅問題以及入球轉化率等一系列表像之下的真正內因。

 

 

 

我們不妨和同樣使用4123陣型的曼徹斯特雙雄作個比較。在上面這張圖裡,Avg Pass反映了球員在球隊傳接體系裡的參與程度,而Key Pass則體現了向前傳送的權重。兩者結合,就可以大致說明該球員傳送的目的。不難看出,同為防守中場,費拿甸奴和馬迪今季的穩定性要高於軒達臣,不過KeyP只有0.5左右,說明了他們想要實現的,是利用中後場的空間,把球簡潔地交給邊線或者另外兩個推進能力更好的中場。而軒達臣,在完成中前銜接的時候,則需要另費一番周折。

 

 

顯而易見,無論施華、迪布尼,還是普巴、米希達恩,和我們的維拿杜姆+安利簡組合相比,都要強了至少兩個檔次。他們在腳下技術、無球跑動、位置觀察和戰術思考上的優勢決定了球隊中線區域的問題可以基本上用中場中解決。而利物浦,要麼通過中場的穿插帶開對方的中場線,讓攻擊手盡可能地在後防區域持球;要麼大幅度地縱向換位,為兩翼回撤拉出時間差。這種所謂的瘋跑戰術,一旦被低位防守限制住了空間,效果就會大打折扣,同時還可能增加自己防守上的風險。所以,高普才會在引入了沙拿之後,有計劃地讓古天奴後撤,以解決這個因中場中個人技術缺陷而產生的,戰術層面上的桎梏。

 

 

應該說,古天奴很好地適應了這個新角色。在以左側中場出戰的兩場比賽裡,資料上古天奴和前面提到的任何一位球員相比,都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利物浦的中線區域,至少在銜接和推進方面,初步達到了設想中的效果。

 

比如下面這次攻守切換中典型的邊、中連線。安利簡接門將快發球,此時古天奴背身在三個般尼球員中間示意,拿球前快速轉動視角,觀察周圍盯防球員的動作和距離,小步調整,躲開貼身的同時90度轉向,破掉對方合圍,隨即連線右翼的反擊點沙拿。

再看看左側的這次組織。回撤拿球,緩速推過中線,利用羅拔臣帶開對手盯防,進入突破區域一對一輕鬆內切,直線貫穿對方的兩層防禦。此球充分顯示了前面提到的進攻作減法,防守作加法的概念。古天奴出色的小範圍擺脫能力,令我們的另外兩名中場中的工作得以簡化,軒達臣墮後過渡找古天奴或者兩邊,米拿站住犄角位,既可留守,也可伺機插上。這種推進方式,是4123跑動流所沒有的。而最重要的是我們因此有了6/4的攻守基礎,當中場中不再定式前插,球隊就能相對穩定地變化為5.5/4.5,甚至5/5。而這種攻守轉換中的彈性,無論是對付低位防禦,還是緩解中堅壓力,都會有好處。

當然,不可避免地,以古天奴驅動中前場有著由位置帶來的局限性。因為這一設想的關鍵,在於由守轉攻的時候古天奴能否順利地切入中路。所以一旦對手作出針對性佈防,他和前場的連接包括轉向都會受到影響。在對紐卡素的比賽裡,賓尼迪斯就非常準確地掐中了這條命脈。

他用五個人,在左側搭建出一個不規則的梯形區域,根據古天奴的移動,用不同的球員作專人盯防。比如在邊角,是佩雷斯擋住直線,放古天奴內切,同時矩形橫移,繼續跟隨截斷他的推進;如果在中間,就會是美連奴 (Mikel Merino)貼身,列治 (Matt Ritchie)和舒爾維(Jonjo Shelvey)夾擊防止他找左邊的文尼或者右邊的沙拿。以紐卡素的人員配置,Rafa的防守功力無疑略勝一籌。此戰古天奴基本被局限在了左半區,當他被迫和後收的文尼產生一個無效的重疊的時候,我們所謂的兼控制和突破于一身的左路走廊,就會產生一種一加一小於二的反效果。如果對方進一步派專人緊貼沙拿,那麼整個攻擊套路都會施展不開,中線區域的銜接和推進就會失去了方向。

 

可以預見的改善方案有三種。第一是中鋒回撤,分散和利用對古天奴的盯防。這一點,史獨完全比不上費明奴。我們不妨看一下對莫斯科斯巴達克的這一個場面,費明奴很好地利用了看管古天奴的主隊中場中身後的區域,和文尼做了一次單擋。並且在二次進攻時帶開對手,為古天奴製造拿球機會,成功轉向。

 

第二是增加右側持球比重。在和曼聯的比賽裡,沙拿多次回撤和內切分球。這也印證了笑談社當初對「埃及美斯」能力的評估。我們在轉會期發佈的沙拿的球探報告中曾提到他不僅僅是右側的一個田徑選手,而是可以作為持球點使用。更多此類使用將使得利物浦的左傾組織架構得到極大的平衡。與此相比,個人並不贊同把文尼換到右路的做法,因為這樣一來沙拿和古天奴的距離太近,在相對密集的區域裡迂回的空間將被壓縮,不利於他的切入。

 

另外,還有一個我希望的但是未知的調整,就是繼續加大古天奴的自由度,即使不能完全回到純粹的4231,也不要在4123和4231切換中死板地要求古天奴必須回到左側中場的位置。適當和另外兩個搭檔流轉,時而居左,時而居右,這樣會顯得主動靈活些,讓對手更加難以防範。

 

整體仍有待細化,而古天奴本身,在完成中線區域任務挺身突進的時候,不妨學學施華怎麼慢下來。破密集和低位防守,更需要他站穩在大禁區前的橫線上,如以下的片段那般,耐心地把對方的矩形拉開,再壓成一條單線,再拉開,直到找出最佳的時機。

 

高強度壓迫和高流動攻擊是高普的兩大基本理念。此時的利物浦,前者因體能狀況無法實施,後者又被低位防禦所限制,再繼續抱殘守缺地使用4123中場中穿插戰術,顯然是不明智的。既然對手都知道怎麼應付,既然早有Plan A,既然板凳上還有張伯倫、蘇蘭基,為什麼一定要集齊9、10、11和19呢?

 

英倫再大,卻也別無退路,身後就是赫德士菲。不能再等了。

 

主辦:靴室笑談社

作者:泥菩薩

微信:Bootroomchat

原文鏈結:www.weibo.com/brchat?topnav=1&wvr=6&topsug=1&is_all=1#_0

①文章為”靴室笑談社”版權所有,轉載請附上原文連結及注明原作者(靴室笑談社),如盈利性機構轉載需獲得“靴室笑談社”授權。

②如有作品內容、版權等相關問題,可同“靴室笑談社”編輯部聯繫。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