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支持香港隊 | 施建章

多得大台全力支持執行任務,國歌法如願以償即將立法,噓國歌最高刑罰監禁3年,未來兩仗的香港隊比賽,可能會動用大批攝影機向著球迷。奉勸各位有強烈表達意願的球迷,為了自身安全,這兩場主場比賽選擇適當時間往洗手間解決,或較遲入場,正所謂避得過槍頭,避唔過鏡頭。

對噓國歌議題,這數月被某些傳媒舖天蓋地渲染下,不再作詳述。由始至終,噓國歌是一項不文明的行為,對任何國家的國歌也不應喝倒采。正如在巴士講粗口會罰款5000,以及最高刑罰監禁半年,巴士阿叔在條例下,應該要監禁半年,最大問題是就算拉了巴士阿叔,就等杜絕巴士沒有人講粗口?立了國歌法,就等於解決一切問題?

貝鈞奇比李華明更寛大

前民主黨前立法會議員李華明,在AM70專欄中撰文<<國歌法引來的風波>>,曉以民族大義,以下一段原文,看罷後還以為是大公報或中聯辦中宣部的文宣:

「我們球迷的噓聲及作粗口手勢真的是令我們蒙羞。
雖然中央及特區政府希望用法律的制裁來杜絕對國歌的噓聲,我相信只能止咳而不能治本,這些年輕人極度排斥中國身份的認同,明知道港獨不能成事,但也刻意展示獨立的標語來鬥氣,青年人的反叛心態表露無遺!

我十分痛心目睹這些行為,對自己國家喝倒彩,是對自己民族的不尊重,外國人會更加看不起我們這些幼稚的行為,香港也是五千年中華文化的其中一部分,從來沒有香港人的民族,只是受了百多年英國殖民地統治的獨特文化,但講到底仍是中國人。」

相對李華明的撰文,足總副主席貝鈞奇的言論更合理和更寬容。他和香港隊隊長葉鴻輝都異口同聲指出,希望大家停止噓國歌。隊長與貝生都非常包容與理解球迷,有表達的自由,雖然貝生是愛國商人,在接受有線電視訪問時顯示出的氣度,比起李華明更寬大:「球迷噓國歌是不負責任,這是球隊的損失,將來成為對足總的懲罰,這樣的行為對足總及足球發展是不利,對於他們這樣行為,我們會再三苦口婆心勸喻,就他們要噓國歌,也無可奈何。」

作為一位愛國商人,貝生理解球迷有表達政治訴求的自由,但是青年選擇了一個不合適的場合,而這種表達訴求方式,令香港隊負上最終責任。因為你一時過癮,條數要足總及香港隊找,這的確如貝生所說,是不負責任,在邏輯上是沒有任何駁斥之處,我們不能只問立場,不問是非。不過,貝生也沒有像其他傳媒一樣,將事件無限放大,只是再三苦口婆心勸喻,並沒有驅逐球迷或強烈譴責,因為他深明如何與青年人相處,就算在訪問過程中,貝生也沒有惡形惡相,向球迷口出惡言。相反,作為所謂民主派的代表李華明,用到蒙羞、幼稚這些嚴厲批判字眼,他的確有向國家領導人學習,學識了Naive中文解作幼稚,用來批判年青人。站在政治層面,估不到一個親建制的老人家,反而比自命民主鬥士,對年青異見人士更包容。這亦能解釋,為何貝生投入體育事業多年,從沒有一位效力過他球會的球員,說過他一句壞話。

李華明的神邏輯

李華明先生只懂以筆鋒指向年青人,他卻忘記了自己過去在政壇上所做過的「好事」,令年青人走向今天的絕路。90年代,劉慧卿提出的全民直選方案,當時任立法局議員的李華明,與匯點的黨友黃偉賢及狄志遠投下棄權票,令劉慧卿提出的全民直選立法局方案未能通過,使大家迫於無奈接受千秋萬世的功能組別議案。雖然港英政府表明不會接受劉慧卿提出的全民直選方案,但連政府尷尬的政治勇氣也沒有,李生,你有甚麼資格批評年青人幼稚?你當年夠膽支持劉慧卿,香港攪直選會咁辛苦?世事沒有如果,如果有早知,街頭無乞兒。

再者,李華明說年青人的行為令人蒙羞,忘卻了中國人的身份,是的,他間沒有歸宗認祖,是大逆不道,可是作為一位社工,你與羅致光所幹的好事,才是令青年人走上不歸路的催化劑。回歸後,政府推行社福界一筆過撥款,雖然當年受到社福界前線員工大力反對,而民主黨更信誓旦旦,在舊政總前翼力斥一筆過撥款的不是,但結果呢?李華明、楊森、陳偉業、羅致光擁有註冊社工資格的立法會議員,聯同李柱銘、劉千石、涂謹申、司徒華、鄭家富、李永達、何俊仁、張文光、何敏嘉、單仲偕等同屆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全數投下贊成票,令議案通過。這計劃由羅致光向社福界高層推銷,當時社署署長林鄭月娥全支持,今日羅致光局長都有得做,林鄭貴為特首,李生的公關顧問公司,也承接不少政府外判工作。而社福機構人手流失、服務只顧追數,結果2017年全面浮現,70多位年青人輕生,鄰舍輔導會財政一蹋糊塗大幅裁員,社工核心價值蕩然無存,社工無暇兼顧前線工作,令青手人聲音越來越被忽視,年青人有今日,李華明你夠膽話無份?你仲有資格批評年青球迷噓國歌?

此外,李華明在文中引用美國的例子,其邏輯也是天才絕頂!
「湊巧地對國歌不敬的行為在遠遠的美國也發生了,不過,那些黑人球員並非喝倒彩或做不文手勢,而是起初不肅立至單腳跪下,抗議白人警察多次懷疑濫殺黑人,及一直存在的種族歧視問題沒有解決。美國總統曾公開要求球隊要炒走這些黑人球員,結果是更多黑人球員加入單跪行列,擺明和特朗普對著幹。我認為以上的抗議行為尚算文明,而我們球迷的噓聲及作粗口手勢真的是令我們蒙羞。」

在邏輯上,對國歌不尊重有不同的說法,如果只著眼其行為表面,不著重表達背後,你真的有點Naive。美國黑白人的對立,與中港矛盾的對立,相信連呂大樂與馬嶽兩位香港社會學殿堂級教授,也無法扯在一起討論,單跪文明,定噓國歌文明,不是看表面就可以妄下結論。

再者,噓國歌會比外國人笑幼稚,說法也是極低水平。不列顛本土球隊的對賽,也曾經出現噓英國國歌。年前巴塞隆拿對畢爾包的國王盃決賽,兩隊球迷也一齊噓國歌。以李先生的高見,香港只得百多年殖民統治,香港人仍是中國人,那麼巴斯克人等於西班牙人,希望他到伊比利亞半島旅遊途經巴斯克地區時,不要當眾說出這樣的想法,否則生命安全也有問題。

與李先生有同樣看法的自命愛國的政客記著,有機會上演中國對日本比賽,有人噓日本國歌,你們記得以同樣的力度譴責攪事者,制裁其對別國不尊重。

《葉問2》對白的反思

本來不想花這麼多篇幅談噓國歌,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不過始終是凡人,看到神邏輯會按耐不住。說到香港隊比賽,希望大家記著入場的初衷,是因為熱愛足球支持香港隊,或表達政治訴求。如果是後者,可否停一停,俾俾面以沉默支持香港隊。套用《葉問2》其中一片段對白,最好讓各位球迷反思。片中當時是甄子丹在洪金寶家中正準備比武,劍拔弩張之際,洪金寶的兒子走出來,兩人都停手,甄子丹問洪金寶:「洪師傅,到底同家人食飯重要,定今日分勝負重要?」正如台灣戰勝巴林的比賽後,隊長陳柏良所說:「謝謝支持我們的球迷們,因為你們讓我們永不放棄。有些事不是看到了希望才去堅持,而是因為堅持了才會看到希望」香港球迷堅持了多年才看到亞洲盃出線希望。到底表達政治訴求重要,定香港隊出線亞洲盃決賽周重要?政治訴求每天都可以表達,旺角場與大球場亦表達多次,再入場噓國歌是否達到你的訴求?亞洲盃是四年一次,香港隊有半世紀未嘗入決賽週,遇上近年狀態最沉的北韓、黎巴嫩篤定出線,香港隊出線機會近在咫尺,你是否忍心自己表達訴求,將香港隊打入決賽周機會斷送?

1. 李華明文章原文
2. 貝鈞奇訪問原片段
3. 陳柏良 POST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