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不了心——抑鬱症與體育 | 運動公社

文:尋找簡東拿

或有人以為運動量較高的運動員,患上抑鬱症的機會不那麼高;事實上職業運動員的精神壓力,有時候比常人還要沉重。近年來,除了前德國國家隊門將安基因為抑鬱症而走上絕路,還有英國欖球員安東尼曉士(Anthony Hughes)和另一位德國足球員比曼(Andreas Biermann)。

自2005年結束一段失敗的感情後,曉士一直深受抑鬱症困擾。在最初發病的6年,曉士沒有接受心理治療,直到2011年才服用抗抑鬱藥。曉士曾多次嘗試自殺,以結束抑鬱症帶來的痛苦,2005年他也嘗試過服藥自殺。2013年,曉士本想從高速公路大橋上跳下去,卻被警方勸阻並送往醫院接受治療,此後一直努力與病魔抗爭。曉士在患病之後,本已發展出另一段戀情,但和他相戀四年的未婚妻始終未能跟他實踐婚約,並步向感情破裂。無法承受傷痛的曉士,在未婚妻決定分手後4日於家中懸梁自殺。

至於比曼,這位效力德乙球會聖保利的球員早年沉迷賭博,使他陷入嚴重的財政困難,並引發抑鬱症。雖然他曾經在2009年德國門將安基跳軌自殺後面向公眾,把足球界的抑鬱病患訴諸傳媒,更出版一本和抑鬱症有關的著作,講述他和抑鬱症抗爭的經過。不過,他在2014年依然選擇了自殺。

受到抑鬱症困擾的,還有德國中場迪斯拿和意大利門將保方。迪斯拿因為膝部嚴重傷患,缺席了2003/04大半球季,及後在2007年初選擇退役;保方亦坦承在2003至04年間患上抑鬱症,但因為得到親友的協助而成功走出難關。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估計,抑鬱症是目前全球最為嚴重的10種疾病之一,排名第四,並且有可能在2020年升至第二。更可怕的是,會有15%的憂鬱症患者死於自殺。而且,可能有更多自殺個案與抑鬱症有關,只是自殺者的病情不為外間所了解。世衛更指出,2030年,抑鬱症將成為全球最為嚴重的疾病。因為社會對抑鬱症了解不足,使我們嚴重低估這個病症的影響,亦窒礙病患者求助和治療。

正如世衛所言:「沒有心理健康就不算健康(no health without mental health)」,球場內外的心理及精神病應當受到重視,而不是淪為某些建制派議員調侃議會抗爭的笑柄。香港人深受生活和經濟壓力折磨,一直深受抑鬱症所害。我們只能邁出多一步,向身邊的抑鬱病症患者施以援手,為他們重新感受愛。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