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決賽週的初步展望……還是世界盃未開始已經完結?︳Nic

隨著荷蘭和意大利未能成功打入2018世界盃決賽週,對他們的球迷來說,這屆世界盃固然未開始便已經完結: 荷蘭青黃不接,自2002世界盃後再未能打入決賽週,但資深的荷蘭球迷便會記得1982和1986年荷蘭也是世界盃決賽週不入的。荷蘭足球便是這樣,由於比較起其他足球強國人口不多,不像其他國家般有不同的入籍兵作後盾,人材也非穩定輸出,球迷相信也明白和習慣了這基礎的問題。

意大利有好球員,華拉堤、沙薩和恩薛尼都在球會大放異彩。不過,和昔日的意大利國家隊相比,就是數量上人材沒有這樣泛濫,球員真正達至世界球壇最頂級的也越來越少;教練當然也是禍根,也不只是資歷方面了: 一路未能擅用創造力球員,也從未解決球隊不能拉開球場闊度的問題。68歲的雲度拿如何也要保持3-5-2陣式,令一眾具能力的翼鋒如艾沙拉維和大家意論紛紛的恩薛尼未能在這雙翼衛的陣式有一席之地,而效力曼聯的右腳左翼衛達美安助攻力弱也令意大利未能有效拉闊左路的進攻;中場有一大班具截擊力的工兵,真正有點創造力的拿坡里中場佐真奴卻要最後一場才因華拉堤停賽才有得上陣;前鋒線之前一路起用比洛堤和恩莫比利兩位在禁區才有作用的射手型前鋒,但現代足球講求中場爭奪,兩位射手也無半點昔日意國盛產的「9號半」(Trequartista)的技術特質,不能在已經欠缺創造力的中場線和前鋒線之間提供足夠的流動性和銜接,在次回合才用上之前無培養過默契的加比亞甸尼已經為時以晚。中前場欠缺突破點和創造力,令意大利的攻擊只能靠邊路傳中,非常單調。而且靠高空波、傳中球,從來不是高效的進攻套路。

意大利攻力極疲弱,其實整個進攻模式的不濟,老帥雲度尼責無旁貸。而更可惜的是,像華拉堤、沙薩、佐真奴和恩薛尼,幾位中生代的意大利足球代表,下屆世界盃便是30開外的老將。這也是意大利足球的遺憾。當然,當拿隆馬(AC米蘭門將)、卡拉比亞(AC米蘭右閘)、盧卡迪利(AC米蘭中場)、羅馬洛利(AC米蘭中堅)、摩斯-堅恩(祖雲達斯外借維羅納的黑人前鋒)、盧簡尼(祖雲達斯中堅)、文達哥拿(祖雲達斯外借克羅托耐的防中)、小基艾沙(費倫天拿右翼)、柏歷堅尼(羅馬中場)、派歷尼(熱拿亞中鋒),加利亞迪尼(國際米蘭中場)和貝拿迪斯基(祖雲達斯攻擊中場)等年輕小將有一定潛力,意大利球迷也不用太擔心球心球隊的將來。不過可惜的是,個別年輕球員沒有機會在明年的世界盃決賽週吸收經驗和感受大賽氣氛,這也有助他們的進步。

60年來首次未能晉身世界盃決賽週的意大利,其實近兩三季多了年輕人在聯賽上陣,前途還是令人有信心的。問題是,誰來重建這支要重建和新舊交替中的褪色勁旅?看來,在拜仁便死於未能為球隊接軌的安察洛堤也非合適人選,縱使得到卡比路力撐也是徒然。也許車路士教練干地,才是更佳人選。

西班牙、法國、德國、比利時和英格蘭順利打入世界盃決賽週,但各有各隱憂。法國隊的教練問題、德國的大型傷兵潮(萊斯、紐亞、赫陀、懷高、馬里奧高美斯全部今季受重傷,保定和根度簡也是康復中)、比利時的兩閘位置和尼恩高蘭的問題、英格蘭中堅和中場中路人選(核心位置)質素欠奉。令西班牙變得有點一支獨秀,不過其踢法又是否被洞悉?之前兩屆大賽的失利和強差人意,西班牙也不是毫無憂慮。

縱觀各隊情況:迪甘斯手執一手好牌,縱然中鋒位置只剩下基奧特可以變招,但0-0主場賽和盧森堡其實也反映了不少問題;德國隨著添姆雲拿(RB萊比錫射手)、甘美治(拜仁慕尼黑右閘)、柏汀赫特(哈化柏林左閘)、里萊-桑尼(曼城左翼)和哥列茲卡(史浩克04中場)等年輕人崛起,也解決了高路斯和拿姆退役後遺留下來的問題。不過,不斷的傷患潮令這支原本三線實力平均的球隊未能排出強陣。具世界級質素的門將紐亞和翼鋒萊斯,近年已經多傷,更要明年3月才復出,狀態成疑問;英格蘭除了中鋒哈利簡尼、攻擊中場艾利和右閘獲加,其他核心位置的實力並難令人覺得是令人放心;比利時坐擁迪布尼、艾達韋列特、夏薩特、盧卡古、古圖奧斯、梅頓斯和丹比利等星級球星,不過兩閘位置總不能培養出頂級球員。而在羅馬表現高光的尼恩高蘭,和國家隊的茅盾也是問題所在。如他在陣,比利時的戰力絕對會大大提高。

環顧三線實力、板凳深度、傷患等背景,看來西班牙如果可以在進攻上加入一些新元素,令其他球隊難以洞悉,他們依然是歐洲最強的國家隊。其次,會稍稍看高比利時半線。

從世界盃外圍賽和附加賽所見,有不少0-0的悶和。三中堅的漸漸普及,也令不少球隊屯重兵在防守三閘線內,繼而犧牲前場接應點的數目。這也極有可能出現於2018世界盃的決賽週。

非洲區方面,也值得一提。在世界大舞台黯然失色多年的「超霸鷹」尼日利亞回歸(有尼迪迪、域陀摩西斯、伊禾比、米基爾、伊恩拿祖等),同樣晉身決賽週也有令人期待的塞內加爾(文尼、高列巴利、沙利夫-桑尼、高耶迪、古耶、基達-巴迪和麥巴耶-尼安)。而埃及、摩洛哥和突尼西亞三支北非球隊,則是從前世界盃不太常規出席的球隊。非洲就是這樣,沒有一個國家可能穩定地和恆常地提供人才,所以出線世界盃的非洲隊伍會常常出現大執位。以往勁過一排的喀麥隆、科特迪瓦、阿爾及利亞和加納,明年也無緣出席世界盃。其中對科特迪瓦最感可惜,似終陣中有韋法特-沙夏、卡斯(Kessie)、奧利亞、艾歷-拜利、些利(Seri)、沙洛文-卡勞和謝雲奴,也是不俗的實力份子。而少了東西非球隊,多了3支踢法和大家想到的非洲足球有所不同的北非球隊,也能想像三隊會踢得更歐陸或亞洲化。

亞洲方面,其實除了伊朗外,各隊的特色也漸漸不明顯,實力也越來越接近。反而伊朗,卻非常值得留意。在剛剛過去的U17世少盃,伊朗打入8強並只是敗給決賽隊伍西班牙,他們在分組賽4-0大勝德國也令人驚訝,球隊的17歲高大中鋒Delfi最近也去了皇馬跟操。伊朗近年在沙灘足球和室內足球的成績,也原來非常好。沙灘足球世界盃(8強擊敗意大利)和室內足球世界盃(16強擊敗巴西)各有季軍;2018世界盃,外圍賽18戰不敗的伊朗也是最先殺入決賽週的亞洲球隊

北美也沒有了超新星普利錫帶領的美國隊,而其實南美也有點褪色。

巴西縱然有「耶穌仔」捷西斯,尼馬和古天奴,但前場始終欠缺一個中鋒作變奏之用。中後場雖然有卡斯美路,但其他球員如丹尼爾-艾維斯,泰亞高-施華,大維-魯爾斯,馬些路和費蘭甸奴也不再年輕,個別也有跌Watt跡象,明夏的狀態成疑;阿根廷極側重美斯,甚至多次出現弱邊(weak-side)有大量空位不交,最後還是傳給美斯的現象。加上球隊其他前鋒(阿古路、戴巴拿、伊卡迪、希古恩),每每回到國家隊便腳頭無靈,加上邊線選擇不多,這也解釋了阿根廷國家隊在世界盃外圍賽的不濟;連續兩屆美洲國家盃冠軍智利,近年每個夏天也要全力應付大賽,令球員不勝負荷,在太大負擔下也犧牲了世界盃決賽週的入場卷;烏拉圭雖然有主力如蘇亞雷斯、卡雲尼和高甸等漸漸老去,不過新人如祖雲達斯中場賓坦古,PSV翼鋒派尼路,拉科魯尼亞的F.華維迪,馬體會中堅占美尼斯,拉斯彭馬斯中堅利莫斯和切爾達「當紅炸子雞」中鋒麥斯-高美斯等新星崛起。雖然感覺早了一屆,但也值得留意。

明年的世界盃決賽週,像伊朗,塞內加爾和烏拉圭,確實值得留意。不過,缺少了意大利,已經令賽事失色不少; 加上歐洲球壇三中堅陣式、泊大巴普及,南美球隊又不再像從前般強勁和開放,非洲球隊少了昔日的非洲元素……

不知怎地,對明年世界盃的精彩程度多了份保留。還是像1990年世界盃(最乏味的世界盃決賽週)般,打了一個多月沉悶的世界盃賽事?泥槳摔角,穩守突擊,再等幸運之神的眷顧…….極有可能不斷又不斷在明年的世界盃出現。

所以,對明年世界盃不感到期待的,也不只是荷蘭和意大利球迷……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