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蒙尼尋求突破波折重重,馬體會技術改革步履蹣跚|BLnaze的足球札記

猛烈的身體對抗、不惜氣力的全場壓逼、粗野而不傷害的超技術防守、井然有序的防守體系、層次分明的快速反擊,施蒙尼(Simeone)的改革讓馬德里體育會(Atletico de Madrid)在短短幾年間打造出一種高辨識度、高觀賞性的戰術風格,一度打破西超雙雄壟斷局面、在歐洲賽場屢創佳績更加為人津津樂道。「匪帥」將激情與熱血融和、將身體對抗與防守反擊的配合,一度掀起了西甲中游球隊的戰術革命。

但隨著近年足球趨勢的瞬息萬變,強調整體足球的特點開始被各方教練糅合革新,一種強調整體性之餘,發揮球星個人特點的足球重新成為主流。一種以控球取代防守、技術消弭逼搶的足球風向正席捲整個歐洲。馬體會經歷風光無限的兩個賽季後回歸平庸,原本鮮明的戰術風格卻成為阻礙球隊突破上限的絆腳石。

https://scontent.fhkg1-1.fna.fbcdn.net/v/t1.0-9/24129792_10156046344285774_4259169288127656023_n.jpg?oh=679af3689829d907ff6c140bb645d2b1&oe=5A921814

【意外頻生,變革難關重重】
禁令與傷病,日漸老化的人員、活力下降的中軸逼使球隊長時間留守低位而無力反擊,上賽季奧古斯托(Augusto)的提早報銷更加徹底摧毀上賽季馬體會的攻防體系,在一段長時間中床單軍團需要倚靠基沙文(Griezmann)單騎闖關扭轉劣勢,這是強調整體的施蒙尼手中難以想像的困局。

歐冠賽場被同市死敵皇家馬德里(Real Madrid)無情痛擊、整場比場被對手的技術中場調配體能,昔日以強悍對抗見稱的「硬漢隊」在歲月摧殘下變成「莽漢」,施蒙尼也意識到昔日成功的手段早已不合時宜,一場以年輕球員、技術球員引領的戰術變革急切實行。幾乎拿下拿卡錫迪(Lacazette)、提前接觸域杜奴(Vitolo),並一度將目光展向西甲中下游的技術型中場,都反映出馬體會風格轉型的巨大野心。

https://scontent.fhkg1-1.fna.fbcdn.net/v/t1.0-9/24131579_10156046344745774_1825713296318523744_n.jpg?oh=e0de2ee48e7f729d60b4410f0ae40db3&oe=5A91B888

來得不合時宜的禁令最終不僅讓馬體會錯失拿卡錫迪,更未能從尼馬(Neymar)掀起的「骨牌效應」中獲益,在英超列強軍備競賽日益激烈的風氣下,禁令的存在使得施蒙尼的難題變得更多,苦中一點甜的是迪亞高哥斯達(Diego Costa)對前球會的感情使得馬體會幾乎肯定會在一月得到一位強援。

【鐵漢轉型未能如願,全能中場欠缺靈感】
上賽季的萬夫莫敵讓基沙文開發了有球組織的技能,法國人在過往持球衝擊與無球跑動的頂級能力之下,開始承擔起球隊組織的重責,施蒙尼為了提升整體技術含量大幅減低兩大中鋒費蘭度托利斯(Fernando Torres)及加美路(Gameiro)的上陣機會,一方面透過哥利亞(Correa)或卡拉斯高(Carrasco)的持球盤扭能力輔助基沙文完成衝擊,另一方面二人與中場的銜接能力可以幫助工兵型中場屯積導致的靈感不足以人數疊加的方式得到解決。

https://scontent.fhkg1-1.fna.fbcdn.net/v/t1.0-9/24131336_10156046344250774_3673163335574605384_n.jpg?oh=9404d0f25a3561db279625316a32e1b3&oe=5AD4F3C3

遺憾的是,不論是高基(Koke) 抑或沙奧(Saul)都屬於六角形的全能中場,在攻守兩端保證平衡的同時卻欠缺了靈光一現的致命一擊,像沙奧在歐聯賽場一敵四然後破門的畫面少之又少,技術化足球轉型的最終結果,是基沙文比上賽季肩上的擔子更加沉重。

【解放基沙文,調整進攻節奏】
戰平皇家馬德里一役讓施蒙尼進一步認識到基沙文的「九號半」打法與「偽九」存在大的差距,法國人在陣型頂端容易陷入對手圍剿,過多的背身接應更加讓其有力難施。

https://scontent.fhkg1-1.fna.fbcdn.net/v/t1.0-9/24129570_10156046344270774_5183944489483815739_n.jpg?oh=70355e64936f249bc5c81bb9e3f1a246&oe=5A90A0B7

在歐聯比賽派上「王子」托利斯對基沙文進行掩護未能取得良好的效果,加美路與哥利亞的後場上場才是基沙文爆發的時刻,多點前插讓基沙文發揮其埋伏隊友身後的特色,一入球一助攻完美回擊外界對其水平的質疑。利雲特的比賽以加美路做先鋒,基沙文就展現了另一個自己:回到中場接應進行組織,在鋒線背後送出致命一傳,埋伏遠角實行暗裡刺殺。可以說,解放了基沙文,同時也解放了馬體會的進攻,也減輕了後防的壓力。

【重回老路,還是面對陣痛?】
賽季初的技術化道路並不平坦,技術底子不差、整體意體上乘的中場群卻沒法提供技術流的足夠銳利度;回歸衝擊流的打法卻容易掉入體能透支的噩夢,但卻可以讓陣中球員盡情發揮其特點,難以平衡兩種打法是施蒙尼上任以來面對的最大挑戰。

https://scontent.fhkg1-1.fna.fbcdn.net/v/t1.0-9/24174262_10156046345805774_6630144913690120565_n.jpg?oh=8bfe53c74d04f3363d9a33a102303ce8&oe=5ACDBEC3

歐聯首循環二人的精彩對決

車路士(Chelsea)近兩個賽季完美展示了球隊在防守反擊與控球圍攻兩種戰利模式的自然切換,作為掀起英倫半島陣型革命的干地(Conte)絕對是施蒙尼可以借鏡的一大目標,最後一仗不僅是馬體會歐聯的生死戰,更是近距離考察對手的重要機會。迪亞高哥斯達的加盟可以提供到非常有用的戰術建議,「美顏」在前場兼具衝擊與技術兩種能力絕對是球隊完成轉型的重要基石。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