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術評論】迪基亞因素以外:阿仙奴vs曼聯賽後短評 | 論足球

這是一場大幅違反了xG數值的比賽。(編按:所謂「xG數值」,是指名為Expected Goals 的足球數據,計算球隊一場比賽中每次攻門機會的質素,從而得出那隊球隊在該場比賽中「理應」攻入多少球。詳情請留意註一)。

然而,在戰術上今仗都有不少耐人尋味的之處。開賽初段,曼聯的壓逼比預料中更為主動。面對阿仙奴的三中堅,曼聯的第一條防線由盧卡古和馬斯亞組成,嘗試運用遮線將阿仙奴逼到左路發展,可能是想減低奧斯爾的上腳機會。再加上連加特緊盯沙卡,令阿記無法透過這位中場指揮官派牌,所以很多時候就逼不得已傳一些距離較遠且不成熟的Vertical Passes予三叉戟,失誤機會顯然較高,尤其是普巴和馬迪都沒有盯人的責任在身,可鎮守中路和輔位位置應對阿仙奴的推進。雖說壓逼的強度不是特別強,但卻足以令阿仙奴的中堅犯下兩次錯誤,令曼聯在兩次攻守轉換中取得入球。老實說,在領先一球後,曼聯其實已經稍為將防線收後,連加特令梅斯達菲失誤那球,全隊只有他一人進行壓逼,根本談不上是整體有部署的逼搶。那個配合固然精彩,充分反映了兩人的足球智慧,但梅斯達菲要負上很大責任。

對於失球,梅斯達菲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落後兩球後,梅斯達菲的傷出令雲加要立刻進行調動,由伊禾比入替,改踢4-2-3-1。面對這個調動,摩連奴即時作出應對,將馬斯亞放到左路,在防守時由5-3-2變為5-4-1,企圖在邊路建立人數優勢以減低伊禾比的威脅。收後了防線是一個因素,但這個戰術調動或多或少將比賽的主導權拱手相讓,令曼聯陷入捱打狀態。再者,馬斯亞新的位置完全埋沒了他的進攻能力,防守上的責任令他無法處於一個有利的位置參與反擊。由於第一道防線只有盧卡古一人,令他們在中路完全無法向對手施加壓逼,阿記中堅可毫不費力地從後場推進,在充裕的時間和空位下向前輸送。這情況令曼聯的其中一位中場要迎前對波,但阿仙奴在調動後有山齊士、奧斯爾和伊禾比佔據中路和輔位三個區域防線之間的空位,在中路形成4v3的情況。曼聯一名中場的迎前,意味著身後三人之中其中一人會有空檔,阿仙奴就頻頻透過這人串連攻勢。去到三閘線,顯然地曼聯今仗的低位防守不及以往穩陣。其中當對手運球到接近底線的位置時,他們兩條防線都墮後到禁區內頗深的位置。當對手回後到禁區頂附近的位置,他們就無法及時應對,對手有足夠時間交出有質素的輸送。

在迪基亞的眷顧底下,這個局勢一直維持到下半場中後段,直至普巴紅牌被逐。在打多一人和落後兩球的情況下,阿仙奴全力進攻是正常不過,但雲加這時候偏偏作出不正路的戰術調動。基奧特入替高拿斯歷後,他們的陣形再次回歸343,比爾連蒙維爾留後,韋碧克伊禾比出任左右翼,山齊士基奧特拿卡錫迪留在最前線。這個調動的問題出於邊路的進攻。從他們禁區內的人數都知道邊路傳中是反撲的最後一招,但伊和比和韋碧克都絕非踢開邊路的球員,側擊力有限,要他們交出有質素的傳中是緣木求魚。兩人在面對對手的低位防守理應佔據與防線平排的位置,但現實中他們的被動的位置實在令人沮喪。可笑的是,可以擔當這兩個位置的比爾連和高拿斯歷,前者被委派留在後方,後者就被調換離場。這個大錯特錯的調動基本上抹煞了阿仙奴反撲的可能性,在踢多一人後根本沒有什麼有威脅的攻門,應判十二碼那兩球都只不過是出於曼聯球員少見的魯莽。

最後,都不得不稱讚迪基亞的表現,世界最佳門將是他值得的名銜(認為是紐亞的可翻看拜仁近一兩年的比賽),而xG的實用性又會因為他今天的表現而備受質疑。

圖片來源:Caley_graphics & brfootball @ Twitter

註一: 關於xG(Expected goals)

具體點說,一球離門三十碼的遠射的xG數值可能只有0.05,但一球離門五碼的執雞的xG數值可能會高達0.6-0.7。透過這項數據,我們就可清楚了解球隊在該場比賽,若果有中等水平的埋門能力,理應會攻入多少球。換句話說,其實就是在評估他們創造了的機會的質量。

xG在外國球壇越趨普及,連BBC的著名足球節目Match of the Day自今季起,在展示射門次數、控球比率等一般數據之餘,都會將每場比賽雙方的xG納入其中。

本文作者對expected goals有詳細說明,詳情可閱:從expected goals(xG)論利物浦把握力差的迷思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