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射手的危機與價值: 查理柯士甸的生存空間|Southamptons’ Stories

足球戰術的發展日新月異, 愈趨多變和複雜, 每個位置也牽涉更多的工作。門將進攻時需要成為組織的起點, 防守時又要兼顧昔日清道夫的工作。邊衛不能再死守防線, 因為內切翼鋒的出現, 讓出了整條邊路而需要積極參與進攻。傳統翼鋒也賣少見少, 逆足的內切前鋒, 因可以「落底」又可以切入而大行其道。攻擊中場的主要責任當然是組織, 然而他們亦要在前場迫搶, 組成第一道防線。足球世界愈來愈追求全才, 要求球員樣樣皆能, 只精於一兩項技能的球員慢慢地被邊緣化。

前鋒也一樣。一個只有把握力好, 入球數字不錯的前鋒, 卻欠缺其他技能, 在陣中的戰術價值有限, 成為領隊眼中的「雞肋」。 如查理.柯士甸 (Charlie Austin) 高大強壯的英式中鋒, 速度慢, 不夠靈活, 流動性低。既難以在前場和隊友組成第一道防線, 實施迫搶。在製造攻勢 (build up play) 的過程中貢獻又有限, 沒法成為理想的支點, 令球隊暢順地進攻。(參考文章: 時移勢易, 現今球壇柱躉中鋒的plan B化) 偽九號 (False Nine) 和「無鋒陣式」的興起, 將前鋒徹後的理念, 均是重視他們參與、協助組織, 多於候在前方等待最後一腳的證明。

來看看查理.柯士甸在打比戰的表現。像上半場球隊處於劣勢, 就幾乎毫無作用可言。後防球員迫於大腳長傳, 柯士甸傾向頭搥二傳, 而非將球控下來, 等待隊友後上。整場九次爭頂成功, 但能夠頂給隊友的次數不足一半, 等於將控球權拱手相讓。另外, 球隊退守意味柯士甸遠離禁區。當隊友持球反擊, 柯士甸要麼不夠速度, 令隊友無法交出穿越球 (through pass); 要麼走快一步半步, 變成越位。整場就有四次越位, 比場上其他球員合計還要多。

相反, 下半場重掌形勢, 球隊能夠靠其他球員製造機會, 柯士甸「一劍封喉」的技能就顯得十分重要。他全場觸球三十次, 五次在禁區內, 其中三次為攻門。一次接應列蒙 (Nathan Redmond) 的傳送追成平手, 一次接應貝查特 (Ryan Bertrand) 傳中僅僅頂高, 另一次頭球被比高域 (Asmir Begovic) 接住。他的把握力真的很驚人, 今季只踢了315分鐘, 就攻入四球。

犧性行軍速度、流動性和組織力, 換來更高的入球效率, 是否明智? 不過, 我們的人材有限, 沒有摩拉達 (Alvaro Morata)、哈利.簡尼 (Harry Kane) 和加比爾.捷西斯 (Gabriel Jesus) 這些全面的中鋒, 又沒有馬達 (Juan Mata)、奧斯爾 (Mesut Ozil) 和古天奴 (Philippe Coutinho) 這些能傳擅射的後上好手, 在戰術運用上的選擇就相對不多。既然如此, 就只好因材施用, 若能好好發揮球員的長處, 總比東施效顰來得理想。 專才的出路狹窄, 然而有球隊願意圍繞其才能而制訂戰術, 他們仍然具有很高的價值。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