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教練唸經,台灣足球需面對的課題 | 陳子軒

中華男足隊雖然11月中在亞洲盃外圍賽,客場以1:2敗給土庫曼,而確定無緣決賽週,但上周中華台北足協杯邀請賽以三戰全勝奪冠,令人對於英格蘭籍教練懷特(Gary White)執教功力以及男足的進步有目共睹,世界排名直指原先足球迷想都不敢想的百名之內。懷特甚至表示,未來會放眼全世界,尋找更多出色的台裔球員,繼續提升台灣足球國際賽的戰力。

回顧台灣足球史,懷特並非台灣首位外籍教練、甚至並非首位歐洲教練的聘任。自2005年巴西籍的迪多開始,懷特已是台灣史上第六位執教的外籍總教練(早期台港足球一家時自不計入)。但無疑的,雖僅執教短短三個月,懷特的影響力與成就,早已超越歷任。

遊走足球邊緣國的懷特教頭

懷特自24歲起就帶領英屬維京群島代表隊,成為FIFA史上最年輕的國家隊總教練之一,之後又帶過巴哈馬、關島等代表隊;2016年在中甲上海申鑫執教時,還曾擊敗由前世界足球先生的簡拿華路(Fabio Cannavaro)執教的天津權健,那也是簡拿華路當年接任主帥後,僅僅四場未勝比賽中的一場。

雖然遊走足球邊陲國家,但懷特成就非凡,尤其率領關島衝上排名新高,還曾兩度擊敗台灣。然而他在關島期間所採取的歸化美國球員的策略,帶來速成的結果,在他離開後,關島足協面臨經費短絀以及後續歸化球員待遇等問題,使得關島足球再度被打回原形。爾後,關島足協主席Richard Lai甚至以經費不足為由,直接放棄參加亞洲盃會外賽,而Lai本人也涉入賄賂醜聞,被國際足總處以終身球監,不得涉及足球事務,關島足球也由懷特執教期間最高的151名,掉回了第191名。

也因此,當懷特高唱將招募更多海外台裔球員之後,也招致一些足壇前輩的質疑,認為是捨本逐末之舉。而且平心而論,儘管台灣以地主之姿三戰全勝,拿下中華台北足協杯邀請賽的冠軍,但懷特在三天連戰的賽事中,幾乎讓主力球員連續踢足三天賽事的調度,令人不免有為衝短期世界排名,而罔顧球員健康、而且未能讓更多年輕球員上場吸收經驗的疑慮。


圖為中華足協國際邀請賽中華隊vs.寮國隊的賽事,教練懷特為球員李茂(25號)打氣。 圖/取自中華民國足球協會CTFA

教練流動的全球化

足球作為最全球化的運動,教練的流動亦是最為多元的。2018俄羅斯世界盃32強中,就有高達12位的非本國籍總教練。塞爾維亞籍的米路天奴域(Bora Milutinović)自1986年開始連續五屆帶領五個不同國家打入世界盃,其中還包含2002年的中國,可見其帶兵功力。日本自從2002年世界盃由法籍杜斯亞(Philippe Troussier)執教而首度打入16強之後,後續六位總教練也有五位外籍。而世界盃史上最成功的外籍教練當屬荷蘭籍的希丁克。2002年日韓世界盃,韓國在他率領下,一路打進四強,儘管多少有裁判相助與運氣成份,但希丁克狂熱席捲全韓,希丁克管理學頓時成為顯學,韓國政府更頒給他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榮譽國民獎。2006年,他又率領澳洲打入世界盃16強。

由此可知,聘用外籍教練乃是國際足壇趨勢,畢竟如果連「足球祖國」英格蘭都在2001年都曾拉下臉來聘用瑞典籍的艾歷臣(Sven-Göran Eriksson),那麼以外來和尚帶領小沙彌們念足球經,必然有幾分道理。由洋人帶領開墾台灣這個足球沙漠,絕對合理。

其實早在1980年代,台灣就曾聘用過外籍教練。1982年世界盃會外賽期間,雖由羅北擔任總教練,但足協亦同時聘任德國籍的史坦勒爾擔任顧問與教練,那次賽事中,四場主場賽事一勝三和,還曾與紐西蘭、澳洲兩支強隊逼和,可謂台灣史上踢世界盃會外賽最像樣的一次。

我曾訪談的老國腳回憶當年,也歸功於史坦勒爾為當時球隊帶來紮實的體能以及許多新的觀念。之後半年他也擔任台灣女足總教練,但短短一年的時間,最終也留下因權責不清而離開台灣的遺憾。


圖右為陳浩瑋。 圖/取自中華民國足球協會CTFA

本土球員的課題

教練跨國流動已是足球的日常,球員亦是如此。以今年打進世界盃32強的摩洛哥為例,陣中就有超過六成在國外出生的球員,國際足總更有意放寬對於球員國籍的認定。懷特在位,打算招募更多海外台裔球員加入,自然符合此潮流,尤其自夏維耶以降,殷亞吉、朱恩樂、周定洋乃至此次邀請賽有亮眼演出的16歲小將沈子貴(Will Donkin),個個都顯著了提升國家隊戰力,但此舉卻觸動本土球員與教練的敏感神經,深怕貴洋輕台,反倒壓抑了本土的足球發展。

儘管這樣來自本土教練的擔憂是合理的,但以現階段台灣足球的發展而言,我倒覺得是不得不為的短期策略,足球發展低迷許久,乍現曙光之際,自然希望這股能量延續下去,足球也的確需要更多國人的關注。現實點來說,有了好的成績,才會吸引原本並不關注足球的民眾注意,進而欣賞足球這項運動美妙之處;再者,這些即戰力,不僅直接轉化成戰績,更能對於台灣本土球員相互激勵與學習,何況這些球員,多少仍與這塊土地有些人親與土親,而非單純計價的傭兵。

懷特會領軍台灣多久,沒人可預料,也許台灣經驗只是他未來前往其他地方執教的加分經歷而已;中華台北足協杯的賽程與參賽隊伍有很大進步空間,台北田徑場草皮品質之差也令人傻眼,甚至這賽事會不會只是挾新南向資源的曇花一現?也沒人說得準。

國體法修法後,平日邊緣慣的足協卻突然成為最多個人加入的單項協會,顯見足球迷對於沙漠變成綠洲的熱切期許,重要的是,在洋和尚唸了經之後,我們到底學到了什麼?面對國內教練的危機感,足協是否有機會安排他們在懷特身邊以師夷之長?本土球員在面對越多的新台灣人加入的刺激後,是否能更為成長?這些都是我們必修的課題。

關島經驗歷歷在目,潮起潮落不過一、兩年,台灣足球能否從中學得教訓?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