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牙與洛達爭冠?荷蘭電競聯賽(E-Divisie)初探|運動公社

文:吳能鳴

執筆之時,由中資企業合力萬盛持有的ADO海牙(ADO Den Haag)、鄰近德國的老牌球隊洛達(Roda JC)與傳統勁旅PSV燕豪芬(PSV Eindhoven)在聯賽上9戰7勝2負得21分,洛達以較佳的得失球暫列榜首,另外兩支老牌勁旅阿積士(Ajax)與飛燕諾(Feyenoord)只分別在中游位置徘徊。沒錯,讀者沒有眼花,筆者也沒有寫錯,在聯賽領先的確實是洛達,而不是PSV燕豪芬、阿積士與飛燕諾這三支傳統勁旅,因為筆者說的不是荷蘭甲組足球聯賽(Eredivisie),而是第二屆舉辦的荷蘭電競聯賽(E-Divisie)。(筆按:諷刺的是洛達雖然暫時在E-Divisie暫列榜首,但卻在Eredivisie包尾)

荷蘭甲組足球聯賽的荷蘭文為「Eredivisie」,意思即是「Honor Division」,拿走「Eredivisie」中間的「re」就組成「E-Divisie」。故名思義,「E-Divisie」中的「E」指的是電子競技(eSports),E-Divisie由於暫時未有正式中文翻譯的名字,筆者姑且翻譯為荷蘭電競聯賽,它是由荷蘭甲組足球聯賽賽會倡議、以足球遊戲FIFA為基礎的電競聯賽,讓一眾選手爭奪全國冠軍的寶座。有別於一般電競運動選手以個人身份出賽,E-Divisie是由每支在荷蘭甲組足球聯賽參賽的球隊會派出電競選手代表參賽。比賽的制度與我們認識的一般足球聯賽相似,18支球隊會以雙循環形式對賽,由於這是電競聯賽,球隊並沒有自己的主場,所以比賽會改為把首循環的比賽安排在PlayStation 4進行,次循環的比賽則在Xbox One進行,增加比賽的挑戰性(筆按:以先導形式進行的首屆賽事只在PlayStation 4進行)。每輪比賽都是跟據荷蘭甲組聯賽的賽程在星期二、三、四進行由Fox Sports與Twtich直播,再把比賽片段上載至YouTube。每週的E-Divisie就好像甲組聯賽的預演。

雖然FIFA是模擬足球比賽的電子遊戲,但對於公平競技的理解卻是南轅北轍。在正常的足球比賽,我們會認為公平競技是球證會不偏不倚地執法,球員會推持自己的職業操守;但在誤判接近不存在(但相信部份FIFA的玩家會不同意筆者的說法)的遊戲世界又如何談公平競技?電競選手與足球員較量的雖然同樣是智力、反應與技術的比拼,但前者以電子遊戲作為媒介,因此如果代表阿積士或飛燕諾的電競選手與代表洛達的電競選手使用遊戲中的球隊陣容對賽,那自然難以分別選手們的技術高低,(筆按:阿積士與飛燕諾在遊戲中的整體能力擁有76,並荷蘭甲組聯賽中最高,而洛達與NAC布雷達則的整體能力值只有66,是荷蘭甲組聯賽中最低),因此一眾電競選手的比賽並不是一般的對戰模式,而是以廣受玩家歡迎的遊戲模式:Ultimate Team進行。

簡單為讀者介紹Ultimate Team模式的玩法,在這個模式內,玩家通過以抽獎包的形式獲得球員,或者透過遊戲中的貨幣買賣交易自己心誼的玩員,組成一支理想的球隊參賽。Ultimate Team的組隊講究的除了講究個別的球隊能力值外,也需要考慮球隊的化學作用,一般而言,來自同一支球隊或國籍就會有默契的加成,選擇能力值較高的教練也可提高球隊的默契,配合上適當的陣式配置就能把球員的能力充份發揮。在E-Divisie的賽制上,電競選手在球員選擇上沒有限制,亦容許對賽的雙方可以擁有相同的球員作賽,也沒有公平財政原則,因此在E-Divisie的比賽中,一些現實中財政有困難的球隊能夠擁有天價球星是十分常見,而美斯、C朗拿度效力同一球隊與尼馬、普巴同場較技也不是新鮮事,唯一的限制是電競選手需要使用代表球隊的隊徽參與賽事,亦即是代表阿積士的電競選手的球隊要使用阿積士的隊徽、代表飛燕諾的電競選手的球隊要使用飛燕諾的隊徽,荷蘭電競聯賽的比賽限制僅此而以。

再次回到公平競技的議題,正如上文提及,既然荷蘭電競聯賽的賽制沒有公平財政原則,那電競選手又會否大灑金錢而換取戰績,使得擁有財富的球會能夠如現實一樣壟斷電子競技聯賽?問題的答案我們可以在Ultimate Team模式中的細節找到。首先,Ultimate Team的球員買賣是以拍賣的形式進行,而拍賣市場上會有不少玩家會把美斯、C朗拿度等頂級球員出售圖利,另外被入選為Team of The Week的球員會擁有特別加成,遊戲廠商亦會不時更新數據,因此要成為出色的FIFA Ultimate Team的電競選手在組織球隊時需要的是投資的眼光與清晰的組軍計劃。當然,一定的財政支出是必要的,暫時筆者手頭上的資料仍未清楚顯示會方會否提供電競選手在遊戲中的使費,但即使電競選手背後有龐大的財政支持,由於遊戲的設計沒有明顯Pay to Win的問題,加上FIFA這款遊戲始終講究一定的技術與控制技巧,因此即使電競選手投入大量金錢在遊戲中,其實力分野始終不如現實中的足球世界明顯。

電競並不是單單靠資本投入而奪取成績的競技運動,選手的技術始終是勝負分野所在,在現實世界中,技術出眾的球員往往會被財雄勢大的球會挖角,但在電子遊戲平台,為小球會效力而技術出色的電競選手又會否被大球會以高薪招攬而離隊他投?答案暫時是否定的,電競選手轉會現時在荷蘭電競聯賽是不容許的,原因與聯賽一個有趣而又不成文的規則有關。荷蘭電競聯賽有一項不成文的規則,就是代表球會的電競選手必然是所屬球會的支持者,以現時在聯賽榜前列的ADO海牙為例,在今個球季代表他們的電競選手曾經是2006年FIFA eWorld Cup(也稱為FIFA Interactive World Cup)的世界冠軍:Andries Smit,但之後他被揭發是阿積士的球迷便被會方立刻辭退,ADO海牙則改派已經持有7個球季球會季票的電競選手Mitchel Denkers代表參與。荷蘭電競聯賽這個「君子協定」的安排一方面降低電競選手造假的機會(相信沒有球迷會樂見自己支持的球隊落敗),另一方面亦把傳統的原素(球會的歷史、文化)帶入新興的競技運動。

保守主義的觀點往往會認為所謂電競選手只是年青人不成熟的玩意,與傳統的職業運動員跟本無法相比,確實,現時參與荷蘭電競聯賽並未正式走向職業化,各支球隊雖然都主要以公開招募的形式尋找出色的電競選手,但他們的聘用形式卻各有不同,以海倫芬(SC Heerenveen)為例,代表他們的電競選手Niels Krist是以義務工作形式代表球隊參賽,但另一支球隊荷華高斯(Heracles Almelo)則是以全職員工的形式聘用他們的電競選手Bryan Hessing,除了參與比賽外,他亦要負責在社交媒體與球迷交流的工作,但大部份電競選手的薪金、獎勵與聘用細則、以至是僱員保障、勞工權益等問題,賽會暫時都仍然未有公開資料交待。電子競技始終是一門新興的競技運動,要走向全面職業化仍存有很大問題需要解決。

荷蘭甲組足球聯賽賽會所把倡電子競技與現實的球會`結合的想法故然是創新,但我們反而要問的是為甚麼荷蘭甲組足球聯賽賽會會有這個想法?答案似乎很簡單:錢。荷蘭電競聯賽的業務發展經理Marc Rondagh指出,荷蘭甲組足球聯賽入坐率雖然有高達87%,在歐洲地區這個入坐率只是僅次英格蘭與德國,但他們面對的是觀眾年齡層開始老化的問題,根據統計數字,以先導形式進行的首屆荷蘭電競聯賽在YouTube上的點擊率就高達4百萬,場均的收看率有平均有2萬人,其中有66%為年齡低於35歲的觀眾,筆者在此以剛剛過去的第16週荷蘭甲組足球聯賽賽事作為比較,本週賽事的平均入坐人數都是有大約2萬人,但電競聯賽有Youtube、Twitch與Fox Sports三方播放平台,因此電競聯賽在Youtube上的收看率已經不錯。把新興的電子競技注入傳統的主流運動無疑是有助吸引年輕的觀眾層,而更重要的是它仍然有巨大的發展潛力,雖然現時在電子競技比賽中奪冠的獎金、轉播費與贊助費不能與真實的足球世界相媲美,但由於其受歡迎程度不斷上升,預計相關的比賽收益也將大幅增加,加上日後不排除會容許電子競技運動員的轉會操作。對於荷蘭球會來說,電子競技絕對是一個等待發掘的寶庫。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