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徒看群雄 (3) 白禮頓|Southamptons’ Stories

如果在開季前, 問你修咸頓、般尼茅夫和白禮頓, 哪一支南部球會經過半季後會排在最前, 相信沒有多少人會選擇白禮頓。英國當地的球評家和博彩公司亦看淡白禮頓的前景, 認為他們會是今季的降班隊伍之一。著名英國傳媒Guardian的專欄作家更普遍覺得「海鷗」會「墊底」完成球季。事實上, 直至今天白禮頓已經得到廿一分, 他們的降班賠率仍是僅僅高於史雲斯、西布朗和般尼茅夫, 可見他們仍不太相信這支英超新軍的前途。(參考: Premier League 2017-18 Preview)

球評家指出當中原因, 第一個, 也是最重要的原因, 就是對領隊赫頓 (Chris Hughton) 的懷疑。2010-11, 身為紐卡素領隊的赫頓, 領軍16場, 成績是4勝、5和、7負, 以17分排行中游, 結果還是被裁掉。也許球迷和管理層確是沒有足夠耐性, 但赫頓領軍下的紐卡素 – 擁有高洛仙尼 (Fabricio Coloccini)、荷西.安歷基 (Jose Enrique)、路蘭 (Kevin Nolan)、祖爾巴頓 (Joey Barton)、古迪阿利斯 (Jonas Gutierrez) 和安迪卡路爾 (Andy Carroll – 亦真的踢不出最高水平。繼任的柏祖 (Alan Pardew) 卻在餘下的22場聯賽, 取得6勝、9和、7負, 顯示兩人的分野。

赫頓總是解決不了球隊攻力不足的問題。在諾域治的首個球季, 他帶領球隊取得不錯的成績, 排聯賽第十一位。可是, 球隊的入球數字卻由52球跌至41球。下一季更離譜, 在他被解僱前, 諾域治在33場聯賽只攻進26球。疲弱的攻擊力, 令球隊最終降班收場。無可否認, 赫頓在低組別的成績很不錯, 而這種落差亦正是球評家質疑他「比上不足, 比下略有餘」的依據。

 

另一個原因是陣中球員欠缺英超經驗或者級數。就算部分球員如鄧克 (Lewis Dunk) 或洛卡特 (Anthony Knockaert), 已經在較低組別打響名堂, 但他們始終未曾在最高級別的聯賽, 證明他們有力立足。達爾.史提芬斯 (Dale Stephens)、杜飛 (Shane Duffy)、蘇利.馬治 (Solly March) 和格倫.梅利 (Glenn Murray) 更被認為只有英冠質素的球員。

過去幾季, 也有球隊建基於「衝超」的班底, 再針對性購入球員提升實力。白禮頓的兩個「鄰居」——修咸頓 (2012-13) 和般尼茅夫 (2015-16) ——正是依照這個方針組軍。當時, 兩軍同樣擁有大量欠缺英超經驗的球員, 他們在升班的夏天, 針對自身的不足而收購更具級數的球員。白禮頓亦依循這個方向組軍。去季正選門將史托達 (David Stockdale) 決定離隊, 會方由華倫西亞簽下澳洲國腳馬菲.賴恩 (Mathew Ryan)。右閘位置, 他們為老將般奴 (Bruno Saltor) 找來替補, 也許是長遠接班人舒洛圖 (Ezequiel Schelotto)。鑑於中場整體實力的不足, 球會先簽下德國中場哥斯 (Pascal Gross), 再以破記錄的一千萬鎊購入荷蘭中場普柏 (Davy Propper), 和引進哥倫比亞翼鋒伊斯基亞度 (Jose Izquierdo)。這些收購都大大提升了白禮頓的實力。

 

 

赫頓繼續其一貫以守為先的風格, 以4-4-1-1為基調, 按情況略略調整為4-4-2 或4-2-3-1 陣式。門將為馬菲.賴恩, 我認為是上半季最受忽視的門將。賴恩至今保持了七場「清白之身」, 僅僅少於古圖斯 (Thibaut Courtois)、迪基亞 (David de Gea)、施治 (Petr Cech)、艾達臣 (Ederson) 和樸比 (Nick Pope)。他的63次撲救和23次迎接高球, 分別排在聯賽的第4和第3位。賴恩的位置感很好, 往往站在一個有利位置, 令他面對對方的射門時, 能夠及時封位, 加上他穩打穩紮, 極少犯錯, 令實力不強的白禮頓, 成為聯賽失球第七少的隊伍。

由於整體實力不強, 後防球員的欠缺速度, 赫頓基本上都安排中後場球員留守低位。兩名中堅, 身高1.92米的鄧克和1.93米的杜飛, 都是頗為傳統的英式中堅, 身型高大、頭球出眾、攔截硬朗, 缺點是速度慢、用球能力普通。鄧克雖然不幸地三度「擺烏龍」, 但他卻是陣中不可或缺的一員。32次的封阻, 比般尼的一對中堅美爾 (Ben Mee) 和達高斯基 (James Tarkowski) 更多, 排聯賽第一位。36次的攔截, 亦是英超中第八多的後衛。杜飛的數據不比拍擋失禮, 27次封阻 (聯賽第4)、93次爭頂成功 (聯賽第6)。兩人都有頗為明顯的弱點, 尤其應付對手穿透性的傳球, 和偶爾不夠集中而走漏對手, 然而以首次征戰英超來說, 他們的表現都合格有餘。

他們前面的達爾.史提芬斯是另一位無名英雄。他留守在鄧克和杜飛身前, 擔當「留守中場」保護整條防線, 並並視乎隊友出擊的情況移到邊路, 彌補翼衛上前助攻留下的空位。荷蘭中場普柏的表現, 反而未如預期般亮眼。他既要負責中場防務, 又兼顧串連前後場, 暫時顯得兩面都不討好。

右閘是隊長般奴, 聯賽上陣17場。他攻優於守, 常常不惜氣力, 跑到最前方提供側擊。這種踢法對年紀偏大的他造成不少的消耗, 故赫頓在十二月不時收起他, 避免頻密的比賽耗盡這位37歲的球員。左閘則由喀麥隆國腳邦治 (Gaetan Bong) 和奧地利國腳沙特拿 (Markus Suttner) 輪流上陣, 二人都只踢得平平無奇。

 

 

剛才提到赫頓的毛病, 是他麾下的球隊入球量總是很少, 似乎表示了赫頓無法提升球隊的進攻力。二十輪比賽, 只攻入十五球, 僅多於排名十九的西布朗和二十的史雲斯。現時的首席射手格倫.梅利只得五個入球。他的4-4-1-1, 只有四名球員主要負責進攻, 右邊的內切翼鋒洛卡特, 進攻中場哥斯, 這兩個都是常規正選。至於左路, 赫頓傾向重用協防效率較強的蘇利.馬治, 多於偏重攻擊的伊斯基亞路。前鋒方面, 能力平平但目標明確的梅利, 因為較適合領隊的戰術佈置, 故比以色列前鋒希密特 (Tomer Hemed) 更得赫頓歡心。

白禮頓的進攻套路, 差不多只倚重兩路側擊。右邊洛卡特會不時內切, 讓出整條通道給後上的般奴。左邊的邦治或沙特拿則和馬治互相協助, 尋找傳中機會。他們有13%的攻門來自對手的六碼區, 比例是全個聯賽最多的, 印證他們的戰術中, 相當重視傳中予中鋒衝擊小禁區。這樣單調的進攻模式, 效率欠佳, 「海鷗」場均8.8次的射門和2.7次命中目標, 均只優於史雲斯。既然難以製造機會, 入球量低就不難理解了。

球隊能夠攻下十五球, 和其中兩人有莫大關係。第一個是法國人洛卡特, 這位當年令李斯特城和英超席位擦身而過的悲劇人物, 於英國南部有很好的發揮。此子速度快、擅於盤球且願意與隊友配合, 是白禮頓穩守突擊時的重要人物。洛卡特的入球和助攻各一, 並未能有效反映他對球隊的重要性。其場均0.8次傳中、1.1次關鍵傳送, 是全隊第二多的。

要數到他們的最佳球員, 必然是德國中場哥斯。哥斯暫時為球隊射入四球、助攻五次, 合共製造九個入球, 佔了全隊的60%, 成為陣中最重要的一員。他場均1.8次傳中和2次關鍵傳球, 都是第一位。哥斯的另一個看家本領, 是數字說明不了的。我看過白禮頓的多場比賽, 德國人很懂得游走於對手的半空間 (Half Space) 中, 靠靈活的走位拉散對手, 為隊友創造空間。

 

上半季的白禮頓, 確有很多不足之處。然而, 我很欣賞這支充滿活力的球隊, 無論領先或落後, 都充滿朝氣地上上落落, 給我一種不會輕易放棄的感覺。赫頓手上的兵源有限, 如果遇上傷患潮, 或個別核心球員缺陣, 下半季勢必急轉直下。赫頓和他的球員, 要擺脫「比上不足」的標籤, 至少要以護級成功來證明。

(這是「南部三雄」的第一篇)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