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術分析:阿仙奴vs車路士|論足球

新一年的第一場Big 6對決,阿仙奴和車路士在舟車勞頓的聖誕賽期間,合演了一場充滿激情的比賽。這場比賽受幾個背景因素所影響,阿仙奴因傷兵滿營被逼派上張伯斯和賀定兩名大後備,也承受著巨大的搶分壓力。此外,雙方都飽受頻密的賽程折磨。在排陣上,車仔以一貫的3-5-2陣式迎戰,而雲加則在中堅荒的情況下都堅持變陣,改踢少見的3-5-2陣式,可見他對其戰術部署的決心。縱觀整場比賽,阿仙奴大部分時間取得主導權,但防守上的弱點盡現;車仔踢法較為被動,但透過反擊和對手失誤取得入肉的攻勢,惟莫拉達未能把握。雙方握手言和,都算是合理的賽果。

【車路士的中場壓逼】

今仗干地雖有意減低壓逼強度,但在雲加突如其來的變陣下,似乎出現了顯著的漏洞。阿仙奴過往即使踢三中堅陣式,都只會是3-4-2-1,而非3-5-2,兩者分別看似微細,但已足以影響防守系統上的部署。在干地的部署底下,車路士只會在施治開龍門球或對手傳球失誤時上前壓逼,其餘時間主要在中場線附近的區域佈陣,踢法較為被動,相信是作客、疲態和阿記防守反擊的能力所致。不論是上前壓逼抑或中場防守,部署極為相似,同樣在邊路設置逼搶陷阱(Pressing Trap)。當阿仙奴將皮球傳到左右中堅張伯斯和賀定的腳下,近邊的中鋒就會上前壓逼。莫拉達和夏薩特負責遮掩回傳予梅斯達非和施治的傳球路線,逼使他們在邊路推進。理論上,近邊的中場都會移到這邊壓縮空間,但翼衛阿朗素或摩西斯卻會預留些少空間予比爾連或Niles,令持球者只有翼衛一個短傳選擇。若中堅仍然堅持傳球予翼衛,這時候車仔就會全力壓逼,嘗試重奪控球權。這部署在開賽初段成功了幾次,但其後就不太有效,或許與阿仙奴的陣式變化有關。若是預期中的3-4-2-1,車路士的三人中場理應可在中路取得3v2的人數優勢,法比加斯和巴卡約高可更主動地壓逼對方兩名防中,而司職正防中的簡迪則可稍為墮後,兼顧在防線之間的空位的奧斯爾和山齊士。同時,因前線只有拿卡錫迪,三中堅可以更主動上前迎接奧斯爾和山齊士。然而,在雙方都踢同樣陣式的情況下,中場的人數優勢不再存在。從下圖一和二可見,由於前鋒(夏薩特)只是封阻橫傳路線,近邊的中場(法比加斯)會負責上前對波,這令他們在中路出現人數上的劣勢,沙卡便經常可以墮後並且在毫無壓逼的情況下控球。沙卡的空位是基於簡迪無法上前壓逼,除了上述本身較保守的角色外,他亦要兼顧遮掩中路的其他傳球路線,在被牽制的情況下唯有放棄沙卡守住中路。再者,車路士的壓逼有好幾次都缺乏一致性。前鋒無緣無故上前壓逼,令球隊失去縱向的緊密性,對方可以輕鬆地將皮球運到中場腳下。而且,負責引領壓逼的兩名前鋒都非費明路、捷西斯等勤於走動的球員。以上因素再加上強度不足,令中前場防守出現不少漏洞,阿仙奴的後場推進頗為暢順。

圖一:車路士的壓逼漏洞:邊路的人數優勢造成邊路的劣勢

 

圖二:車路士的壓逼漏洞

【阿仙奴的防守漏洞】

另邊廂,阿仙奴的壓逼部署略有不同,更為進取外佈陣上亦有些少分別。他們通常會在高位壓逼,尤其是左路,將第一道防線設置於對方的禁區外。當皮球運過三閘線後,他們就會退後到中場進行區域防守。與車仔相似,觸發壓逼的時機同樣是當正中堅傳球給左右中堅之際,但分別在於這時候他們已經會嘗試封鎖所有傳球路線,逼使對方長傳。這佈陣從圖三可清楚見到,山齊士的弧形走動,中場和翼衛上前盯人,艾斯派古達唯有以長傳推進。換句話說,車仔的部署是希望透過陷阱在中前場取回控球權,而阿仙奴則企圖以後衛的高空優勢在後場重奪控球權。高位壓逼令車仔基本上無法順利地從後場組織,但想不到取而代之的長傳偶爾換來意外收穫。莫拉達的其中兩球單刀與夏薩特的其中幾次左路發難,其實都是來自簡單的長傳。這反映了阿仙奴在今仗處理長傳方面的兩個問題:一,中堅質素問題,制空能力有限,默契亦有待改善,有至少兩三次都出現誤會;二,中場回防效率太低,推前壓逼後未能及時回後,令中場區域出現大片空檔,搶第二點十分輸蝕。因此,車仔以幾個簡單長傳,已能憑著摩拉達的制空能力,夏薩特的個人質素和中場球員的後上,暴露了阿記後防的弱點。因此,雲加的防守部署在方向上正確,但在實行上卻受制於球員的能力。

圖三:阿仙奴的高位壓逼,目標是逼使對方長傳

 

【車路士後場組織與阿仙奴的反擊】

足球上一切的戰術,都是以球員為基礎。心知雲加會積極搶分,干地亦有備而戰,在進攻陣形上作出針對性的變化,務求加大重心球員夏薩特和法比加斯的影響力。上面提過,車仔今仗踢法較被動,亦某程度上受制於對手的高位壓逼,控球時間比平時少,但其陣形依然顯而易見。站穩陣腳後,車仔主要由左路推進,將攻勢集中在上述的兩人身上,也可以針對拿卡錫迪較弱的壓逼效率。從圖四和五可見,當球運到卡希爾的腳下時,會引發隊友的一連串走動,目標是拉開左路輔位的防守者,擴大夏薩特可用的空間。法比加斯會從左路輔位移到貼近邊線的位置接應並負責發動攻勢,他的位置令韋舒亞要離開中路位置對波;阿朗素會因而推前,在左路佔據更前的位置,亦牽制著比爾連;遠邊的巴卡約高會在右路輔位推前到最前線的位置,連同莫拉達令對手的中堅不敢輕易上前。巴卡約高進取的位置亦增加了夏薩特向前傳球的選擇。基於這個佈陣,夏薩特可在適當的時機墮後到較深的位置,嘗試接應法比加斯或簡迪的傳球,並在足夠的空間下策動攻勢和與隊友配合。數據顯示車仔接近五成的攻勢都來自左路,兩個入球也是從左路發動,夏薩特亦甚為活躍,干地在進攻上的部署可算成功。

圖四:車路士以左路為重的後場組織,令夏薩特有更多空間發揮

 

圖五:法比加斯拉開了韋舒亞,令中路有更多空位

可是,這個陣形同時減低了車仔由攻轉守的效率,令阿仙奴多番在攻守轉換時構成威脅。反搶,或預防反擊的重點在於陣形的緊密性和中路的佔據。在進攻時維持橫縱向的緊密性,可拉近球員與皮球(反搶區域)的距離。而佔據中路的球員可隨時移到左右兩邊反搶,覆蓋範圍和靈活性大得多。然而,在車路士不對稱的陣形下,中場球員法比加斯和巴卡約高分別移到邊路和前線,只有簡迪一人留守中路,整個結構甚為鬆散。這令他們在失去控球權後未能迅速壓縮皮球附近的空間,也影響了回防的效率。更重要的是,巴卡約高的壓前經常令右路輔位出現大片空檔,而這正正是奧斯爾和山齊士活躍的地帶。因此,正如圖六和七,阿仙奴在重奪控球後可在壓逼不大的情況下,將皮球運到奧斯爾的腳下展開反擊。值得一提的是,奧斯爾今仗盡顯功架,在更深的位置主導進攻,不時又會現身於簡迪的盲眼位串連攻勢。無論是組織抑或反擊都構成不少威脅,在防守端的表現也不失禮。回到干地的佈陣,以上情況反映了新的部署未能達致理想的攻守平衡,若未來兩戰要重施此技,在這方面要再作改善。

圖六:車路士的進攻陣形令阿仙奴,尤其是奧斯爾,有更多空間反擊

 

圖七:阿仙奴的轉守為攻

 

【一比一後的混戰】

夏薩特扳平後,比賽的局面變得混亂。一方面阿仙奴求勝心切,固然大舉進攻。另一方面,車路士盡顯疲態,被逼換走兩名重心球員,失去了控制球賽的能力。爭前四的形勢嚴峻,阿仙奴在被扳平後明顯更為進取,踢法變得急進和直接。這影響了他們進攻的節奏,也出現了很多不成熟的傳球決定,如踢過頭波給兩名前鋒。奧斯爾亦返回慣常的右路進攻中場位置,基本上不會回防。而韋舒亞亦頻頻壓前,減低了中場的對抗能力。第二個失球就是例子之一,車仔在中場奪回控球權後阿仙奴壓逼不足,讓韋利安可在充裕的時間下立刻轉向。其實車仔這套路在比賽中多次出現,Overload左路然後轉向,孤立Niles形成1v1,但直到八十幾分鐘才有收穫。另邊廂,干地將夏薩特和法比換走,相信是聖誕快車所致,是逼不得已的做法。此調動加上球員的疲態令他們在尾段完全捱打,最後無法守住勝果。

 

【總結】

總括而言,雙方領隊的部署都各有長短。雲加透過突如其來的變陣和壓逼取得主導權,但在人腳不齊下堅持踢三中堅幾乎鑄成大錯。干地陣形上的部署促進了夏薩特的發揮,但未能達致平衡,防守上有不少漏洞。未來幾星期雙方會再次交手,兩位領隊必定以這戰為鑑,將為不受重視的盃賽增添不少趣味。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