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個網球世代 | 聞西

除了足球,筆者也一直熱愛網球運動。一個星期打2、3次就一定走唔甩。

前陣子,因為在網球運動作些新挑戰,有機會和很多現任的網球教練作交流。其中一名本地頗著名,外型英俊似馬德鐘的教練,說了一句話令我印象深刻。

這位教練說:「這年代的網球手,力量是明顯大了,打出來的球也多了利用旋轉。但比賽的可觀性和球員的腦筋,跟20年前那批的確無得比。」

他用女網的軒姬絲(曾經主宰女網球壇,曾因被懷疑吸食可卡因被罰停賽,近年在雙打賽東山再起)為例子,和現代的威廉絲姊妹和夏立等作比較,並叫我多看軒姬絲的片段和她的打法。的而且確,軒姬絲打網球的冷靜和計算,和現在的網球手比完完全全是另一個境界。

軒姬絲揚威97年澳洲女單公開賽

前陣子在家看Now Sports直播辛辛那提大師賽決賽,男單決賽是由保加利亞中生代球手「小費達拿」迪米杜夫(Grigor Dimitrov)迎戰澳洲的網壇超新星「壞孩子」尼克.基域奧斯(Nick Kyrgios)。評述的前港隊教練錢偉文在直播中一次又一次說他本來寄予希望的基域奧斯在比賽中只給大家看到驚人的力量和完美的運動員體格;但網球意識薄弱,甚至網前打截擊球(Volley)的能力也不好,多次volley回到中路給對方的迪米杜夫任打。

澳洲的網壇超新星「壞孩子」尼克.基域奧斯(Nick Kyrgios)

力量、體格、速度,是網球界的關鍵詞;但是技術的全面性和閱讀比賽的腦筋,和以往比較確是大有不同。這觀點其實在足球界也類似,筆者常常認為現實的中堅選材標準太講力量、體格、速度,令一班真正擅於防守、位置感佳、有路數有意識、但不高不快的「包位型「後衛苦無出頭天。我們在說以往AC米蘭傳奇巴里斯(Franco Baresi)防守能力有多好的同時,現今球壇又是否有空間去容納一位身高僅1米77,而且慢的後衛又是另一回事。選材準則不同,也令比賽賽失去了一點重要的元素。

而在網球界,力量、體格、速度就只會愈來愈被重視。這會是骨牌式的效應,也是不歸路。因為網球是個人運動,對方給你思考的時間愈短,甚至很多時一切也是半秒之內發生,因為現在的球很多時也是以180+km/hr 球速飛向你面前。只能慨嘆,網球的比賽,確實難以回到20年前的全面和好看。但新一輩的又習慣了,均以球速和旋轉度去衡量球員的能力,其實這是可悲的現象。

要有技術有力量,靈活,底線,網前,發球全部齊,又有腦筋,泥地、草地、硬地均平穩的……可能「費天皇」費達拿退役之後,這樣全面的網球手便會蕩然無存。祖高域的網前,拿度的發球,從前也不是時常被批評嗎?

看看新一輩的球手,基域奧斯、施華利夫(Alexander Zverev)、積-索克(Jack Sock)、添姆(Dominik Thiem),講全面性比起現時big4 (費達拿、祖高域、拿度、梅禮)甚至又再差了一點。

愈來愈少思考和腦筋的的網球世代,令人可惜。

筆者其實並非費達拿的球迷(筆者喜歡看祖高域,現在低潮期也是),但當然欣賞費天皇的球技。在這年頭,這樣全面的網球員也買少見少。甚至我大膽認為,費天皇是網球歷史上最好波最全面的球員。但已經年屆36,費天皇在網壇也是時日無多。他和足球界的美斯不同,大家也不必等到費達拿退役之後才肯定他的偉大,而大家對美斯則還是議論紛紛。

費天皇和拿度的對決,其實就是足球界的美斯和C朗。大家可能欣賞了10多年了,成為一種習慣,當中當然也有祖高域和梅禮間中上世界第一。但是,這一批球手已不再年輕,未來的網球界能否似已往10年般豐盛? 看到球壇近數年的趨勢,筆者甚有保留。

就如足球界的施丹、列基美、柏金這些優雅而食腦的10號/9號半,現在在這講對抗講速度的足球壇漸漸消失,你能感到不可惜嗎? 明白大勢所趨,但只能感嘆:也許球會打得愈來愈快,愈來愈多旋轉。但球味,真的不能用這些去衡量。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