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看2017/2018的球壇新趨勢 | 聞西

這是筆者近期看不同比賽所得出的一些觀察。 下列趨勢是否足球界的未來尚未可知,姑且和大家分享,或許可能這戰術趨勢也會出現在今夏的世界盃之中。

1) 雙箭頭運用上的改變

體嘢之前已經有多篇文章講雙箭頭的普及化。原因有幾個:

——隨著球壇越來越多球隊使用三中堅的陣式,單箭頭的威力已經不過足以摧毀對方三名中堅組合成的嚴密防線;

——能滿足現在前鋒繁複要求(停、傳、頂、射、速度、體型、迫搶、反擊)的全能中鋒近年有點斷層,選擇稀少,所以禁區附近要有另一位球員幫助分擔責任。

由於這世代講求中場的爭奪和支配,正所謂「得中場、得天下」,踢了雙箭頭不是令中場少了人手嗎?當然教練有不同的鋪排去拆解。打開三中堅的只是順利成章打3-5-2(如季初的曼城試過,賀芬咸、法蘭克福、阿特蘭大和拉素),令中場確保有五名球員之餘也有兩位射手在禁區附近;而打4-4-2的,便要在前鋒的選材方面下功夫。

由於少打了一名中場,在4-4-2的陣式,兩名前鋒便要以流動性和跑動去彌補少了一個中場的缺點。兩名前鋒要有足夠的跑動、體能、換位(interchange)和迫搶的能力,這變了是前鋒選材上的改變。

從前雙塔的雙箭頭組合,固然很難重現,但球壇出現了更多流動性極強的雙箭頭組合。利物浦近期有排出4-4-2的陣式,便是由沙拿和費明奴任雙前鋒;慕遜加柏的4-4-2,雙箭頭史甸度和拉菲爾合作多年,也是以技術、創造力和流動性去彌補少了一名中場的缺失。

最令人談論得多的便是鶴臣手下的水晶宮,鶴臣就很多時排出4-4-2的陣式,但在賓迪基受傷期間,前鋒組合便由唐辛和韋法特-沙夏擔任。兩人均是翼鋒出身,有足夠的速度、技術和流動性。這組合甚適合打反擊的水晶宮,球隊的成績也能夠止跌回升。前季英超聯賽冠軍的李斯特城,也是以華迪和岡崎慎司的組合取得空前成功。而岡崎慎司在中前場的迫搶、扛人對抗、跑動拉扯出空位,正正可以彌補中場線少了一人的缺失。當然華迪的跑動能力和體能也無用致疑。

當然,2016年歐洲國家杯的冠軍隊葡萄牙,就是以C朗拿度和蘭尼兩名「翼鋒」踢雙箭頭而贏得賽事的錦摽。

一年之後,這種打法再進一步滲入球壇。

2) 單邊翼和「無翼陣」

西甲的幾支前列球隊,像皇馬、巴塞、馬體會、華倫西亞和維拉利爾都用上菱形442的陣式。和平排的442不同,這442很多時是打單邊翼、甚至不打「突破型」翼鋒。

以今季的巴塞和皇馬為例,中場是由四名中場中路的球員鎮守。 巴塞是以布斯基斯、保連奴、恩尼斯達和拉傑迪踢四人中場線,前鋒則由美斯和蘇亞雷斯包辦。 可見布斯基斯、保連奴、恩尼斯達和拉傑迪等四人均不是真正的邊路球員;皇馬則是以防中卡斯美路、中場的派牌人/節拍器摩迪和卻奧斯、再加上攻擊中場的伊斯高組成菱形4-4-2的陣式。

這4-4-2其實就有點像從前的菱形4-4-2,只是有點改良。

當然,馬體會在西甲也是這4-4-2的典範,4-4-2也是由他們帶回歐洲賽場。他們這一季也很多時以中路球員的高基任左翼,這也是高基今季上陣最多的位置。卡拉斯高或安祖-哥利亞,則會是另一邊線的選擇。但面對個別隊手,馬體會教練施蒙尼甚至會用沙奧-尼古斯任另一翼鋒;今季在西甲名列前茅的昔日勁旅華倫西亞,也是以4-4-2為主導,但除了葡萄牙翼古迪斯(Goncalo Guedes)外另一邊也是以中場出身的索拿 (Carlos Soler)作「偽翼鋒」,其實也很多時在中場偏右路幫手策劃。而古迪斯受傷期間,華倫西亞也會排出「無翼陣」,因為從曼聯外借加盟的巴西翼鋒彭利拿(Andreas Pereira)其實本身也是攻擊中場出身。

西甲固然是歐洲戰術的先驅。而看看歐洲各大聯賽也有這戰術普及的趨勢。德甲的萊比錫、慕遜加柏和弗賴堡,意甲的森多利亞和基爾禾、法甲的摩納哥、英超的利物浦等,也會排出類似的戰術架構迎戰不同對手。

為甚麼會多出現了單邊翼的套路?我的理解是教練希望在創造力和邊路爆破之間作出一個平衡。如打雙快翼+中場雙工兵的套路,中場中路卻欠缺創造力,誰在中前場穩定球權和作出致命傳送? 快翼是確保邊路有突破點和傳中;另一邊的「偽翼鋒」多由中場球員擔任,就是可以加強中路的滲入。

集齊兩樣元素,令進攻更立體。

今季的利華古遜踢出華麗的進攻足球,其實他們也是以類似配套在德甲重建聲威。當然利華古遜也會因應對手而排出三中堅陣式或四人防線,但他們打四人防線時,前場便有創造型(非爆點型)的布蘭特和突破型的利昂-拜利(Leon Bailey)作兩翼,18歲的小將夏弗斯任9號半輔助射手禾蘭特。這四叉擊各有所長,完全豐富了去季開始死起沉沉的進攻套路。

3) 防守中場角色上的模糊

現在球壇,除了傳控球隊都用上的「4號位」,其實賣掃蕩的防守中場已經買少見少,或開始出現斷層。也許除了簡迪外,球壇已沒有另一名實力接近的防中,加上簡迪技術根基紮實,這也是簡迪值錢的地方(才3500萬鎊?)。

巴塞、多蒙特、曼城、拿坡里和西班牙國家隊等都設4號位,就布斯基斯、佐真奴和懷高的角色。但這個逗得深的Holding Midfielder, 其實主要工作並非掃蕩,而是加強中後場的串連和抗壓能力。

現在,我們以往想見的「6號位」掃蕩型防守中場,現在功能上已經被一體化。像是以兩位box-to-box或工兵型的中場去分擔了一個防守中場的責任。隨著這趨勢近年直捲球壇,好的防守中場當然順理成章地慢慢斷層。

其實這並非單單是這一季內發生的事情,但是今季的影響力更明顯。差不多世界球壇的防守中場,只有幾位還令人留下印象: 克羅托內的文達戈拿,黃色潛艇的洛迪-靴南迪斯和其實本身是攻擊中場改造的史浩克04中場麥斯-美亞,實在寥寥無幾。

4) 「包波型」中堅的再一步消失

現在的中堅選材摽準太講力量、體格、速度,令一班真正擅於防守、位置感佳、有路數有意識、但不高不快的「包位型」後衛苦無出頭天。不難發現,很多球隊已經放棄了傳統「一摽一包」的中堅組合,變成「兩摽無包」。

我們在說以往AC米蘭傳奇巴里斯(Franco Baresi)防守能力有多好,多懂得包位的同時,現今球壇又是否有空間去容納一位身高僅1米77,而且速度慢的後衛又是另一回事。後衛選材準則的不同,也令一些甚有能力的後衛人才被埋沒。

包波好的中堅,要用時間去浸淫。他們除了位置感好,具經驗、路數,也能在防線提供一定的領導能力和提場,亦能助身旁的「上搶型」中堅成長。很多時,我們也看到一位老將中堅擔任這角色。像巴里斯,柏高美(Giuseppe Bergomi)和後期的哥斯達古達(Alessandro Costacurta)、簡拿華路(Fabio Cannavaro)和佩奧爾(Carles Puyol),便是擔任這 「包波型」中堅的角色。

隨着之前數年,球壇漸趨年輕化,又越來越視速度和力量為重點,31歲或以後的後衛已經被標籤為「廢老」、「無用」。這令一班中堅在進化成「包波型」中堅之前或之後不久,便已經被取代、甚至被球隊淘汰。

這也缺乏了薪火相傳的繼承,沒有了具經驗路數的大哥壓場,中堅位置講年輕化,一班年輕的中堅想學習也無從入手。

以往巴里斯帶着年輕的哥斯達古達,哥斯達古達作上搶的中堅;到巴里斯退下,哥斯達古達便任多作包位的角色,具速度的馬甸尼便任上搶。球員進化,也是一種增援。

但如中堅的年輕化,令到「包波型」中堅再難以出現,這角色又如何繼承?「32歲的中堅是時候退休」,本來是一個荒謬絕倫的講法,根本這就不可能一概而論。現代足球講求力量、身高、體格、速度(中堅甚至也需要一定腳下功夫和傳送能力)……但是位置感,經驗、路數和提場這些老中堅才有的特質,已經進一步被忽視。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