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物浦vs曼城戰術分析:高普的壓逼部署及阿古路的問題|論足球

曼城的不敗身終被打破,利物浦有效的高位壓逼是今仗的一大勝負關鍵。

在高普的部署下,利物浦在比賽頭十五分鐘以極高強度的高位壓逼,嘗試在初段令對手無法入局,同時在心理狀況上奠下優勢。當頭幾次上腳都嚴重受壓,曼城球員的心理上會形成一種認知,潛意識下他們會預期和提防同樣或類似程度的壓逼。這部署容許利物浦之後可減低強度以保留體力,在適當的時機才施壓,但同時仍可將比賽的整體節奏維持在一個有利自己的水平,令曼城無法在一貫的節奏下組織攻勢。除了比賽初段和第二度領先後的一段時間,整體而言利物浦雖在高位佈防,但壓逼強度不算特別高。

 

在4-3-3的陣形下,費明路會留守在兩名中堅之間的中路位置,兩翼則佔據中堅與閘位之間的空間,張伯倫和韋拿杜姆負責看管根度簡和迪布尼,而安利簡就在中路包抄和掃蕩。上面提過,高普的球隊在某些情況下才會施壓。除了一般常見的壓逼時機,如低質素的傳球/控球,垂直向後且相對上遠距離的回傳等等,利物浦的壓逼部署主要針對費蘭甸奴以及左右兩閘,即下圖所展示的兩個情況。

先談第一個情況,即針對費蘭甸奴的壓逼。在這佈防下,當奧達文迪和史東斯持球時,除非他們引球前進,費明路都甚少上前施壓,只會引導對手傳球到不利的位置。基於上述的基本設置,安利簡較深的位置和另外兩名中場的角色,中路的費蘭甸奴在起始時相對上會有最多空間,是曼城後場的Free Man。再加上費蘭甸奴一向是曼城組織的策動者,兩名中堅自然會將皮球傳到他的腳下。這時候,紮根在中路的費明路和安利簡會由前後兩方一同全力壓逼費蘭甸奴。兩面而來的對手令他難以兼顧,要重新調整自己的視野(Field of View),因此多數只能立刻傳球給最近的隊友。這意味著皮球仍留在同一個區域,接應的隊友同樣受壓,所以往往只能以長傳逃離壓逼,甚至被防守者打斷控球權。

第二個情況則集中在左右兩閘身上。今仗利物浦的左右兩翼明顯比平時佔據更前的位置,由平時的4141變為類似433的佈陣。兩翼佔據住中堅和閘之間的位置,與兩閘維持著恰當的距離的同時,又可在輔位協助遮掩通往根度簡或迪布尼的傳球路線。當皮球傳到兩閘的腳下,壓逼就會啟動,由沙拿或文尼引領。翼鋒會明顯地遮掩返回中路的傳球路線,逼使曼城向邊路發展,或者回傳給身後的中堅,但這並非理想的選擇,因為中堅處於一個靠近邊線的「死位」,回傳後費明路必定上前壓逼,難以再轉邊。而兩翼都一樣,因為高美斯和羅拔臣都壓得很前。面對這狀況,根度簡或迪布尼有時會拉到邊線,增加中路的空間予阿古路墮後,或嘗試以Wall Pass傳球給費蘭甸奴,透過他再轉邊,正如圖二中右邊的情況。不過,當費蘭甸奴接應後,由於利物浦的防守已徹底移到近邊,他附近的空間會被幾名防守者圍繞,而費明路和多數是安利簡又會從兩個方向施壓,令他難以作出理想的選擇。再者,今仗費蘭甸奴控球時身體方向的問題原形畢露,很多時未能洞悉身後的空間以逃離壓逼,進一步影響了球隊的組織能力。

最後,除了特定的部署外,利物浦球員的意識和紀律亦令人佩服,壓逼的時機、遮線和補位都可圈可點。

利記球員具備頂級的身體質素和跑動能力,讓他們有條件以極高的強度進行壓逼,但這只是基本要求。更重要的是如何有系統性地壓縮空間,從而操控對手的Decision Making 和技術執行。「壓逼的重點在於空間的控制,而非跑動和勤力。」此句出自傳奇領隊沙基(Sacchi)口中,其精髓被高普的利物浦於今仗完美演繹。

整場比賽,曼城後場組織時處處受壓,唯獨透過下圖顯示的走位配合和斜線長傳可順利推進。由於迪布尼和根度簡被緊盯,哥迪奧拿便希望透過他們的走動拉開防守者,在近邊輔位的區域製造空位,讓阿古路墮後串連。這走動經常出現,是曼城後場組織的主要套路,持球者也多數能在適當的時機作出傳送,但阿古路的發揮實在令人失望。他的Decision Making未如理想,全場錄得8次失去控球權及5次控球失誤,浪費了不少組織機會。其實,阿古路的問題今季一直存在,其踢法在攻守兩端都與哥帥的要求格格不入,這亦不禁令人想起山齊士的轉會風波。曼城基本上已放棄了這單交易,但個人認為這非明智的決定。山齊士走動上的意識及靈活性高,也擅於墮後組織,上述的配合若是發生在他身上,必定有截然不同的效果。如今放棄了他,曼城在夏季轉會窗起碼要花費兩倍的價錢才可找到質素相近的進攻球員。從曼城的角度看,失去三分事小,人腳上的問題事大。這場比賽充分反映出山齊士交易上的失敗可引致的潛在問題。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