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浪過後,碧海藍天——2017年末記長崎航海|星庭

即使是冬天,位於日本西部的長崎仍很溫暖。但在2017年年初,長崎球迷的心冷是前所未有的。2016年表現最好的永井龍、打滿全部比賽的門將大久保択生等16名球員一起離隊,新增的球員幾乎全是來自J2弱旅,或是年輕沒經驗的小將。他們上季只排在第15名,看上去今年會更差一些。

更糟的事出自場外。2017年2月的調查,使長崎航海高層東窗事發,包括社長在內全部辭職。他們偽造了2015-16年45次主場賽事的觀戰人數,以此維持廣告收入。為此,長崎航海被J聯盟公開處罰。即使如此,長崎航海陷入更深的財政危機,新訓練場建設和財政的不透明引發猜疑,連續兩年赤字,2017年甚至傳出開不出員工工資。J聯賽規定,連續3年赤字的球會將取消職業聯賽資格,降入第四級別。長崎航海距離深淵只有一步。

球員的努力和政府的支持改變了這一切。在流言不斷的二三月,主教練高木琢也和他的新弟子們打出三連勝,擺脫開季低迷,回到競爭行列。政府和當地企業先後幫助長崎航海聯繫東京公司NOVA與本地企業JAPANET,最終後者從常年贊助商身份更進一步,全資收購,JAPANET的創始人高田明直接接管。短短2個月內,長崎航海轉危為安。

JAPANET的實力和政府的大力支持,讓長崎球員沒有後顧之憂。很多人都有證明自己的想法。球隊的主力射手桑馬射入11球,在聯賽的前後段均有關鍵表現;在桑馬19輪球荒時,三位射手共同分擔了入球責任,替補中場中村慶太更是屢立奇功。曾重傷的廣島替補門將增田卓也,在群馬不為人所知的後衛乾大知,剛剛大學畢業的年輕中場翁長聖,在清水荒廢2年的射手澤田崇。賽季前沒有幾個人看好這些球員,但他們成為了今年長崎的絕對主力,取得隊史紀錄的5連勝,從落後第二名11分的狀況下奮起直追,拿到80分和直接升班資格。

長崎航海的出色表現吸引了更多的球迷,而他們一直記得自己屬於這片土地。長崎航海今季主場拿到15勝、49分、只失12球,均是J2聯賽最佳。

高木琢也

​戲劇化的一年,隊史第一次升入J1聯賽,長崎航海主帥高木琢也當記頭功。

年齡大一些的日本球迷都知道高木琢也,一位1米88的中鋒,在國家隊射入27球,綽號「亞洲大炮」,名噪一時。他的職業生涯主要在廣島三箭及其前身馬自達,但他也始終沒有忘記自己的家鄉長崎縣,退役後成為長崎縣諸多活動的代表。高木琢也曾做過一段時間球評,2005年,他第一次回到球隊作為技術指導,接手正是長崎航海,當時,球隊還在九州聯賽競逐。

經歷過帶領橫濱FC升班的輝煌,渡過了在熊本每況愈下的磨礪,2013年,家鄉球隊長崎航海正式升入J2,雙方一拍即合。

高木琢也踢球時因性格敦厚受同僚和球迷喜愛。做教練後,他更是低調隱忍、默默耕耘。5年間,長崎航海兩次經歷升班附加賽失利,兩次十名開外。種種不順沒有改變高木琢也的決心。高木琢也不僅培養年輕球員,重視長遠發展,更是在教練組人選上下足功夫,外界對於他在教練組方面的強化評價極高。現在的長崎航海在球會方面已頗具規模,青訓隊自U12起陸續發展,球探能挖掘中村慶太、翁長聖等大學球員,能在失血後迅速找到適合本隊的球員。這裡已經完全成為了「高木之隊」。

高木琢也來到長崎後熱衷於三後衛打法。根據球員特點和氣候特徵,長崎航海戰術以防守為主,重視體能,進攻強調邊路配合傳中,打法簡潔明瞭。整支球隊特點鮮明,他們攻入對手final-third的次數竟是聯賽最少,各項進攻數據聯盟靠後,但死球破門高達32球,超過全部入球的50%。過去三年,長崎航海每季和局都超過15場,和局太多限制了球隊的積分。今季長崎能取得如此多的勝利,跟新援的決定能力、全隊的精神鬥志分不開。

地緣足球

長崎航海曾是標準的「縣民球隊」。它的前身是有明町球隊與國見高校畢業生們一起構建的「有明SC」,05年改名「長崎航海」後,球隊一直沒有大企業贊助,能夠生存發展,全靠球迷的熱情和地方政府、企業的支援。但在成為職業隊後,完全的自治出現不少問題。高層更迭過快,部分有政治目的的人士參與球隊,使得長崎不能順利發展。

2017年JAPANET接手,長崎航海變為企業球隊,球隊一直強調的地域聯繫沒有改變。長崎迫切需要改變此前混亂的經營結構,裁減冗員整頓高層,擴大宣傳。在這方面,新東家有得天獨厚的優勢,他們的財力足以支撐近2-3年的改革,媒體出身,對球隊宣傳和包裝大有裨益。高田明早早表示,球隊的目標是自負盈虧,長崎市有很好的足球基礎,經濟狀況也不錯,這個目標不難實現。

今季季中,長崎強化部長一職空缺。在長崎各足球領域打拼多年的竹村榮哉實際上負責引援工作。他深知球迷感情維繫對球會的重要性。目前,長崎已簽下FC東京老將德永悠平,他不僅是本地人,也是當年長崎國見高校黃金一代的人物,很多球迷都記得他。球隊還曾試圖引進遠藤保仁增加吸引力。

更廣闊的海

2017年初,存在種種問題的長崎沒法留下好球員,他們的一隊工資相加不到3億日元,不到普度斯基一人年薪的一半,是有史以來J2升班球隊、J1球隊中最低的,甚至有人評價「以後絕不會有球隊以如此低的年薪完成升班」。

超低年薪的2017一线队超低年薪的2017一隊

以如此實力,征戰J1聯賽難度可想而知。長崎航海可改變的空間很小。很多球員與球會、與高木琢也有感情,作為升班功臣,他們不願離開,也不會離開。但應看到,長崎的進攻實力即使在J2也只算中游,如沒有強力外援加盟,僅憑目前球員恐難達到J1標準。

長崎有著相當特殊的氣候,全年溫暖,夏季濕熱。不僅溫度高,濕度也大,還經常伴隨大霧和強風。長崎航海很會利用主場優勢,過去5年,他們每個夏季主場都罕有敗績。長崎升到J2的第一年就打到前6名,正是因為很多球隊不適應長崎主場。來年不少J1球隊從沒來過這裡踢球,這會是長崎護級的優勢。

從降班候補到直接升班,2017年的長崎書寫了童話。明年會是一個更美的故事嗎?更廣闊的海域已敞開,讓我們拭目以待。

(作者介紹:星庭,本名婁一峰,現職樂視體育評述,在中國國內有「J-League教主」之稱。研究日職十年,評述五年,撰寫文章數百篇。葡超丶美職棒丶日職棒等亦鑽研多年。喜歡二次元。)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