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神入魔,是鯰魚?是惡鯊?| BLnaze的足球札記

「為了讓沙甸魚保持活躍,漁夫將一尾稔魚放到盛器當中,惰性的沙甸魚為求活命四處游竄,漁夫因而獲得新鮮的漁產」──後人將這種引入強者,從而激發弱者變強的行為稱為「鯰魚效應」(Catfish Effect)。

從夏天已經成為轉會市場紅人,山齊士(Sanchez)的下家一直成為媒體爭相討論的目標,最終曼聯(Man Utd)成為贏家奪得冬天轉會市場的「大牌」。但媒體與球迷界之間對是次交易的討論仍未平息,各方對於曼聯以「高價」買入只剩半年合約的山齊士持有兩極的態度。

【鯰魚效應,激活弱者的強者?】

無球跑動不足、持球者「一停二望三回傳」、反擊傳射時機猶豫不決,陣地戰中路滲透能力疲弱,曼聯入球數名列英超第三,卻在場面上顯得步履蹣跚,呆板苦悶。曼聯引入山齊士目的顯而易見,智利人的有球能力與強強對話決定時刻的發揮足以將紅魔鬼的進攻提升一個檔次。

自連加特(Lingard)移鎮中路解放普巴(Pogba)及盧卡古(Lukaku)開始,摩連奴(Mourinho)上賽季極力打造的「中路用球、邊路衝擊」戰術就逐漸退場,取而代之的是一系列邊路球員主導比賽走勢的局面。

馬斯亞近來連續的進球是摩連奴戰術調整的結果之一,出色的人球結合以及短距離的衝刺速度是法國人出道以來的最大武器與潛力所在,但反擊時的拖沓,無球時的懈怠,令他始終處於「新星與球星」之間的巨大夾縫中;

另一位希望之星拉舒福特(Rashford)的表現就更為掙扎,依靠無球跑動以及門前嗅覺冒起的英軍小將,在上賽季的歐霸賽場一度憑藉出色的把握能力以及直線衝擊能力成為福將之一。但在核心區域背身能力不足、禁區前沿身體對抗不力使得他難以在中鋒位置上持久生存。改造為翼鋒有助發揮其正面衝擊球門以及把握第二落點的能力,賽季初更一度憑藉出色的戰術紀律與馬斯亞並駕齊驅形成相互競爭。

可惜自摩連奴戰略上的改變、連加特的冒起,「狂人」對邊路的要求有了巨大的變化,「福仔」有球能力不足的缺點開始被放大,在幾次後備上場時未能把握反擊機會完成助攻、入球更加讓他的地位大為下降。

山齊士的加盟或許對於兩位新星而言不僅樹立一個近距離學習的榜樣,有助使得二人對於自身缺點上的彌補,加快兌現天賦的步伐。要在摩連奴手下生存並且冒起,不一定是天賦甚高,但肯定是訓練場上最為努力的一群,「山神」的「鯰魚作用」更有可能不止於對兩位新人的激發,而是對於整個訓練場上的氛圍起到更大的刺激。

【鯊魚之效,反傷自身?】

鯊魚是一種沒有鰾的海洋生物,因此要調節浮沉只能依靠巨大的運動量來維持生計。強壯的身體肌肉使牠成為海洋中最凶猛的魚類之一。

山齊士能夠若能令隊員們成為加強活動的鯊魚固然是喜聞樂見的事情,但著名俠小說《射鵰英雄傳》中的毒鯊情節卻可以將曼聯帶入萬劫不復的境地。傳聞中英超頂薪的個人條款,近半年來為轉會惹出的「職業素養」問題都成為他登陸奧脫福後的巨大包袱,臨近30歲的智利人亦行將步入身體質素與爆發能力下行的區間。怎樣在加盟後迅速展露表現釋除球迷疑慮固是當務之急,但如何在展現自身的同時融入隊友才是其最大的難題。

過份展現自我雖然得以取得球迷的歡心,但卻會同時間吞噬馬斯亞與拉舒福特的上場時間,馬斯亞上賽季就一度由於上場時間不足而出現消極懈怠的情況,山齊士的加盟需要在隊友支援以及展露自己之間找到微弱的平衡。

略顯擁擠的左翼位於能不能完成摩連奴在歐聯賽場更進一步的構想是最大的謎思,山齊士多年來能得到極高評價除了其有球能力的提升外,更是由於在意甲、西甲、英超完成數次轉型的多面手特性,如能為隊友犧牲重操右翼鋒的故業,在盧卡古頻繁活躍在右邊肋部的同時提供近距離的支援以及提速手的角色,山齊士或許可能完成「摩連奴、馬斯亞、拉舒福特、曼聯、山齊士」多重贏家的局面。

【結語】

卡路士艾拔圖(Carlos Alberto)、彭迪夫(Pandev),摩連奴兩次贏得歐聯的經歷都得益於冬窗的引援完成了戰術上的轉型,彌補上半賽程跌跌撞撞的戰術不足。冬窗加盟的球員為爭取最大的空間與表現往往都煥發出巨大的積極性以及紀律性希望成為主教練的心儀人物,山齊士的個案略有不同,但目標仍然是歐聯賽場為摩連奴解決難題,摩連奴「第二年魔法」曼城的高光之下有所動搖,能不能保住神話還需看山齊士到底是「鯰魚」抑或「鯊魚」。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