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有球核心到持球副攻手,古天奴須適應的轉變︱BLnaze的足球札記

連獎金總額高達1億6000萬歐元,半年內再次刷新巴塞隆那(Barcelona)的轉會費紀錄,擾攘半年的轉會事宜最終塵埃落定,古天奴(Coutinho)終於如願以償加盟紅藍軍團。

各個區域均存在持球核心,能夠同時兼容多個技術型球員活在同一體系下,巴塞隆那的崛起與這種獨步天下的技術流足球的發展趨勢不無關係。但上賽季開始,中場身體狀態的下滑、傳球距離的不足,中場缺乏「節拍器」指示進攻方向,這支來自加泰隆尼亞的球隊一度陷入前場各自為戰的尷尬局面。

安歷基(Luis Enrique)的選擇是犧牲尼馬(Neymar)在核心區域的用球頻率以及最後傳射的開火權,以巴西人難以抵擋的腳下技術從邊路簡單粗暴地進行中前場的連接工作。這種打法甚至被認為是尼馬選擇出走他投的導火線之一。

夏天談判的最後時刻放棄傳球能力已屬一流的中場施利(Seri),反而將重金投資在中超戰將保連奴(Paulinho)身上,新帥華維迪(Valverde)對於上賽季以邊路為推進主導,讓美斯(Messi)更貼近禁區的打法變得堅定。

在尼馬選擇出走巴黎的同時將邊路突擊的利器丹比利(O.Dembele)收入囊中,法國人在加盟後的重傷有點始料不及,但恩尼斯達(Iniesta)的餘熱與美斯的火熱狀態都足夠讓紅藍軍團在三線高歌猛進。

古天奴的加盟雖然跚跚來遲,但對於巴塞隆那而言卻是重大的利好。出色的盤球技術、良好的傳球視野、靈巧的無球跑位,小巴西人幾乎是巴塞隆那尋找「推進核心」的完美人選,其靈光一閃的遠射以及核心區域最後一傳的創造性更加是分攤前場火力的重要特質。

不過,不論在賓尼迪斯(Benitez)手下的國際米蘭(inter milan)抑或是利物浦(Liverpool)時期的古天奴都是集中火力於核心區域用球的「核心」角色,特別是本賽季的利物浦,古天奴幾乎是充當傳統「十號」般存在於紅軍的體系當中,擁有開火的絕對球權。古天奴在巴塞顯然不可能享有同等的地位與角色,新體系的「地上最強」需要其作出更多的犧牲以確保「球王」美斯的補給線順利運轉,古天奴更需要在中場區域擔任持球副攻手的角色為前場輸送炮彈。

「古天奴不應放棄核心地位去屈居美斯之下」是夏窗到冬窗最為廣泛的論調,但古天奴這次的出走或許是他爭奪國家隊核心地位的重要契機。在泰迪(Tite)上任後,巴西國家隊的十個位置除非出現傷停情況,否則幾乎已經肯定了主力的框架,只有右翼鋒位置一直處於「爭奪」狀態,古天奴與韋利安(Willian)一直為了一個位置而競爭不下。

古天奴的技術能力與核心區域的傳射能力顯然比韋利安勝上一籌,但對於離開核心區域為尼馬輸送炮彈的角色感到不適是古天奴一直未能脫穎而出的主要原因;韋利安貼近工兵的打法顯然更加如魚得水,長於突破與跑動的蓬蓬頭顯然在右翼位置更加得心應手,不過其最後傳射的處理往往令人搖頭嘆息。二人的問題始終是泰迪在世界杯前的巨大難題。

在巴塞隆那適應新的角色有助他在巴西隊找到更穩定的正選機會,在無緣參與歐聯比賽、西甲賽場領先優勢明顯的情況下,古天奴可以在更無壓力的情況下於紅藍軍團進行融入與調整,給予「白教授」喘息蓄力的機會在歐戰賽場放手一博。

或許在離開核心區域的發展下,古天奴可以得到更多觀察隊友移動的機會,彌補其在節奏調整上的嚴重缺失,改善過份盲目提速的技術缺陷,古天奴的能力因為利物浦載浮載沉的戰績而一直被人低估,找到更大平台亦有助古天奴在榮譽履歷上更加豐富,從而挑戰一下後「雙王」時代的金球寶座,或許目前來說仍是遙不可及,但勤勉、低調的古天奴,未來會如何,誰知道呢?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