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新的助燃劑:再談古天奴轉會影響以及近兩場的破密集戰術|靴室笑談社

很多時候,事情總會朝著最不可能的方向發展。比如古天奴一事,在他走進希斯路機場之前,人們的理解,最不濟也只是冬轉夏出。然而,他就這麼走了,急迫地讓人難受。魯迅先生說過,「我向來是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推測中國人的,然而我還不料,也不信竟會兇殘到這地步。」這真的能上升到道德層面的譴責麼?未必。但是我們的內心深處,總會有某種一廂情願在抵觸著,直到現實突然跑出來,把人拍醒。

一月十號,河北保定南屯鄉大爐溝,我在中文資訊站的舊識,鐵杆球迷「亞當不樸素」燒掉了他去年才買的那件正版10號球衣。在這位紅軍支持者心裡,愛,已經隨著冬夜的煙火,熄滅了。然而,戰術層面上,古天奴離去帶來的影響,才剛剛開始飄蕩,猶如當年那位老人吐出的煙圈一樣。「這場風波,遲早要來,不以人們意志為轉移,怎麼樣做工作,也還是要來,遲早問題,大小問題。

利物浦是一間以人為本的球隊。這些年,球會轉會及外援夢想事務處的傳真機一直工作正常。14-15球季,蘇亞雷斯離開,我們掉出前四。15-16球季,史達寧外逃,我們繼續下滑。時隔三年,又有主將出走,我們該怎樣抉擇?戰術上會有什麼調整?現有球員能否保證歐聯資格?夏窗引援是像羅渣士那樣一換五?還是繼續VVD式加強?要回答這一系列問題,其實還是得先搞清楚球隊在戰術上究竟失去了什麼。

如我在上一期【笑談下午茶】裡提到過的,古天奴轉會,影響不在基礎,而在戰術功能或者說功效上。

因為,高普安身立命之本,歸根到底還是中後區域的直線突襲和失球後的壓迫。至於final-third區域的控制拉扯,其實並非我們習慣的創造機會的方式。不妨看看以上表格裡和曼城的對比,本季截止到25輪,兩隻球隊分別射入了57和73個入球,如果扣除死球只看生波的話,陣地進攻與中後反擊所佔比例,利物浦是37%和63%,曼城是66%和34%。

截然相反的比值,說明了高普和哥迪奧拿因球員屬性,人員組成所導致的進攻模式上的差異。而這些底層的結構,是不會因一個球員的存在或離去而產生根本性變化的。本季控球70%以上的六場比賽(冬窗前),沒有古天奴的四場2勝兩和;有他的兩場一和一負。你看,我們破密集的能力本來就一般,古天奴走不走,其實也就那樣。

當然,體系決定整體,球員影響局部。沒有了古天奴,的確會進一步減弱利物浦在final-third的策劃能力。純粹從功能替代的角度看,持球、突破、入楔和後撤接應,我認為文尼足以填補。但是cut-in射門、罰球,以及小範圍擺脫這些對破密集更加有效的手段,恐怕要暫時留白。而最關鍵的,像下面這種本來就比較稀缺的禁區前輸送,也將會變得無以為繼。我不再是你的盔甲,而你仍是我的軟肋。既然高普決定放棄本季的Plan A,那麼在接下來的比賽裡,他就必須儘快找到新的辦法,去擊破那些中下游球隊的低位防禦戰術。

一月二十日,憑藉一個角球,史雲斯主場擊敗了剛剛拿下曼城的利物浦。賽後,主帥卡華夏告訴記者,「他們就像一輛超級跑車,馬力強勁,風馳電掣。但是,在倫敦下午四點鐘的主幹道上,即便是F1,也會變得和五菱宏光(中國上汽通用五菱推出的第一款汽車)同一檔次。而我們計畫的,就是把自己的後場,堵塞得和Clapham區的B221一樣。」

不過,大都會的老司機,又豈能缺少應付塞車的手段。多蒙特雖不如慕尼克,卻也是全德排名第七的城市。高普再怎麼醉駕,想來也不會不如施丹。

結合24和25兩輪比賽來看,我們的基本策略,可以歸納為虛左實右。一方面,高普把右中場推展到禁區角附近,拖後中場上移,以此在沙拿威脅區域聚集人數強攻;另一方面,他讓羅拔臣沿邊線大幅壓上,等待對手整體側傾出現空檔。而作為平衡的砝碼,右邊的祖・高美斯會相對墮後並內收向馬迪普靠攏,他和左中場一起,起到鞏固拖後中場的身後區域的作用。另外,留守在中圈的韋拿杜姆(米拿),還需掩蓋羅拔臣前插所帶來的邊路防禦問題,協助左移的中堅,阻斷對手在這條走廊上的反擊。

設想雖好,運轉起來卻有點磕磕碰碰。由於缺少古天奴這樣能夠在小範圍內快速挪移的球員,以上片段中那種成功利用闊度的場面少之又少。而我們的前場攻擊手,又只是死死地壓在對方後衛線上等待中後場的穿透,使得縱向上的嘗試屢屢被史雲斯圍剿。至於三個中場,存在感依然不高,還是只顧反復地做著低效的接駁工作,甚至把推進交給了本場比賽傳遞次數最多,同時也是最後直線的主要發起者——馬迪普。

老子說,「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人之道,損不足以奉有餘。」高普似乎意識到了簡化中場球員功能所帶來的弊端,在對赫德斯菲的比賽裡,他把我們的破密集戰術,稍做調整,以費明奴大幅補充中圈的方式,啟動了三個MC,特別是主攻右側的安利簡。

這是一張比賽進行到55分鐘時的位置分佈圖。從中我們不難看出,還是三DC和不對稱的左翼,但是利物浦中場球員之間的距離,卻不再像上一場那樣靠近,有意拉開之下,右側的安利簡,幾乎站成了442陣式下的右中場。這種佈置,倒是有點象排球裡的平拉開戰術,二傳手馬迪普看著主隊中場線的移動分球。如果對方展開,就利用中間的空檔直接向深度後撤的費明奴傳送;如果對方保持間距,則迅速橫傳無人看管的安利簡,讓他直接推進,找前面的沙拿配合。

另外,和打史雲斯時相比的第二個調整,是當球運作到左側的時候,米拿的推進力度要遠大於韋拿杜姆。這就使得同區的文尼和羅拔臣多了一個輔助點。當費明奴靠近,我們的左半區也同樣能形成實打實的攻勢,不必再像上一場那樣,必須先靠右路吸引,然後再虛晃一下轉過來。

比賽的第二個入球,就是以上兩個變化疊加之後的戰術效果。從馬迪普分到右路,安利簡回給中堅,再到皮球轉到貼近邊線的米拿腳下,整個的拉扯過程,F9一直在中圈前一點的區域橫向遊蕩,讓對方盯也不是,不盯也不是。而頂在最前面的文尼、沙拿隨時可能cut-in,也使得主隊的三個中堅不敢上搶。此時米拿、羅拔臣、文尼一個三角傳遞,無人看管的費明奴馬上直線疾走形成單刀。射門風騷不假,但之前一系列的醞釀才是真正值得關注的戰術點。我覺得,在因為沒有冬季替代而對今後賽程感到擔憂的同時,還是要對高普所展現出來的應對和調整給予肯定,對接下來的賽程懷有信心。

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古天奴走就走了吧,面對密集防守,可以輕若狸貓地在間隙中穿行,也可以重如坦克般直接碾壓而過。轉會窗已閉,短期看來前場的助燃工作,會落到在中邊強推的安利簡和張伯倫身上。效果如何,我覺得毋須悲觀。至於未來的輕重,也只有等到夏天,方可知曉。當然,有了基達這台輕型坦克,剩下的搭配思路,倒是蠻清楚的。

主辦:靴室笑談社

作者:BootRoomTrainee

微信:Bootroomchat

①文章為「靴室笑談社」版權所有,轉載請附上原文連結及注明原作者(靴室笑談社),如盈利性機構轉載需獲得「靴室笑談社」授權。

②如有作品內容、版權等相關問題,可同「靴室笑談社」編輯部聯繫。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