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匠的陰暗面:伊保爾|球員 ‧ 故事

球場上時常笑面迎人,擅張以搞笑方式去討好隊友,基本上曾經和伊保爾(Emmanuel Eboué)合作過的人也認為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笑匠」。然而,相信沒有多少人想像得到,這位昔日的阿仙奴悍將也有自己的陰暗面,更曾經因為被情緒困擾令他遊走於自殺邊緣。走過陰霾後,今天的他重新振作,遠離主流球壇的他不再為金錢和名譽而戰,現在的他只期望簡單地享受「快樂足球」。

 

無限體能,能攻擅守一向是伊保爾給予球迷的印象,而他更加可以勝任右路上的所有位置,由閘位到翼鋒都難不到他,只要教練安排他上陣,他都能夠交足功課!在科迪特瓦出生的他在當地強隊ASEC米莫薩出道,出戰職業短短一季後他就立即得到旅歐的機會,遠赴比利時加盟乙組球會比華倫。雖然來到歐洲球壇的第一步只是次級聯賽球隊,但這裡卻備份了伊保爾人生中最重要的回憶。剛來到比利時的伊保爾只有19歲,一個從非洲漂洋而來的小伙子仿佛來到了一個全新的世界,生活文化、訓練模式、語言溝通,全部也要重新學習。若不咬緊牙關去面對,一個人離鄉別井無論如何也不是易事。慶幸的是,無論如何難適應,伊保爾也還有足球令他的生活找到堅持下去的理由。更慶幸的是,他樂天的性格也令他更易進入不同群體當中,更快適應不同生活。他在比利時只逗留了兩年,但他在這裡卻找到了一個願意陪伴他走過高山低谷的另一半,更因著比華倫是阿仙奴衛星球會的關係,而獲得轉戰英超的機會。

 

伊保爾最初加盟阿仙奴時只能擔當羅倫的後備,但因著羅倫表現逐漸下滑,年青的伊保爾很快就穩佔球隊的正選位置。在阿仙奴的他開始被世界所注視,他在右路以速度去助攻助守的表現深受雲格認同,也令事業處於高峰的他在球會和國家成為絕對主力。不過,自從和他打法相近的沙格拿在2007年加盟後,伊保爾的正選位置受到衝擊,出場機會也漸漸減少。在阿仙奴後期,他的表現的確比以往倒退,甚至在球場上得到的也由掌聲變成噓聲。在球隊當中經常充當「笑匠」角色的他也逐漸收起了笑容,開始變得鬱鬱不歡,最後更失落地離開了效力了7年的阿仙奴,轉投土超的加拉塔沙雷。

在加拉塔沙雷伊保爾再次獲得成為主力的機會,與杜奧巴和史奈達等球星出戰歐聯。前景看似美好,但更大的危機原來藏在身後。兩個球季後,期望為自己球員生涯再創高峰的他迎來接二連三的危機,令這名「笑匠」的情緒幾乎崩潰,甚至陷入患上情緒病的邊緣。在加拉塔沙雷的第四季,伊保爾被流放至預備組作賽,一場職業賽事也未能夠參與。球季完結後,伊保爾更被球隊放棄,連參加預備組的機會也失去,令他成為了一個失業漢。失業後,伊保爾只能夠硬著頭皮去找地方試腳,以往經常展現的笑容也逐漸收起,苦惱著自己的職業生涯應該還可以怎樣走下去。

2016年,伊保爾期待已久的機會來臨,他得到了英超球會新特蘭送上的合約,正當他以為能夠重新走上球場之際,原來他卻悄悄地走進人生的低潮。當時33歲的伊保爾因被指拖欠前經理人高達100萬英鎊費用,結果被國際足協勒令禁止參加足球活動一年,最終他未曾為新特蘭上陣就被提前解約,令他絕跡於球壇。由被下放至預備組,再到被球會放棄,最後更被禁止參與足球賽事,三重打擊令他的人生出現變化,這一年間他的祖父和哥哥更相繼離世,令他的情緒崩潰失控,在自殺邊緣俳佪。

生命經歷沉重打擊,「笑匠」的陰暗面也在這刻呈現。他曾經對生命失去盼望,每天也不願起床,只想荒廢自己的人生。他把自己困在房內,足不出戶,不斷抱怨為何自己會遇上這樣的經歷。伊保爾當時的寄託就只有信仰和家人,他每天讀聖經希望找到支持,也因著他家人對他的鼓勵而令他走出困境,在低谷中一步一步走上來。這次經歷也讓他感受到,只有家人才會義無反顧的與他走在一起,支撐著他。

停賽期解禁後,伊保爾未有再重返主流聯賽,兩年多未有在職業比賽中上陣的他心態已經不再像從前。他再沒有名和利需要追逐,他只想再一次在球場上享受足球帶給他的快樂。「笑匠」最後加盟了北塞浦路斯球會利馬索,在這個不存在的國度低調地參與球賽,讓自己尋回昔日在球場上的笑容。生命變數太多,誰也無法預料明天會過得怎樣,就正如沒有人想過愛笑的伊保爾也會有自殺尋死的念頭。或者,簡單地好好的過著每一天,能享受著自己喜歡的事情,這已經很足夠。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