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by Altman大洗牌,如何改變騎士發展路向?|KH筆記

在交易限期完結前,最讓大家驚喜/嚇的,相信莫過於忽然大手交易的騎士:從全明星資歷的Isaiah Thomas、Derrick Rose和Dwyane Wade,到Channing Frye和Jae Crowder兩名角色球員,都被騎士總經理Koby Altman一手送出,換取George Hill、Rodney Hood及Jordan Clarkson等球員。季前因星光熠熠而被吹捧的陣容,如今竟然在一個交易限期前全然蒸發,到底Altman的盤算是怎樣呢?

首先,讓我們從騎士今季的競爭力來看。雖然騎士原有的陣容以牌面計算並不差,個別球員的能力亦相當出眾,但實際的表現卻是相差甚遠:Rose因傷患而未能重拾比賽的狀態;Thomas和Crowder的表現亦遠遜於效力塞爾特人的時候,更遑論上季班底的Tristan Thompson與J.R. Smith持續低迷了。欠缺化學作用、戰術單調之下,騎士在攻守兩端的表現都顯得乏善足陳,甚至可以說是老態龍鍾。要以這套陣容在季後賽有所作為,的確甚有難度。

為了改善陣容,Altman除了陣中的主力 (LeBron James和Kevin Love)、合用的球員 (Jose Calderon和Jeff Green等) 與及不能交易的爛合約 (沒錯,就是Thompson和J.R. Smith) 之外,就透過交易,大肆改造陣容,引來了四名新球員,嘗試將球隊年輕化。

從國王取得的Hill一直以來都是他們需要的控衛,他具備組織攻勢和指揮的能力,卻不必長時間持球;三分的投射能力亦相當良好,今季的命中率更是職業生涯新高的45.3%,要適應跟LeBron James打球相信問題不大。然而他今季的防守表現大幅回落,防守效率值飆升至114,對外線防守疲弱的騎士而言,他們急需Hill打出過往的防守水平,不然外圍的防守只會繼續慘不忍睹。

至於新秀合約即將到期的Hood,同樣擁有不俗的外線得分能力,今季他的三分命中率同樣是職業生涯新高,達38.9%。比起J.R. Smith或是Shumpert來說,絕對是側翼位置的提升,夥拍James突破分球的體系相信更是如魚得水。如果Hood能夠交出穩定的定點投射表現,甚至在持球進攻上有進步,這會是騎士在這宗交易的一大收穫。

至於從湖人交易得來的Larry Nance Jr.與及Clarkson,Nance作為一個年輕、有活力的內線藍領,預料可以在Frye離開之後,填補球隊的內線替補。而Clarkson今季在湖人擔任第六人,亦展示了他擁有不錯的自主得分能力,在James下場之後,球隊亦不致於缺乏得分點,只是習慣需要持球進攻的他,要跟James磨合,相信會是比較困難。

對於一直習慣以自己為球隊核心的James來說,最適合的陣容配置並不是星光熠熠的配搭,而是一群分工清晰、有作用的角色球員。今次Altman大手交易換來的,亦稱不上是明星球員,不過他們的功能都相當明顯;而且在球隊陣容年輕化之下,球隊的表現應該會有所起色。只是在這些交易之後,球隊的內線深度仍略嫌不足,要改善球隊糟糕的防守,或許真的要期望Thompson能夠回勇。能否再進總決賽,甚至挑戰冠軍,相信還要視乎騎士在餘下的常規賽磨合的效果,不過短期內止住頹勢,應該還是能夠做到的事情。

扭轉今季的頹勢無疑是總經理Koby Altman操作的目的,不過這宗交易對於騎士的未來又有甚麼影響呢?

首先讓我們看看交易之前,騎士的處境如何:除了Kevin Love (2412萬美元)、Jae Crowder (731萬美元)、Kyle Korver (756萬美元)、Tristan Thompson (1747萬美元) 和J.R. Smith (1472萬美元),與及Cedi Osman和Ante Zizic兩名球員的新秀合約之外,其餘球員的合約全部都會在今季之後屆滿 (包括Thomas、Wade、Derrick Rose等) 或擁有球員選項 (LeBron James和Iman Shumpert)。

在選秀權方面,他們未來兩年的首輪選秀權只有今年的籃網籤與及自家的選秀權;至於2019年的首輪選秀權,在去年已經在Korver的交易中,以首十順位的保護送到鷹隊手上,失去的機會極大。

因此,在交易之前,騎士的未來很大程度上取決於James的選擇:如果他選擇留隊的話,球隊仍然可以將他和Love視作核心;一旦他跳出合約並加盟其他球隊,沒有空間開出頂薪合約的騎士基本上只能與Thomas續約,以他和Love作為核心,並簽下其他角色球員來維持球隊在東岸的競爭力。故此管理層的形勢其實相當被動。

首先,在騎士從這些交易中取得的球員中,Hill、Nance和Clarkson都是年期較長的合約,預料在賽季結束後仍然會留在球隊 (當中Nance更是新秀合約);至於Hood則是受限自由球員,球隊對於他的續約會有更大的主動權。一如前文所言,這四位球員都是符合球隊需要的球員,尤其是Hood和Clarkson都能夠提供外線得分的能力。即使James在季後跳出合約並離開球隊,騎士仍然有不少可用之兵,並圍繞著Love建立一支有競爭力的球隊。

然而,對目前的陣容來說,問題較大的情境卻是James選擇執行球員選項,或以更高的薪酬續約。由於陣中的高價長約送不走,交易得來的Hill也是高薪一族,Hood新合約的年薪亦會比目前的239萬美元大幅提升,如果James執行年薪3561萬美元的球員選項,或簽下更大的合約,加上Hood的新合約,騎士的薪酬水平將會急升至超過1億4000萬美元的水平,奢侈稅對於老闆Dan Gilbert來說,會是極大的負擔。

那麼,從薪酬的角度而言,騎士在未來兩年會極為艱難嗎?如果甚麼動作也不做的話,Dan Gilbert的稅單固然會相當沉重,不過他的希望在於Hill和J.R. Smith兩人:雖然他們的合約到2020年才完結,但他們合約最後一年的保證金額分別為100萬美元和387萬美元,交易的難度應該不比到期合約困難。但是如何送出這些高價合約,甚至透過交易撈取合適的資產,就要再度考驗Altman的操作手腕了。

至於選秀權方面,Altman最值得一讚的就是傳聞中一直需要動用的籃網首輪選秀權,到交易限期之後仍然留在騎士;而交易出去的選秀權,只是落在首輪後段,屬於騎士的籤。運用這個選秀權加上不合用的Thomas,換取Nance和Clarkson兩位年輕的角色球員,對於球隊來說可謂相當適合。至於手上的籃網選秀權,騎士還可以在樂透區中博取前三的位置;即使未能取得前三順位,預料這個選秀權都會落在前八至前十的位置,要取得一個合適的球員來培養並非難事。留得住這個選秀權,對於球隊的未來確實相當重要。

總括而言,Altman這次操作最重要的影響,就是讓球隊能夠避免將球隊的未來,押注在James一人的決定身上,並透過換取合適的球員,確保球隊在未來仍然有一定的競爭力。雖然Altman未能透過這些大手筆的交易,將J.R. Smith和Thompson的合約送出,不過以這名第一年上任的總經理來說,這次洗牌應該已是達成目標的操作了。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