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丹執教生涯階段性總結:兩次變革迎來歐聯二連霸,但眼下危機何解? | 靴室笑談社

2016年1月4日,距離皇馬作客迫和華倫西亞還沒過24小時,皇馬便匆匆召開發佈會,佩雷斯一上來就直奔主題——「大家早,感謝各位來到班拿貝,我們已終止了賓尼迪斯的合約,從現在起,施丹,你就是皇馬的主教練了。」

施丹當年以創造世界身價紀錄的7500萬歐元從祖記轉會至皇馬,還曾因前來訪問的記者過多而不得不更換發佈會場地。當時誰也不會想到這位法國巨星在15年後會成為皇馬的一名教練,甚至在奪冠次數上僅次於功勳主帥米Miguel Munos先生。施丹在712天之內幫助皇馬拿下8座冠軍獎杯,這是非常恐怖的效率。


(施丹平均每隔89天為皇馬帶來一座冠軍)

施丹上任以來給人的最大印象是溫和且謙虛,無論輸贏都不會把情緒體現在表面。他罕見的在媒體面前發怒是因為連尼加在社交網站上諷刺賓斯馬,施丹為了維護球員不惜與這位名宿隔空「開撕」。事實上這也是他的特徵之一:球員至上,無論名氣能力,誰都如此。皇馬在今年冬窗想觸發畢爾包門將基帕的解約金,但施丹不想平白無故的在賽季中期換掉二號門將卡斯利亞,他認為球會這樣做對球員不夠尊重,所以他在公開場合直接表明「皇馬暫時不需要新的門將,起碼今季不會。」相比天時和地利,施丹更看重人和,維護球隊內部的團結在他看來很重要。這也是皇馬賽季到現在儘管戰績遠不如預期,但更衣室從沒出現過較大的分歧的原因,所有人依舊樂觀的應對一切,並全力支持施丹。

皇馬在阿聯酋戰勝甘美奧拿下世冠盃之後,回到班拿貝還沒來得及享受主場球迷的稱贊,3-0潰敗巴塞讓一切榮譽時刻瞬間跌入谷底,球迷和媒體對於皇馬本賽季狀態不佳的所有積怨一起爆發。施丹的聲望也因此受到巨大挑戰,儘管他此前獲得諸多最佳主帥的稱號。人始終要向前看,從頒獎現場燈光關閉的那一刻起,一切榮譽都是過去式了。施丹深諳此理,所以每次賽前發佈會被記者問到有關問題時他一直如此回答,「我不是世界最佳,是球隊成全了我。」


(施丹和摩連奴、安察洛堤)

施丹退役後一直留在皇馬工作,最初的頭銜是球會顧問,後來慢慢向教練領域轉型。在這期間皇馬有拉莫斯、柏歷堅尼、摩連奴、安察洛堤先後執掌教鞭,但其中對施丹影響最大的還是摩連奴和安察洛堤,如今的皇馬在某種程度上仍然有兩位名帥的烙印。摩連奴和安察洛堤當初執教皇馬時肯定沒想到,身邊這個低調的「光頭」在不久後翻身成為皇馬主帥,還擊敗了他們。(2017年歐聯淘汰賽對拜仁、歐洲超級杯對曼聯) 施丹在安察洛堤身邊當了一段時間的助教後緊接著就獲得了執教皇馬二隊(皇馬二隊)的機會,但戰績不如人意,還鬧了一次笑話——因不具備歐足協專業級教練資格被罰禁賽三個月,所以他最初只能以助理教練的身份執教皇馬二隊。直到2015年5月份施丹才終於被授予執教職業隊的資格,一年後就帶領皇馬一隊拿了隊史第11座歐聯錦標,讓人嘆服。

儘管在皇馬二隊成績平平,但施丹還是臨危受命成為皇馬新主帥。當時的媒體和球迷都對此打一個問號,他們相信施丹以後會有執教皇馬的一天,但沒想到這麼快,以他目前的資歷和能力來看還不配執教皇馬這麼大的球會,要知道他才剛拿到專業教練資格。但佩雷斯顯然看清了賓尼迪斯的失敗之處,那就是與球員關係已經惡化到一定程度。選擇施丹的原因在於他跟隊徵戰多年,與大牌球員有著良好的關係,同時施丹也是隊裡很多人的偶像。(比如伊斯高接近在冬季轉會窗離隊,但施丹的上任讓他改變了想法。)當時的皇馬最棘手的問題是教練與球員的關係,戰術層面是其次的,基於這一點沒有人比施丹合適,儘管這是個非常冒險的選擇。


(圖5:施丹比賓尼迪斯更懂掌控人心)

施丹這兩年的執教過程可以說是一帆風順,他的短板如今在皇馬失去替補深度、戰術思路固化等條件下漸漸顯露出來。今年夏窗摩拉達、佔士洛廸古斯、比比、丹尼路等即戰力強的球員離開了球隊,拿下雙冠王后的盲目自信使高層錯誤預估了皇馬新賽季走勢。聯賽丟失冠軍懸念、國王盃止步四強、歐聯小組第二出線等糟糕的戰績讓皇馬陷入「四大皆空」的危機,儘管施丹帶領皇馬贏得了幾乎一切榮譽,但也無可避免的捲入「下台」傳聞中來,這就是豪門球隊的殘酷性。 回顧施丹在這兩年中的執教經歷,兩次變革幫助皇馬拿下了兩座歐聯,如今他面臨著球隊第三次轉型,這幾乎決定了他今後在皇馬的未來。本文也簡單總結施丹所展示出的戰術思路,從皇馬二隊教練躍居成為皇馬教練,施丹擁有的不只是運氣而已。

【第一次變革:打造以「BBC」為核心的4-3-3陣型】

施丹上任後的第一件事就是確立「BBC」三人的地位,只有半季的時間,穩定大於一切,他不再像賓尼迪斯一樣嘗試新思路,而是恢復安察洛堤時代的三前鋒陣型。穩定了隊中頭牌的地位,這是施丹獲得更衣室信任的第一步。其中巴爾的思路轉變也很重要,他甘心聽從教練安排重新回到右翼鋒位置,並且在防守時能積極回到中場保證寬度,這為施丹掃清了很多障礙。


(圖7:15-16賽季西甲聯賽皇馬客場對決巴塞)

施丹上任後的第一場國家德比是他戰術思路集中體現的典型比賽。如圖,皇馬在陣地防守時保持著4-5-1的陣型,這背後是所有人依靠大量往返跑動始終能維持陣型的緊湊,即使如C朗也回撤到很深的位置協防。皇馬在魯營放低姿態且整體攻防轉換的節奏把握的很好,成功限制住了「MSN」,並在比賽最後階段發起反擊2-1逆轉了巴塞。這場比賽不僅收穫了寶貴的3分,更是皇馬重新拾起信心向歐聯發起衝擊的轉折點。


(圖8:15-16賽季歐聯半準決賽皇馬主場對陣曼城)

與曼城的兩回合比賽儘管卡斯美路、賓斯馬因傷缺席,但人員變動沒有影響施丹思路的變化。同樣兩個翼鋒要回收到中場保持5人的站位,建立一定寬度之後同樣也不乏反擊速度。雖然兩回合總比分1-0晉級,但施丹在杯賽的「維穩」理念卻是銀河戰艦極需的寶貴思想。在2016年的歐聯決賽中,施丹再次排出已經成熟的4-3-3陣型最終在12碼大戰擊敗馬體會拿下隊史第十一座歐聯獎盃。

【第二次變革:伊斯高促使中場改組 菱形442登場】


(圖9:伊斯高登場)

賽季中期接手皇馬便拿下歐聯,施丹不僅保住了帥位,還擁有了一定的建隊自主權。隨著摩拉達和阿辛斯奧的回歸,皇馬整體陣容變得更強,甚至可以分兩支隊伍去徵戰不同的賽事。16-17賽季初期和中期施丹基本還是延續上賽季的戰術思路,仍然是以「BBC」為核心的4-3-3體系。但賽季後半程巴爾的重傷使施丹不得不做出第二套方案,在「B隊」發揮出色的伊斯高擠掉佔士洛廸古斯、高華錫等人進入到常規正選,這次意外的換人卻幫助施丹完成了戰術調整,使皇馬進入到了一個全新的層次。

相比巴爾,伊斯高並不是一個單純的邊路進攻手。他的速度和爆發力不及巴爾,這也使施丹的4-3-3陣型暫時擱淺,而將伊斯高放在雙前鋒身後、三中場身前,皇馬打造了一個4-3-1-2或者菱形4-4-2的陣型,四中場相互之間的不斷跑位銜接讓皇馬獲得了更強的控制力,同時在一定程度上也規避了C朗、賓斯馬二人衝擊力的下滑。伊斯高在採訪中也表示「施丹是唯一一位把我放到正確位置的教練。」


(圖10:2017年歐聯決賽皇馬正選陣容)

2017年6月祖雲達斯和皇馬在卡迪夫球場上演歐聯決賽。祖記憑借出色的防守在歐聯小組賽和淘汰賽僅丟兩球,而皇馬則是進攻能力更強,尤其兩閘卡華夏-馬些路都拿出了世界級的表現。在4-3-1-2體系下C朗的站位更靠近禁區,再加上賓斯馬大量無球跑動牽制防守,身體狀態出色的C朗在這套體系里「重獲新生」,對陣拜仁和馬體會的淘汰賽上演背靠背帽子戲法,這足以看出施丹打造的新體系收穫了成功。皇馬在增加傳控優勢之下開展小球滲透消耗對手尋找著進攻機會,一旦打不開局面替補下還有摩拉達、阿辛斯奧等球員加強衝擊力。法國少帥在歐聯決賽自然也毫無爭議的繼續使用這套戰術,儘管彼時巴爾已經康復。 拿下西甲冠軍後又4-1大勝祖記,施丹的第二次變革成功打造了屬於皇馬的「技術化中場線」,隨後的歐洲超級盃、西班牙超級盃以及世冠盃都再次為這套體系加冕。


(圖11:阿辛斯奧是是皇馬的驚喜收穫)

阿辛斯奧在上賽季的表現讓人感到驚喜,其踢法多樣性能使他勝任攻擊線所有位置,可以滿足施丹不同的戰術用人需要,為施丹的第二次變革帶來更多可能性,其出色的比賽氣質也讓皇馬球迷看到了一顆新星正在冉冉升起。 350萬歐元買斷的阿辛斯奧還憑借出色表現入選了盧佩迪古的國家隊,如今他的身價已經暴漲10倍,這也讓皇馬享受到了培養「小妖」帶來的巨額紅利。阿辛斯奧所引發的後續效應是,皇馬在今年夏窗收回租借的馬高斯羅蘭迪、華利祖(Jesus Vallejo)、馬約拉(Borja Mayoral Moya),提拔夏基美(Achraf Hakimi)進一隊的同時引入迪奧靴南迪斯(Theo Hernández )、施巴路斯,整體更年輕化、本土化的皇馬卻失去了即戰力,這集中體現在本賽季的國王盃征程中。

【施丹應對PSG之策】


(圖12:歐聯小組賽皇馬作客溫布萊對熱刺雙方陣容)

與熱刺的兩回合比賽是皇馬「技術化中場」暴露出缺陷的典型案例——皇馬能通過嫻熟的短傳和中場球員之間的頻繁換位將進攻壓到對方final-third區域,但無法將優勢最終轉化為入球。一是皇馬前場進攻缺少手段,單一的邊路傳中很難收穫良機,尤其在兩閘狀態不佳的情況下缺少持續的縱深衝擊。二是對手有意更注重本方半場的防守,熱刺始終都能在禁區和禁區前沿保持好防線的密度,皇馬的滲透力雖強但個人突破環節有限,更多是以兩閘over-lap和前鋒回撤拉開空間。施丹完敗給與他同年出生的普捷天奴,法國少帥一成不變的陣容配置和戰術打法最終導致客場潰敗以小組第二出線,後期更大的影響是抽到了實力強悍的PSG。


(圖13:西甲聯賽皇馬5-0勝西維爾陣容)

施丹的第三次變革已經初現跡象:四中場由菱形站位改為平行站位,其中摩迪(高華錫/卡斯美路)-卻奧斯搭檔雙防守中場維持球權流暢運轉,華斯基斯(伊斯高)和阿辛斯奧分居中場兩翼,雙前鋒是賓斯馬(巴爾)-C朗,整體站位更像是4-4-1-1。通過減少繁重的中場傳遞而更多將進攻撒向兩個邊路,皇馬的效率有所提升,且華斯基斯和阿辛斯奧出色的跑動能力也帶動了皇馬的中場運動力,施丹利用後備深度暫時緩解了危機。

通過中場改組且重拾邊路的衝擊力,皇馬雙線作戰均收穫了久違的大勝(對西維爾及尼科西亞)。阿辛斯奧在其中扮演了關鍵作用——他既可以作為邊路進攻手與另一邊的華斯基斯(巴爾)相呼應為雙前鋒輸送炮彈,其次他大量的跑動和積極的回撤拿球也能緩解雙防守中場的出球壓力。在華斯基斯(巴爾)位置提上與C朗、賓斯馬變陣三前鋒時,阿辛斯奧也可作為攻擊中場,他能滿足比賽不同的即時需要。

「毫無疑問,與PSG的歐聯比賽將決定我是否還在皇馬執教。這個問題的答案再清楚不過了,我需要對此負責。作為教練,我必須要找到解決目前困境的方案,讓球隊變得更加有效率。」不出意外的話,施丹仍然會選擇「技術化中場線」迎戰PSG。如上圖,筆者還列舉了4-4-2和4-5-1的陣型,這些都是施丹最近在聯賽中使用過且效果不錯的方案。雖然冬窗沒有引援,但皇馬的陣容其實並不差。聯賽與榜首積分相差懸殊、國王盃出局,目前的情形很像施丹剛接手皇馬的那個球季。銀河戰艦已經很久沒體會過在歐聯淘汰的滋味了,如今能挺過法甲巨人這一關嗎?(編按:文章刊出時,皇馬首回合領先PSG 3-1)

注:感谢wyscout提供支持

主辦:靴室笑談社

作者:用戶三號

微信:Bootroomchat

①文章為「靴室笑談社」版權所有,轉載請附上原文連結及注明原作者(靴室笑談社),如盈利性機構轉載需獲得「靴室笑談社」授權。

②如有作品內容、版權等相關問題,可同「靴室笑談社」編輯部聯繫。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