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辛斯奧的三年前後 | 聞西

第一次看阿辛斯奧是2015年的U19歐洲國家盃,當屆阿辛斯奧以絕對主力的身份帶領西班牙U19在決賽擊敗俄羅斯奪冠,他也是該屆賽事的最佳球員。該屆與阿辛斯奧同隊的華利祖(Jesus Vallejo),施巴路斯(Dani Ceballos)和馬約奴(Borja Mayoral),在該屆賽事有極出色的表現,現時也是阿辛斯奧在皇馬的隊友。當然,同隊的防守中場,現效力維拉利爾的洛迪-靴南迪斯(Rodri Hernandez)現時在西甲也是一顆觸目的超新星。那支西班牙U19,回想起來其實其實並非善類。

阿辛斯奧在四強面對着有京士利-高文(Kingsley Coman,現效力拜仁慕尼黑)、慕沙-丹比利(Moussa Dembele,現效力些路迪)、干尼特(Maxwel Cornet,現效力里昂,大國腳轉了代表科特迪瓦)和盧卡斯-靴南迪斯(Lucas Hernandez,現效力馬體會)的法國U19。身穿西班牙10號球衣的阿辛斯奧,在比賽末段梅開二度,助球隊擊敗法國入決賽。這場比賽令我印象深刻,原因是法國本來就是這屆賽事的大熱門,這場四強也是一場早來了的決賽。

阿辛斯奧對法國U19入的第一球,出現於比賽的88分鐘,來自一個反擊。法國的中堅迪亞路(Abdou Diallo,現效力緬恩斯)大意地在中場核心位置將球直接交了給面對面的阿辛斯奧,看似速度不快的阿辛斯奧從中圈前一點引着球且戰且退;法國一條防線失了控球權卻一直向後縮,無人上前對阿辛斯奧給予壓力。阿辛斯奧推了半場,在禁區頂以他的私家左棍熨射遠柱,射成1-0。第二球則出現在補時的4分鐘,法國落後唯有空群而上,在一次中場的高空爭奪居然給施巴路斯頂贏,球落到阿辛斯奧腳下已經出現半單刀的局面,阿辛斯奧再以左腳射尾柱奠定勝局。

阿辛斯奧當時給我的印象是一位天才橫溢的10號位球員,速度不算快但也不算太慢,左腳純熟,持球比同年的年輕球員都要冷靜。比賽後,我立刻查看有關阿辛斯奧的資料,發現這位攻擊中場居然效力西乙的馬略卡? 仔細一點,原來出身自馬略卡青訓的阿辛斯奧在2014年已經被皇家馬德里以315萬鎊買下,皇馬買了阿辛斯奧之後再借回馬略卡繼續磨練,情況和皇馬處理效力法林明高的巴西超新星雲尼芝奧斯(Vinicius Junior)差不多。

私家Q左腳,持球冷靜,腳下功夫出色,速度不算極高但合理,具創造力和致命一傳的能力…..其實不少皇馬球迷都將阿辛斯奧和前皇馬的攻擊中場奧斯爾聯想起來。年輕時的奧斯爾(請看他在2010世界盃對英格蘭和效力雲達不來梅期間的比賽),確實和阿辛斯奧有着不少相似的地方。也許,奧斯爾突如其來的加速,比起阿辛斯奧更快,但近年主力踢養生足球的「瀟生」已經很久不久才出現那突然的加速。阿辛斯奧自己曾回應他和奧瀟的比較: 「那不是也很好嗎?」

施丹上任後,皇馬的發展方針有所改變,更重視本地的年輕新人。阿辛斯奧在2016年回歸皇馬的大家庭,也漸漸得到施丹的賞識多了在各項賽事中上陣,當時20歲的他亦成為球壇的超新星。1996年其實是球壇豐收的一年,因為該年出生的球員有不少已經在球會獨當一面: 英格蘭的中場迪利艾里、德國的添姆-雲拿和里萊-桑尼、法國的京士利高文和哥倫比亞的戴雲遜-山齊士等。但法國隊報依然選出阿辛斯奧為該年出生的最具潛力新星,可見其潛力得到肯定。

2017年夏天,強陣出擊的西班牙以頂頭大熱的身份挑戰U21歐洲國家盃,西班牙陣中有沙奧-尼古斯、阿辛斯奧、施巴路斯和比爾連等,可謂球星如雲。雖然阿辛斯奧在分組賽後表現令人失望,但也有助球隊奪得亞軍。

今季,阿辛斯奧在皇馬的上陣時間銳減,不少比賽只以後備姿態上陣並踢十數分鐘,當然也和球隊的陣式調整有關。今季皇馬很多時踢一個近似菱形4-4-2的無翼鋒陣式,由於摩迪、卻奧斯、C朗和賓斯馬等地位超然,阿辛斯奧在位置上的競爭對手是雙箭頭身後的伊斯高。

有不少球迷發現,阿辛斯奧和伊斯高一同上陣的話,球隊表現便不如理想,這當然與控球權的分配有關。菱形4-4-2的無翼鋒陣式,如果效果不理想,下半場施丹便要用華斯基斯或巴爾等拉闊球場的闊度,利用他們的速度作突破點打破悶局。如果伊斯高和阿辛斯奧同時在場上,而沒有用到另外幾匹快馬,這突破的角色誰去勝任?這是施丹現時還在尋找這答案。

足球近年重視控球權和形勢的主導,中場爭奪越見重要。10號位置的阿辛斯奧,也很多時往邊移,由初出道的10號位變成左翼。至於中場中路,則由卡斯美路、卻奧斯、摩迪和高華錫等較擅於防守的大哥擔任。

西甲近年時興打無翼或單邊翼陣式,阿辛斯奧在左路任一個負責創造的邊前衛其實絕對勝任。如果施丹屬意他後備落場,那陣式上的配置很關鍵。他如果是擔任「左翼鋒」,配置上如何在另一邊加強邊線的爆破,利用球場的闊度,將直接影響到皇馬下半場「㩒掣」時的效果。

如果轉陣4-3-3,伊斯高和阿辛斯奧固然在兩邊同時上陣,並不能打出預期「一爆一造」的效果;如繼續沿用菱形4-4-2陣式,施丹也會用卡斯美路、卻奧斯和摩迪穩定中場的銜接。唯一一個在雙箭頭身後的自由人位置,則會是伊斯高和阿辛斯奧之爭……也出現一個「既生瑜、可生亮」的局面。這也解釋了為何今季阿辛斯奧上陣時間不升反降之迷思。

阿辛斯奧現在很多時和伊斯高只能位換位,一出一入。兩人一起上陣卻沒有預期的火花。以現時皇馬的球員配置,如何找出一個戰術能同時令伊斯高和阿辛斯奧這雙核一同盡顯所長,相信會是施丹現正面對的一大難題。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