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高普時代」多蒙特的復興!法夫利能否超越前人?| 靴室笑談社

在經歷了上季保斯(Peter Bosz)和史杜加(Peter Stöger)兩任主教練之後,法夫利(Lucien Favre)的上任為大黃蜂帶來了曙光。正如同多蒙特本年度會員大會上華斯基(Hans-Joachim Watzke)所說:「如果法夫利能更早來就好了,很高興現在他能夠帶領多蒙特。」夏季市場成功的引援,法夫利的戰術和訓練,讓多蒙特這支年輕的球隊重煥生機。在拜仁慕尼黑制霸德甲6年之後,這支全新的多蒙特成為撼動德甲冠軍所屬的最有力的競爭者。

【法夫利帶來了什麼】

多蒙特近幾年來成績起伏不小,在高普(Jürgen Klopp)離開之後,從杜曹到保斯,多蒙特也一度成為告魯夫主義的簇擁。奧斯文丹比利、奧巴美揚的轉會換來了大量資金,球隊也得以重建。從冬窗開始的連續投入,多蒙特得以塑造出一支以萊斯(Marco Reus)為核心,但主幹力量是外援的球隊。其中多筆轉會都足以見識到多蒙特獨到的眼光,從而形成多蒙特在新球季脫穎而出的基本盤面。

很難說過幾年來看,2017-18球季對於多蒙特意味著什麼。球隊歷經兩任能力上都有瑕疵的主帥,整個賽季不少比賽踢得雜亂無章。例如保斯作為告魯夫主義戰術流派的球隊,三中場腳下卻無法控球,中後場缺乏相互保護,穩不住陣腳。史杜加強調高位逼搶,但強度一下降無法通過低位緩和,壓不住局面,最終依靠放棄4-3-3陣式,好歹讓球隊保住了前四。而且在如此糟糕的球季之後,球隊的重建思路日益清晰。

球隊首先清理了這個賽季接連暴露能力的紐尼沙軒和卡斯度,對應這兩人球隊轉而各用2000萬歐買下韋素爾(Axel Witsel)和迪蘭尼(Thomas Delaney)。以並不低的價格清理柏巴斯達夫普路斯(Sokratis Papastathopoulos)和耶莫蘭高(Andriy Yarmolenko)去英超,前者能力已經有所下滑,後者由於持球頻率比較慢,很容易粘球最終導致阻塞進攻,而且在陣中除了與香川真司合拍之外,和其他人都不好搭。沒能從車路士買斷巴舒艾伊有些遺憾,但租借+買斷拿下柏高艾卡沙(Paco Alcacer),在德甲也足夠形成威懾了。為數不多的遺憾在於,球隊在中鋒這個位置的選擇並不多,除了柏高艾卡沙外只能用小將禾夫(Marius Wolf),或者無鋒陣。

(圖)對拜仁一戰,正好凸顯了韋素爾的個人能力

韋素爾和迪蘭尼的加盟,讓採用4231陣式的法夫利,擁有了充分的理由,讓懷高(Julian Weigl)和達荷特(Mahmoud Dahoud)作為輪換球員——韋素爾能力不可替代,懷高和達荷特所能輪換的位置也只有迪蘭尼這一個位置。這一點變化其實就可以宣告多蒙特從過去幾年來圍繞本土球員建軍為主的球隊,轉變為一支以外援為主的球隊。懷高無法在球隊保證正選位置,也基本宣告球隊不再走告魯夫主義、軸心防中的思路,而懷高在之前三年所帶來的一系列防守問題,也隨之得到緩解甚至解決。

在其他位置上,冬天買入的艾簡積(Manuel Akanji)屬於橫向移動和轉身非常出色的中堅,而且技術很好,同時不乏身高和力量。而無論是薩加度(Dan-Axel Zagadou)還是迪亞路(Abdou Diallo),身體素質都比較好, 這也讓上季表現並不算出色的托柏克(Ömer Toprak)成為了後備。葛斯(Mario Gotzke)在這次傷病後也不復當年之勇,更多地承擔戰術角色。從這個意義上來說,除了堅決地樹立萊斯核心地位之外,其他位置的德國本土球員都在一定程度上淡出了正選陣容。就短時間來看,對多蒙特來說,這恰恰是球隊在德甲佔據實力優勢的基礎。2017-18非常糟糕的表現,卻足以讓球隊在建隊時找准方向,有的放矢。在德甲低谷時期重新整合資源建立優勢

德國足球在這一年裏跌入了低谷,世界盃小組賽出局,歐國聯小組降級,與此同時拜仁的成績又一次陷入起伏,本土球員的老齡化趨勢是不可逆的。而且德國本土球員的下滑跡象,實際上在兩年前已經有所展露。而使用國家隊主力球員作為支撐的拜仁慕尼黑,自安察洛堤接手之後就已經面臨老齡化的問題。只不過第一次集中爆發,最終以肥安走人、軒歷基斯再次入主、球隊眾志成城再奪聯賽冠軍收尾,但球隊缺乏足夠年輕人的問題,最終也未能得到緩解。京斯利高文的多傷、連拿度山齊士的能力,乃至於列貝利等功臣們的百折不撓,也讓球隊的年輕化進程在過去兩年里備受阻力。另一方面,拜仁也更願意尋求類似哥列斯卡這樣的本土化年輕人。拜仁在過去兩年建隊策略的偏重,也讓德甲其他以外援為重的球隊看到了逆襲的可能。多蒙特、慕遜加柏、法蘭克福、萊比錫紅牛,乃至今季狀態明顯好轉的雲達不萊梅,無一不是堅持圍繞外援建隊的球隊。值得一提的是,在當下德甲射手榜的前十名只有萊斯一個德國人。這樣的大環境,也是多蒙特這樣著重於外援正選的球隊在今季可以看到競爭德甲冠軍不可忽略的因素。

【球隊進攻】

法夫利率隊之後,球隊在一開始也經常陷入不適應。球隊不強調後場必須短傳控場,門將時常也會毫不猶豫大腳,這一點與杜曹、保斯時期截然不同,但進攻依然由後衛發起。韋素爾、達荷特或者懷高會主動回撤接應後衛。通常情況下,韋素爾和達荷特在接球轉身後會帶球,通常會分球到邊路,或者直接縱向傳球找到從輔位回撤的萊斯或者葛斯。韋素爾能力更強而且更加全面,身體素質更好,能在對抗下帶球更遠、更深,同時傳球腳法更好、更多變。而且處理球更加自如,能從靠近邊線的位置直接送出高弧度的直線。身板更寬更有力量的韋素爾,護球能力也明顯更強,相比之下達荷特的穩定性就差了不少,會出現護球轉身反被斷的現象。迪蘭尼兼具身高和力量,但傳球與接應比較一般,當法夫利選擇使用迪蘭尼搭檔韋素爾時,更加顧及中後場的力量與防守,但串聯策應的任務更多地交給韋素爾了。

球隊進攻主要以兩翼、輔位為主。通常情況下,在多蒙特中場持球推進時,兩閘已經大幅度往前助攻。萊斯主動回撤接應,前鋒則會站在接應萊斯的位置。萊斯在持球後,利用自己的技術與速度,快速轉身後進入肋部尋求配合,或者直接攻門。多蒙特球員普遍年輕能跑,在中場縱向傳遞到萊斯腳下之後,往往有至少三人縱向啓動衝刺,球隊往往能保證至少五個人群插進攻。法夫利擅長處理球隊的進攻前插層次,而且由於萊斯既能內切射門,又能走外線傳中、下底,也能後插上搶點射門,或者直接鑽對方後衛身後,雖然能力比巔峰時期下滑不少,但屬於個人能力非常全面的進攻核心。其他隊友也容易與萊斯形成配合。而且萊斯技術非常好,在狹小空間往往也能出其不意處理皮球,背身持球、轉身、擺脫都非常扎實,與矮個球員也能快速撞牆配合。在整個歐洲,這種能力非常全面,陣地戰與反擊戰都能威懾對手的核心球員,其實也沒有幾個。

(圖)達荷特相比韋素爾,中場用球就明顯差穩定性了

球隊進攻非常依賴兩閘助攻,因球員而異,不同比賽要求有所不同。例如如果是夏基美(Achraf Hakimi)作為逆足左後衛,就強調其持球內收進入輔位,再與其他隊友配合形成圍攻,而很少走外線傳中。但無論如何,要保證他們的到位率以及在反擊時保證寬度的拉扯。而且在閘位球員持球後,中場也會拉到禁區前沿接應,翼鋒、前鋒則會不同層次插入對方禁區搶點。多蒙特不乏速度快的球員,而且因為普遍年輕,能夠保證衝刺的比例與力度,這一點是一般球隊無法抵擋的。

(圖)對拜仁,雖然反擊沒有打成,但足以看出多蒙特反擊時插上球員的人數和速度

辛曹(Jadon Sancho)在今季的異軍突起,很大程度上也是因為他是球隊翼鋒之中最快、最年輕、最能跑的那一個。作為右翼鋒能拉縱深,大空間下能帶球和搶點,同時下底後能倒三角。由於能跑,很多機會都是他自己跑出來的,機會也往往出在他身上。不過實際上辛曹的技術並不好,屬於比較糙的球員,起速後不能變向,急停後不能急起,接球後往往需要多餘調整才能轉身、扭腰。但是辛曹的優點在當下這個體系下是非常適合的,也能刷出非常不俗的數據。對多蒙特來說,這筆幾百萬的引援很可能在短時間內就換來十倍左右的回報。

這種包裝球員的方式,其實在德甲非常普遍。英格蘭球員這兩年青訓成績非常不錯,已經有不少球員離開英倫三島謀求出場機會。賀芬咸租借而來的尼爾遜本賽季平均每54分鐘就打入一球。當然英格蘭球員買來非常不容易,青訓在英超也愈發地值錢,但只要像多蒙特這樣買來、再包裝,就很容易換回高額轉會費——因為刷出數據的英格蘭小將,英超豪門願意砸數千萬來買了。

(圖)多蒙特局部4v4

這也是當今德甲球隊的風潮,因為德國本土球員對很多中游球隊來說依然是非常貴的。很多球隊願意從法國買人,價格低廉,而且身體素質往往都非常不錯。與之相應的是,作為之前下游本土球員收割者的利華古遜、史浩克04今季戰績都不穩定,而作為之前中上游本土球員收割者的拜仁,則與德國隊一起陷入低迷。

多蒙特進攻線可謂非常豐富。普利錫(Christian Pulisic)在英超眼光下或許能力有限,因為他速度一般,很難起到爆破的效果,同時射門搶點並不過硬,數據也不算好看。但是普利錫能夠回撤接應後場,同時在中線附近擺脫能力非常強。進入輔位後與其他隊友配合能力、以及防守中的企位,他也是多蒙特幾名邊路進攻球員之中做的最好的。也是基於這一點,法夫利願意在關鍵比賽、尤其是歐聯使用普利錫。

【球隊防守】

球隊在防守時往往以4-4-1-1落位,球隊平均年齡比較低,也能支撐強度比較高的高位壓迫。而且球隊是有能在低位防守的能力。韋素爾和迪蘭尼身材高大,能夠填補空間。迪蘭尼下腳能力不俗,敢於對抗,也能沈到防線對高球進行保護。法夫利的訓練下,球隊在中路的防守層次不錯,艾簡積的橫向移動、薩加度的力量,結合身材較矮兩閘的機動性,總體來說應付絕大多數對手夠用了。

不過這樣的防守並不是沒有隱患。兩閘除非使用迪亞路,否則都存在比較明顯的防守問題,這也意味著兩個翼鋒必須回撤防守,而且對他們防守的要求很高。但從這個角度來說,拿臣回撤有體格和對抗,但往往不能保證下腳和到位率,法夫利也願意讓他正選打消耗。普利錫到位率最好,辛曹則更擅長反搶。球隊在邊路防守容易出現問題,尤其是如果對手能斜對角線吊多蒙特兩翼身後,或者如果邊路有支點,多蒙特都比較難對付。所以球隊也非常依賴萊斯回撤防守。而且如果達荷特、懷高出任正選,很可能會導致一側輔位封不住,並因此牽動整體防線。

也是出於防守的原因,球隊很多時候選擇讓柏高艾卡沙後備,而使用無鋒陣先打消耗,並保證反搶力度。讓柏高艾卡沙後備出場,恰好能最大化其搶點、反擊、射門的優勢,這種後備上陣的作用,在德甲是不對稱的資源。如果出任正選,消耗對方防線反而效果一般。在今季,柏高艾卡沙的後備出場成為球隊的大殺器,柏高艾卡沙每一腳射正都能轉化入球。

【結語】

毫無疑問,今季是近幾年來多蒙特挑戰拜仁最好的機會。主場3-2戰勝拜仁、歐聯4-0戰勝馬體會,也能說明當下多蒙特的戰鬥力。4-3險勝奧格斯堡、2-2被哈化柏林追和,拜仁所入兩球,也都能反映出防守中的問題。比如薩加度防守時的技巧,以及面臨多回合打擊時容易失位;在面對對方圍攻時,球隊前場如何接應。而且,或許是更衣室原因,球隊必須使用葛斯。葛斯也的確在部分場次表現不錯,背身、轉身都有一定效果,但實際上依然是非常依賴萊斯,也需要萊斯支撐鋒線,葛斯才能回撤接球。對球隊來說,一方面需要清理冗員諸如魯迪(Sebastián Rode),另一方面,還是需要尋找進攻球員。

總體來說,法夫利率隊帶來了全新的氣象。不過需要警惕的是,由於跑動強度很大,多蒙特在之前已經遇到非常明顯的傷病潮了,一度面臨後備席上沒有後衛的局面。而且球隊如今非常依賴萊斯和韋素爾兩人,二者缺一不可,一旦遇到傷病影響,後果是很難想象的。

主辦:靴室笑談社

作者:Vinod

①文章為「靴室笑談社」版權所有,轉載請附上原文鏈接及注明原作者(靴室笑談社),如盈利性機構轉載需獲得「靴室笑談社」授權。

②如有作品內容、版權等相關問題,可同「靴室笑談社」編輯部聯繫。

致力於提供專業足球戰術分析及球探報告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