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甸尼斯:一個貪婪與全球化下的受害者|譯:雯B

現時烏甸尼斯在意大利甲組聯賽排15,比起降班區多5分。這支曾經打入過歐戰的球隊,不斷下探發展的低點。

現時球隊由普素家族管理,他們家族希望在不同的聯賽中都擁有球隊,擴展自己的網絡,希望集體帶來成功。這就是一切發展的開始。

烏甸尼斯的夥伴還有來自英超的屈福特,以及以被普素轉手特格蘭納達,但他們不再是發展的重心。在英超發展愈見順利的屈福特成為了普素家族的焦點。

作者:Zach Lowy
文章出處:Breakingthelines

普素家族在1986年已經購入烏甸尼斯,在他們的管理下,球隊面對不少的動盪,1986年的假波案,已經令到烏甸尼斯在當季被扣9分,更使他們要降至意乙比賽,不過他們很快就重拾表現,殺上意甲作賽,但他們接下來的管理卻繼續為他們帶來十分差的名聲,1990年,普素與拉素主席的一通電話,成為他控制假波的證據,也令到普素被禁止管理球會,但是仍然留任主席一職。及後,烏甸尼斯發展了一個令人驚嘆的球探網絡,令他們終於獲得參與歐戰得機會,在接近2000年時,烏甸尼斯財務狀況與發展變得穩定,

2007年,烏甸尼斯仍與祖雲達斯一起於歐聯征戰,他們更在2008/09球季打入過歐協盃8強,這是球隊如日中天之時,阿歷斯山齊士(Alexis Sanchez)、伊斯拿(Mauricio Isla)、哥利亞列拿(Fabio Quaglierella)與球隊傳奇迪拿達利(Antonio Di Natale)撐起了球隊,但他們不知道在這個美妙的時候,是球隊步向低潮的第一步。

2009年6月30日,來自西班牙的格蘭納達面臨被西班牙足協清算,這支來自安達盧西亞地區的球隊欠下了1200萬歐元的債務。在與投資者的商討下,當地的官方發言人指只要有人出150萬歐元,就可以控制球隊。1天之後,普素家族在這個情況收購了格蘭納達,這支西甲球會用作訓練來自烏甸尼斯的借將。季後,格蘭納達取得22年來再次於西乙比賽的機會;接下來得球季,他們取得升班席位,成功升上西甲比賽。

要投資在格蘭納達上並不出奇。更大問題是,普素家族的焦點開始分散,他們不再重視烏甸尼斯,球隊面對星散危機,哥利亞列拿在2009年轉投拿玻里,阿歷斯山齊士在2011年加盟西甲的巴塞隆拿,而最後的伊斯拿都於2012年轉投意甲班霸祖雲達斯。

2012年,普素再作出第二個決定:收購屈福特,在英冠的他們找來蘇拿(Gianfranco Zola)執教,屈福特利用他們與烏甸尼斯和格蘭納達特關係,找來不少借將,芬祖尼(Jean-Alain Fanchone)、碧高尼(Neuton Piccoli)、艾史特蘭(Lars Ekstrand),中場巴圖基奧(Cristian Battocchio)與前線的科斯堤亞利(Fernando Forestieri)由烏甸尼斯借用,普度(Daniel Pudil)也由格蘭納達借用加盟。

普素家族的焦點直接轉向至屈福特。烏甸尼斯在一眾新星例如艾倫(Allan)與賓尼迪正(Mehdi Benatia)的支持下,以第5位完成球季,但他們都不知道,這是球隊面臨解體前的寧靜。

烏甸尼斯的最低潮是在2015年,當時屈福特成功升上英超,為普素家族賺到盤滿砵滿,而普素也安排兒子Gino全力管理屈福特,而放大屈福特的賺錢能力。

在屈福特升班後,烏甸尼斯接下來三季的成績只是17位、13位與14位,每季最多只取得45分,佩雷拉(Roberto Pereyra)與施連斯基(Piotr Zielinski)來了又去。但普素家族依然勒緊錢包,只在烏甸尼斯上花最少的錢,只希望烏甸尼斯能夠留班。而他們也能夠為普素家族帶來不俗的收入,最誇張的是,烏甸尼斯在淨支出上數季加起來只有1.2億,這卻是屈福特2014/15球季一季的數據。

在這段時間裏,烏甸尼斯不斷地賣出球隊的新星。球隊擁有負值5600萬的淨支出,季尾也因賣出阿歷斯美列特(Alex Meret)與卡尼施斯(Orestis Karnezis)加盟拿玻里,捷克小將贊圖(Jakub Jankto)也加盟森多利亞,為球隊帶來3500萬歐元的收入。

實在有太多因素令到烏甸尼斯出現低潮,迪拿達利的離去至今沒人能夠替代,他作為一個領袖、一個標誌以及一個有質素的球員,至今球隊都未能找到有相同份量的球員。

但這個講求金錢的世界,就算烏甸尼斯球迷經歷過數季出色的表現,也不能忽略普素家族已經接近忘記烏甸尼斯。英超的吸引力與龐大資金令普素無法放手,就算格蘭納達被中資收購,已經證明了普素家族的破壞。這是一個所謂全球化和現代化下的殘酷事實,烏甸尼斯與球迷一同成為受害者,他們只能看著球隊不斷掙扎,更看著屈福特一步一步取得成功。

不忘了紀念,不停止向前,
用溫柔對抗全世界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